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韩主编,你给我说说


□ 王常洲

韩主编,你好。接到今年最后一期贵刊,才知道明年的刊价又要上一个台阶,就想给你说几句话。别误会,我不是嫌刊价高,我把贵刊与其它杂志作过比较,你定的价格还算平和。我要说的是质量。
当然,贵刊与五年前比,质量是上了一个台阶,已跻身于名刊之列。栽下梧桐树,引来金凤凰一一名人的文章如今巳成了贵刊一道靓丽的风景。名人妆点名刊,名刊吸引名人,刊物上档次似乎已稳操胜券了。黄毛小丫出落成美女,回头率自然今非昔比了,美女的脸蛋最引看客的眼球聚焦。但倘要把名人的文章当成美女的脸蛋仔细欣赏,却并非都让人赏心悦目。有时竟是:美女自恃其美,打扮漫不经心,把泥污当脂粉涂抹,只想着能吸引人的眼球,却不留意跌坏了人的眼镜。
先说第一期。送到我家时,正赶上邻居到我家串门。这是一个地道的农民,他从邮递员手里接过书掀开没看几眼,就“噗哧”一笑,口里进出一句粗话:“写的屈啥呀?你看看!”把书一下杵到我眼上。我一看这是某著名作家的“演讲录”。他指着“《长恨歌》写的是一个皇帝和一个皇后感天动地天长地久的恋爱故事”那一节文字说:“这不叫瞎胡说?”我只能默默无言地笑,觉得挺尴尬的。是呀,农村中的农民也知道杨玉环是贵妃而非皇后。看到一著名作家的文章让一农民点出玄虚,当“白脖子”挖苦,我这个贵刊的忠实读者心里能是滋味吗?
还有第七期。某著名历史学家在他的文章里说:“苏武牧羊”“《史记》记载”过。此话要搁在早先,我绝对百分之百地相信他说的是史实,因为在我的印象里’,历史学家是治学严谨的学者,谈史事必言之有据,决不屑学影视上那样戏说历史。但从读了他发表在贵刊去年九期上的文章后,我那“百分之百”的相信,就少了一个百分点。今年再读此老文章,我脑子里那个可恶的百分点不知为什么竟作祟膨胀起来,搅得我心窍魔乱。没办法,找《史记》翻吧:翻遍十二本纪翻十表,翻遍十表翻八书,翻遍八书翻三十世家,翻遍三十世家又翻七十列传,翻得头昏脑胀。哎哟嗨,天可怜见!在《匈奴列传》上,仅翻出“汉遣中郎将苏武厚印赂遗单于”寥寥十三宇,至于在“‘北海’边牧羊十九载”之事,任是怎么翻也寻不到。有人建议我再翻《汉书》,还好,这回工夫没白搭。在《汉书》的《李广、苏建列传》上,终于读出“匈奴……乃徙武北海无人处,使牧羝,羝乳乃得归……武既至海上……杖汉节牧羊……武留匈奴,凡十九岁……”等字样。我长长出了一口浊气又倒吸了一口凉气。天呀!史实竟然被历史学家移花接木地信口乱讲。我所尊敬崇拜的史学老前辈呀!你就这样把学浅的读者当傻X作弄吗?你的文章我们以后还敢读吗?
韩老师知道,我这几年一直订着贵刊。对贵刊,我是每期篇篇必读,每到年终,把一年的贵刊装订成一大册,以备不时重翻。觉得贵刊是生活中的良师益友,给我输送了不少知识的营养。如今面对着这一摞贵刊,我百感交集,一时不知如何是好。明年不订贵刊?心里委实割舍不下,五年了,贵刊已成了我生命中的必需,尤其你韩老师,咱虽未谋面,我却是抚贵刊如睹斯人风采,倍感亲切。订贵刊吧,怕那些美女脸蛋上的泥污迷人眼目。再说这几年全国到处喊打假,我这个乡下的“孩子王”,当初被乡亲们推举教书,不是我有多高的学问,而是他们相中了我是个实诚人。说实话,那时俺村里比我文化程度高的人多的是,淳朴的乡亲们怕孩子跟着鬼顾狼眼的人学坏,我这人虽只有完小的文化程度,但他们放心。乡亲们是把心眼好坏放在文化程度高低上头的。现在倒好,万二乡亲们怀疑起我教给孩子们的知识中有假,我的人品也要受到质疑,那就惨了!一个被乡亲们指戳着脊梁骨的人,在家还能站住脚吗?虽然已是“民办”转为“公办”,但在“长安米贵”的今天,就凭我这“材料”到外边混日,月,办法还不是沿街乞讨?临老沦为无家可归的流浪汉,这前景可就是三间屋子塌了两间,只等着到那一间里去吧!正当我抓着烦恼丝无计可施时,一瞥贵刊封面,触动灵机,对,找你韩老师。
韩老师,你是贵刊主编,你说“每期的主要稿件,我都过目”,名人的文章该算是“主要稿件”了。以前“路上的女人你要看”,现在桌上的美女不会视而不见吧?看到美女脸蛋上的泥污大胆给她擦下来,你不好意思动手,指派手下人办也行。我还等着看脸蛋上无泥污的美女呢!
俗人粗话,多有得罪。望韩老师恕我口无遮拦。就此打住。






2004年12月20日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