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农民刘兰香之死


□ 向本贵


向本贵:男,苗族,1947年生于湖南农村,历任农民、生产队长、乡干部,现在怀化市文联工作,是湖南省文联副主席、一级作家。1998年,曾挂职乡党委副书记,之后坚持每年回乡村生活。



当阳坡村村主任带着县乡两级访贫问苦的领导来到特困户邹大树家的时候,已经中午了。冬日的太阳当顶挂在破旧的茅屋脊上,灰灰的,没有一丝儿暖意。年关快到了,别说吃鱼吃肉吃白米饭,邹大树家连包谷米红薯米也没下锅的。邹大树的女人早早地就起床了,呆坐在自己的家门前,她的心也如那冬天的太阳一样,灰灰的,冷冷的。这几年家景不顺,两个老人长年生病,卧床不起,男人五月的时候在山里做阳春又被毒蛇咬了一口,没有钱治,脚杆子烂掉了巴掌大一块肉,看得见生生的骨头。在床上躺了三个月,至今走路还一瘸一跛。两个孩子读书,张口吃饭伸手穿衣不说,一年还要几百块钱的学费。当阳坡村的经济条件差,交通不便,是县乡出了名的贫困村。一个女人再怎么能干也难撑起这个家庭。欠乡亲乡邻的钱米太多,实在不好意思再开口向别人借米下锅了。无奈八岁的小儿子饿不过,吵着要饭吃,她才借了两升红薯米回来煮了。
这个时候村主任带着一群县乡访贫问苦的领导上门来了。乡民政委员手里提着一床旧被子和两件旧衣服,一个县民政干部肩头扛着一袋大米,是二十斤重的那种袋子。一个大男人扛二十斤重的东西居然还做作出很累的样子,就像那不是一袋大米,而是一袋子黄金。另一个县民政干部是个年轻漂亮的姑娘,细皮嫩肉的样子,打扮得也很时髦,提着一壶三斤重的食油,生怕塑料油壶磨破手指头,那手还戴着一只白白的手套。县民政局副局长是这次下村访贫问苦的最大的领导,空着两只手走在人们的前面。他是不能提东西的,他要跟被访问的人家握手,作指示,还要接受人家诚挚的谢意,手里提着东西没法做动作。乡长副乡长手里也没有提东西,他们没有东西提。看望一户贫困户,不会给那么多东西。几个人来到邹大树家门口的时候,村主任就大喊大叫起来:“邹大树,县里给你们家送救济物资来了,有米有油有衣服被子,还有钱哩。”
邹大树这个时候正在堂屋里织草鞋。家里穷,冬天穿不起胶鞋和布鞋,只有织草鞋穿。听得喊,连忙一瘸一跛迎出来。正哭着要饭吃的小儿子也不哭了,从灶屋跑出来看热闹。他从来没有看见这么多穿得体面的县里乡里的干部,就更别说相邀着到自己家里来。还送了米来,这样一来他就不会饿肚子了。十岁的大女儿比较懂事,只对外面看了一眼,仍然蹲在堂屋剁猪草。
邹大树面对着县里来的几个领导,有些不知所措,对着灶屋喊,“兰香,县里给我们送救济物资来了。”
刘兰香是邹大树的女人,其实她把几个人手里提的东西看得清清楚楚。她家是一栋茅草房,壁板用指头大的树条子织成,像网一样,四面通风透光。刘兰香没有出来,她在盘算着接了他们送来的东西,该怎么招待他们才行。当阳坡是有名的贫困村,每到年关的时候,乡里县里甚至市里就会下来一些人访贫问苦,给困难人家送几件城里人不穿了的旧衣服,或是装着一百块钱的小红包。然后大家就坐在家里说白话,问一些生产生活上的情况,以示关心。如果是市里来的领导,他们必定还带有扛摄像机的记者,记者们就忙着把他们说话的情景摄进机子里,然后拿到电视里去放。这个时候,这个家庭的主妇就最不好做人了。当阳坡离乡政府二十里,不通公路,全是上山爬坡的茅封草长的小路,领导们能走几十里山路来看望贫苦人家,就已经是天大的恩情了,他们居然还送旧衣服来,还送钱来。旧衣服不多,钱也不多,但这是领导的关怀,皇恩浩荡呀。能让领导们再空着肚子走二十里山路回城里去?于是,就形成一个不成文的规矩,钱粮衣服送给哪家困难户,哪家就得出面招待领导。女人们东家借,西家借,体体面面把领导们送走了,自己却提着领导们百里千里送来的几件破旧的衣服直掉眼泪,盘算着怎么还清他们吃下的债。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当代》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当代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