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情满大河家


□ 马祖伟(保安族)

◎ 马祖伟(保安族)

从小生长在大河家的我,真正认识故乡,是读了回族作家张承志的散文《大河家》后,才感到我的故乡——大河家有如此少女般含羞娇艳的魅力。

大河家,地处甘青两省的结合部,中华民族的摇篮——黄河穿行而过,与青海省民和县隔河相望。一路奔腾咆哮的黄河,到了此处,犹如一位温顺含羞的少女,平缓地向东流去,沿途经过西藏、青海、甘肃、宁夏、内蒙古、山西、陕西、河南、山东等省,最终流入渤海。大禹治水的源头,古老而神奇的大河家,就像是镶嵌在黄河上的一颗明珠,璀璨而夺目。大河家是保安人的故乡,保安人在其故乡那神奇动人的故事里,饱满了许多美丽的情趣。

大河家人与自然的和谐之美,给保安人的生活注入了时代气息。在保安族的节日活动中,还有自己独特的“五月端阳”和“六月六”浪山节。

每逢“五月端阳”和“六月六”到来之际,村里男女老幼都提前筹集面粉、蔬菜和钱,等到节日那天,带上灶具和备好的物品到附近的山上去过浪山节。浪山节一般按不同的年龄和性别各自寻找浪山聚集地,妇女有时在山上,有时也在某一个家里过浪山节。男性的浪山节有其自己独特的方式,他们背上猎枪,挎上腰刀,骑上高头大马,拿上灶具,到山上去品尝野味,进行一些小型的庆祝活动,射击,摔跤,拔腰等,还相互对花儿。而少年儿童们一般选择在河边,在炎热的五六月天,在河水里打上一阵疆水(戏水),捉迷藏,然后起锅造饭,别有一番情趣。我善良的祖辈,不管男女老少,崇尚尊老爱幼的美德,记得在节日的这一天,村里的孤寡老人受到无偿和应有的照顾,有这样一首歌谣:

你一碗,他一碗,

隔壁的大婶送一碗。

你一元,他一元,

大婶她一年不受寒。

传说“五月端阳”和“六月六”的水,是神仙降的药水,男女老幼在这一天洗澡,洗去一年的尘埃,消疾避灾,还给牛羊等动物洗,使牛羊肥壮,还有的老人在这一天带上孙儿,到河边去拔炭丁草,晒干泡茶喝,据说此草是药草可以医疾。

这片美丽的土地上,保安腰刀闻名遐迩、驰名中外,与户撒刀、英吉沙刀并称为中国少数民族三大名刀,成为一个民族标志性的符号。

一个打刀的民族,把自己的美好希冀寄托在腰刀上的同时,来诉说一个民族的前世今生。

保安腰刀的真正渊源还要从元代成吉思汗时保安族先民说起。十三世纪初,成吉思汗的蒙古军团横扫欧亚大陆时,在中亚诸国俘虏了大量信仰伊斯兰教的回回、阿尔浑、撒尔塔等各类色目人并组建成“探马赤军”,其中屯聚在今青海同仁地区的“探马赤军”与当地蒙、汉、回、藏、土等族相邻而居,互通融合,逐步形成了保安民族。“探马赤军”的这部分人大多数从事为军团打制铁器、刀具等手工艺,蒙古军团之所以所向披靡,一部分原因就是其武器刀具的锋利无敌。所以,对于保安人来说,保安腰刀可谓是骨子里与生俱来的技艺。当时,这部分人大多数从事铁器、木器等手工艺,虽然他们主要制作土枪、弓箭等军事武器,但是一脉相通的冶铁技术使他们具备了雄厚的制刀资质。

创造历史的过程,也是一个民族与命运抗争、凤凰涅槃的过程。保安腰刀上大都刻有“一把手”的标识。相传很早以前,保安族中出了一位技艺十分高超的腰刀匠人,他制作的腰刀闻名于世,人见人爱。可他一身正气,铁骨铮铮,只给好人打铁,不给坏人做刀。有一年,他家乡的县官为了巴结上司,限这位铁匠在三十天之内做出一百把刀来,否则就要砍去他的手。结果三十天过去了,铁匠没有给县官做出一把刀。县官恼羞成怒,下令砍掉了铁匠的手…… 这位铁匠后来再也没有办法制作腰刀了,但后辈保安族铁匠为了纪念这位英雄前辈,就在自己制作的最精美最珍贵的腰刀刀面上刻下了一个五指并拢的“一把手”图案。所有的人只要一见到刀面上的“一把手”图案,就会想起保安族的铁匠英雄。

“保安腰刀”的品种也得以不断增加,相继出现了“什样锦”、“波日季”、“雅吾其”、“扁鞘”、“珠算刀”、“鱼刀”、“西瓜头”等。其中最漂亮的要算“什样锦”,而最富有神话色彩的却是“波日季”。“波日季”是保安腰刀的古典版,它产生于一则古老的保安族传说。很久以前,在保安人居住的地方出现了一个恶魔,三天两头就到村庄里作怪,侵害人畜家禽,人们想尽了办法,始终无法制服。后来,一位白胡子老头指点保安族青年哈克木,让他仿照天池边老树上的树叶图纹打制一把刀。后来,哈克木用这把刀除去了恶魔,使村庄恢复了往日的平静。据说人们为了纪念哈克木的功劳,至今保留着“波日季”的原来模样,世代流传下来。

腰刀不仅是保安族男女传情的信物,也是馈赠亲朋好友的最佳礼品。我们敬爱的周恩来总理也曾把腰刀馈赠给外宾。

大河家神奇美丽,保安人目光远大、勇敢顽强。1949年,王震将军带领几十万大军解放大西北时,只能横渡黄河去青海。在那紧急关头,无数保安族的男女老幼积极支前,甚至新婚的阿哥尕妹腾出自己的新房让解放军住,拉来自家唯一值钱,饲养多年不舍得宰杀的牛羊,送面送物,三天三夜,用羊皮筏运送解放军和武器装备。还有许多保安族热血青年,望着新婚娇嫩的尕妹,毅然决然地乘上皮筏,消失在浪尖上,参军打仗。有些魂留异域,留下了绿盖头的永远的尕妹,再没有魂归故乡。有一首凄婉动人的保安族花儿这样唱道:

我送我的阿哥到黄河岸,

眼看着上了渡船。

哭下的眼泪和成面,

给阿哥烙上个盘缠。

在红石嶙峋的黄河对岸峭壁上,至今还留有王震大军解放大河家,横渡黄河时的碑记。

也许是淳朴的民风,生活在这片贫瘠土地上不断坚韧耕耘的保安族和唤醒楼上悠扬的邦克声吸引了人们的注意。1997年,回族作家张承志来到大河家的保安三庄,在韩三十八家的热炕头,在黄河边,皮筏旁,临津古渡,宁静沉思,写出了散文《大河家》。大家才知道,在中国的西北部,在黄河流过甘青交界处有一个叫大河家的弹丸小镇,商贾云集,贸易活跃。这里是保安人的聚居地,具有独特的民族风情和人文情怀,他们与各民族和谐共存,共同发展,发家致富。《大河家》这样写道: 与其随波逐流,不如先去大河家住一阵。就这句话,引来了无数文人墨客以及观光追赏风情的人士。

2000年以后,国家在大禹治水的源头修建了两座水电站,过去的山道已变成了通途,乘车便可往返大河家。

大河家的山山水水都洋溢着保安人的智慧和力量。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情满大河家 ”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