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桑植行


□ 张瑞田

第一次去苦竹寨,走的是水路。码头离张家界有二十公里的距离,路不难走,只是山路弯曲,身体在车厢里不住地摇摆,眼睛里的风景就变模糊了、破碎了。湘西山多,再好的柏油路也像一条乱麻绳,很难理出一个头绪,只能耐心地顺着一端向前探行,至于何为尽处,就不去管它了。
码头在茅岩河的下游,是河道的一个拐弯处,河对岸是黛色的、树不成林的青山。与它对立的码头很小,一艘与独木舟比才算大船的船靠在河岸,四周泊着五艘乌篷船——像沈从文散文中写过的那些乌篷船。几条笨狗在码头上卧坐着,看着河岸人家的炊烟。那样子,颇像一个达观的释子。去苦竹寨需逆水行舟。所乘的船只由大马力柴油发动机驱动,温柔的水流构不成一丝阻力。上船后,柴油发动机起动了,船长自如地把着船舵,熟练地向河的上游开去。
这时候,我还不知道这条河的上游就是桑植,一个很有名气的县城。
也是第一次游茅岩河,河床仅一百米左右宽,岸边是陡峭的山崖,一些藤蔓植物挂在上面,像画家抖动的笔拉出来的线条。河水异常的绿,站在船边看水,体会着古诗中有关绿水的章句,禁不住也想填一阙咏水的词。为一部电影来茅岩河,并去苦竹寨的。据说苦竹寨是宋朝的遗响,独具湘西风韵的吊脚楼和一条青石铺就的幽静的街道,在茅岩河边吟唱了一千年。如此景观,应该是讲故事的摄影机的最佳选择。船行了一个半小时,路过一处平缓的河岸,调整一下船头,便驶向一片宽阔的水域,一棵从水中长出来的大树,面对着我们,似乎想告诉我们这个寨子有多么的古老。船停稳后,我们依次跳上岸,顺着台阶,走进去,细瞧寨子的一切,努力寻找可能演绎故事的场景。一个下午的时间,我们把剧本里的环境和眼前的景致融合起来,就定下了开机的时间。我站在高台上看着茅岩河、贴着水面飞行的白鹭,以及河那岸一栋孤独的房子,恍若如梦,顺口问了一句:这是在哪儿?
桑植。
桑植,这不是贺龙的故乡吗?如同在睡梦中被电流击中,我突然清醒了。
后来他们告诉我,苦竹寨离桑植县城不到三十公里,离贺龙的家——洪家关只不过四十公里。也就是说,我是在无意中走进了贺龙的故乡。

一个月以后,摄制组来到苦竹寨,饮罢开机酒,当导演开始张牙舞爪地工作时,我就躲到了一边,遥想贺龙——在现当代中国影响深重的历史人物,想起他坎坷的身世和悲惨的命运。对中共革命史和军史,我的兴趣浓厚,如童话般的弱者击败强者的史实,其中蕴涵的历史规律,一直是我思考的焦点。尤其是近几年,当历史被时间巨手无情涮清后,我发现,人类社会的发展是以“之”字型而展开,又是以“之”字型而结束的。七十多年前,贺龙在桑植提出的“政治改造的基本内容”——裁汰政府不称职的官吏,接替以开明正直人士;提倡为官清正,公正廉明,不准伤害民众和民众利益;清理财政,取消苛捐杂税,严办贪官污吏——也是现今政府的工作目标。不公正,就意味着革命,就会出现贺龙一样的人。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