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阅山读水(三题)


□ 马卡丹

阅山读水(三题)
马卡丹

  马卡丹福建连城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散文学会会员、中国报告文学学会会员,闽西日报副总编辑、闽西作家协会副主席,著有散文集《回望中原》《客山客水》《客家名镇客家村》《千年回望》等,多篇作品入选各类年度选本,散文集《客山客水》获第二届冰心散文奖。
  
  
  乌江读石
  
   自长江转入乌江,江面即刻窄了、瘦了,像是一个丰腴少妇,突然变成了精瘦小丫。小丫个小脾气可大,一个漩涡连一个漩涡,一个涌浪接一个涌浪,我们的船在这漩涡涌浪间,不由自主地感冒了。一浪打来,船一震,啊欠,一个喷嚏;又一浪打来,船又一震,啊欠,又一个喷嚏;一路上喷嚏竟没有断的时候,让人不禁可怜起这艘船来。当地人管这样的高速船叫“飞船”,真是大谬!试想宇宙飞船在天宇间航行,那是多么宁静而惬意,能像这艘船这般折腾吗?哦,船的胃在哪里?我真该给它喂点重感灵了。
   乌江果然天险,一见面就让我们领略了它的厉害。险的不仅是水,更有那岸边的悬崖峭壁。从舷窗望出去,巍巍乎高哉,那绝壁巨石重重叠叠,却又重叠得那么没有章法,像是顽皮孩子随意搭的积木,随时都会崩塌坠落。什么叫危如累卵?这一刻我算是读懂这个成语了。要是哪块巨石兴致来了,来个高台跳水,天!我不敢想下去了,不由感慨红军当年,前有堵截,后有追兵,就那么几只小小木船,却要跨越这样的险山怒水,该是何等艰难,又是何等气概!
   我们的航行却是有惊无险,巨石在绝壁上已立了千年万年,从不曾放纵过,只把倒影映在江中。山是伟男水是靓女,世人用滥了的这个比喻用在此处倒还贴切,这一刻,豪放的靓女早把伟男揽在怀中婆娑起舞。江面上,山影水脉一片朦胧,朦胧中又透出几许亲切。受惊的心渐渐平复,眼睛也有余暇细观窗外了,这时候再来看山,可就从无章法中看出了章法:原来造物主是个微雕匠,他的匠心全在细部,石与石之间虽是横陈竖叠,每一石头内部却是层次分明。那是多么奇异的层次丰富的石头啊!像是一块一块的超薄砖,层层相叠,叠出了石的气势、山的雄奇;像是一片一片的云片糕,片片相连,哪一家食品厂生产得出这样有韵味的石糕点呢?像是一张一张的电话卡,张张相贴,是在传递大山深处的信息吗?像是一页一页的无字书,页页相依,要费多少载功夫,要有怎样的功力才能读懂其中的深意?也许,石头也有年轮,它的每一层,就是树木的一圈,一圈一年,那是多少亿年的期待与积淀,才有这层层叠叠的石山,才有这峭极险极的云母石片般的石山啊! 在乌江边的龚滩古镇,我读到了乌江石的另一面。一个民间艺人家中,摆放着那么多的奇形异状的乌江石,像狮、像虎、像牛、像鼠……一个个憨态可掬,简直是在举办动物界的童真选拔大赛。艺人告诉我,石头都是在江滩上捡拾来的。想不到那样的巍峨与嶙峋,因了江水千年万载的冲刷,竟变得棱角全无、圆滑平展,而细瞧纹理,石上丰富的层次仍清晰可辨,水的打磨掩不住它,反倒给它添了几分意趣。失去棱角的只是身体,更加丰富的却是内心,把玩着这些似乎有生命的石头,我不禁有些感慨。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