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微醺醉意的图画


□ 路来森

  那个时候,总觉得老家的庭院是那样的大,天井深深,满院子里贮满了古旧的时光。

  坐北朝南的四间房子,青砖包皮,房顶上的坯草,大概有好多年没有更换了,黑烂着,结结实实地压着房顶,仿佛一块黑色的云,不小心掉落在了人间。每年的春天,坯草的隙间,总会不经意处生长出几棵莠草,一年里,就那么晃动着,由青变黄,萧索着彼时的时光。飞鸟,啄过莠草,乍然离去,滑出一道明亮的记忆,丝丝的伤感也随之慢慢溢开……

  老房的东头,一棵大椿树,婆娑地屹立在那儿,遮下大片的光阴。进入夏季,椿树的叶片上就生出了一些“椿蚕”,天热,“椿蚕”踞在叶片的阴面,肥肥胖胖,的卧在那儿,眼看着它们一日日地把片片椿叶,吃成筛网状。那个时候,我还小,看着树上的椿蚕那样无赖地趴在那儿,青白的身体上长着一些肉乎乎的软刺,无端地就产生一种厌恶。于是,取一根长长的竹竿,踩在脚凳上,努力想把那些椿蚕抽打下来。我的祖母在树荫下做针线活儿,听到扑嗒扑嗒的声音,抬起头,扶一扶老花眼镜:“别打了,让它秋天做个茧吧。”那声音,悠悠的,我看到了对于时光的散漫的穿越。于是,我不再打了,任凭椿蚕在树上自生自长着。

  秋后,树叶已经不多了,时光把自己寂寞成一种苍凉。椿蚕都变成了一个个白色的椭圆形的蚕茧,缠绕在淡红色的叶梗上。惨淡的秋阳下,蚕茧,幻化成一个个明明亮亮的点。直到有一天,一场大风起,那些叶梗,抛却了所有的牵挂,脆生生地断掉了,掉落到地面上。我的祖母就蹒跚着一双小脚,走过来,将叶梗上的蚕茧一一捡起,像捡起一份份快活的心情。然后,收藏起来。

  那些椿蚕的蚕茧后来做了什么?抽成蚕丝了吗?这一切我都无从知道了。我知道的只是祖母养的桑蚕,在夏天里,会被抽成一根根明亮的丝线。

  祖母是养蚕的,年年养一点。那个时候,似乎家家都是如此的,不是为了换钱,而是为了得些丝线,自己做针线活儿用。养蚕是用席子,席子是南方人来卖的。每年春天,南方人都会到村子里卖席子,赶着季节的节奏,如期而至。他们赶着马车,进了村就吆喝着:“席子,席子,席子了……”带着南方的煦暖和温湿。村里人听到这柔软的南方口音,习惯性地走出家门,走向声音所在。席子都是卷成筒的,每一“筒”,大约有十几领,大小不一。买的人来了,南方人就将席子铺展开,铺展开的席子,异常的明亮,还闪烁着南方天空的明丽。村人选择大的,用作炕席;选些小的,大多就是用来养蚕了。席子,蚕,丝线,都让人油然而生一种滑润的质地感。我的祖母通常是买下两领小席子的,席子买来后,先用清水刷洗过,然后再晒干。祖母说:“蚕,是最干净的东西,不能脏了。”

  蚕种是哪儿来的?我不清楚,也许是买的。我只是看到在一张厚厚的纸张上,有一些米粒大的白点,祖母把它放在铺好的干净的领席上,一段时间之后,那些米粒大的白点,就钻出了幼小的蚕了。那蚕真是太小了,小得让人心痛,差可分出眉目,有些精灵古怪的感觉。祖母小心地呵护着,她眼角的皱纹,似乎终日闪着了蚕的影像。

  春天的桑叶,真是柔嫩。

  我跟着祖母去采桑叶,桑树生长在村外的田埂上。“春日载阳,有鸣仓庚。女执懿筐,遵彼微行,爰求柔桑。”后来每次读《诗经·七月》里的诗句,就想到彼时的情景。虽然祖母只是一位年老的妇人,我只是一个毛头小孩儿,可是春天的景象,确是美好得让人心跳。祖母背着竹筐,我跟在祖母的后面,也许有鸟鸣,但我已经忘记了,那只鸟,划过记忆的画布,只留下一点恍惚的影子。春光是那样的美好,迷迷离离的,柔软得仿佛让入睡去。桑树不高,不大,第一茬的桑枝还没有木质化,青青嫩嫩地伸展在那儿。我们伸手,把一根根桑枝拉下,弯弯地,揽进自己的怀抱,然后将一片片柔嫩的桑叶捋下,慢慢地捋着,把一叠叠的春光,也捋进记忆的竹筐里。累了,我就拿起一枚桑叶,对着阳光看去,能看到丝丝缕缕的筋脉,蚕的丝线,早已生长在桑的肉体里了。竹筐采满了,祖母总要先休息一会儿,坐在桑树的树荫里,看着斑驳的光线,筛落在地面上,摇曳成一幅美好的图画。煦暖的,堂皇的,微醺醉意的……

  桑叶采回家后,祖母会坐在一片树荫下,持一把剪刀,将一片片的桑叶剪成丝状。蚕太小了,它还吃不动那样大的一枚枚桑叶。祖母做这项工作的时候,是那样地细心而又详静,沉思的容颜下,是一种幽然的神往。落下的剪刀,轻轻地,发不出一点声响,像是在默默地剪裁自己的一份心情,那剪刀下,有一种春阳般的柔和。我觉得,那里面定然有一种人与蚕的声息相通的默契。剪好的桑叶,均匀地布散在蚕席上.迅即,你就能看到那一番“蚕食”的景象,听到一阵阵微雨滋润般的细密的声响,蚕,在传达自己内心的那份隐秘的喜悦?

  就这样,一天天。春阳,桑叶,剪刀,祖母细心的呵护……蚕在慢慢地长大。

  经过几次蜕皮,蚕们,生长成了一条条肥胖的青白色的大蚕,通体莹洁而柔婉,端详而可爱。桑叶已不需要剪裁了,它们能大口地蚕食粗糙的桑叶,且食量大增。我和祖母天天去采桑,竹筐变成了一个大竹篓,每次都是沉甸甸的一篓。只要将新采的桑叶放到蚕席上,蚕们就会迅速蠕动起来,唰唰唰的蚕食声,如阵雨飘洒,是一种诗意的表述。祖母站在一边看着,早已忘记了采桑的劳累,她的眼中充满了一种温存和关爱,她的脸上有一份掩饰不住的欢快和喜悦。有时,祖母会用手拿起一条蚕,放在手心里端详着,看着它在自己的手心里伸展、蠕动,然后,拿给我:“来,你也试试,凉凉的。”我虽然喜欢看蚕吞食桑叶的活泼的样子,却不敢用手去拿桑蚕,它很容易让我想到秋天,黄豆地里那种踞在豆棵的叫做“豆虫”的东西,软软的,直瘳人的头皮。我无法通过触摸蚕体,提早去感受丝的柔滑。

分享:
 
更多关于“微醺醉意的图画”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