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心情


□ 王升山


妻子临产,闻强在等待,却胡思乱想了与妻的许多往事。当妻子终于生出了自己的孩子时,如释重负的闻强却突然大喊了一声——爷爷,我—出—生—了!
闻强这时并不想强词夺理,他如热锅上的蚂蚁,眼见着刚才还一起坐等妻子临产的七八位男士,这时已然喜气洋洋地奔向自己的妻儿,心里老大不是滋味,愤愤然暗骂了一句,几天来的那种惶惑感阵阵袭来。妻子进去已有5个钟点了,杳如黄鹤,音信全无。你哪怕叫上一声,让我也知道在楼道那头的你还在进行着咱们的事业哪,也让我踏实踏实!———闻强这样想着。
楼道里此时静得出奇,只有产房和外界相隔的那道门因风而发出吱吱的声音,犹如啮齿类动物为生存而顽强地磨着门齿。闻强听着这声音,就像是在锯着自己的心,真是烦透了。他真的希望有点动静,以分散一下自己的注意力,可周围的环境又像是刻意安排的,在医院王字形的主体建筑中,产房在王字最后一横的加长之处,如小尾巴一样甩在全楼最不起眼的地方。原本为了使闲杂人等回避的用意,倒使人产生出一种莫名的压抑感。
闻强努力回想着这6天来发生的事。那天一早,电话铃突然急骤地响了起来,妻子在娘家打来电话,由于紧张有些结结巴巴,她带着哭腔说:“你快来吧,都见红了。”“都见红了”是什么意思?闻强脑子里急速地找着解。因为已是临产阶段,任何一个新的反应都会给他造成极大的紧张,他屏住气息听完“见红”的临产意义,急呼老妹就去了丈人家。那天其实并没有进入真正的临产阶段,于是医生很礼貌地把他们打发回家了。要说也是一家就一个孩子,二十多年才有新丁入户,当时连老家儿都乱了方寸,从医院回来后老妈说:“急什么呀,宫缩到一定的时间才能入院呐。”好一副过来人的样子,闻强心想,您老咋不早说哪,这不整个一马后炮吗?那天他一直处在亢奋之中,百爪挠心,站也不是坐也不是地围着妻子就这么待了一整天。
咣当,门一响,从产房区内走出一位护士,闻强像看见救星一样迎了上去,想打听一下妻子的情况。可护士径直向前走去,目不斜视,头还微微地向上抬着,给人一种不容侵犯的高傲样子,一点搭理闻强的意思都没有。闻强只好踅回身,臊眉耷眼地坐回原处,心里这叫窝火。他想自己平时和护士的关系不错,印象也蛮好的,特别是自己跟女士好像有一种天然融洽的关系,而这关系还曾遭到妻子无数次的警告。他想起那天和妻子就有关护士在医院的走姿进行辩论的事,他是凿凿实实站在了护士一边,基本内容是护士为了病房的安静,要求穿软底鞋,走路要轻。为此,护士们在医院走路是有自己的样子的,闻强认为非常好看,而妻子的意见反之,为这那天两人争了个脸红脖子粗,差点就让妻子给上纲上线。为这闻强想他本应该得到她们好的回报,而此情此景让他心里很不舒服,他想人在有难时最需要别人的帮助,她们应该懂。那外出的护士又回来了,未变的走姿在闻强糟糕的心情中自然就变得不那么顺眼了,闻强的头抬都没抬,像是报复,更像是和自己或是妻子赌气。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