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故乡札记


□ 高次让(藏族)

白 塔

一朵达玛花,千百朵达玛花

日复一日地停留在故乡被阳光染绿的山坡上

一声诵经声,千万声诵经声

年复一年熏陶着故乡沉默着的山神

白塔,就停驻在山神战袍的

第三颗纽扣上方

如此寂静的白天

一个人,穿过山林

将脚步停留在古寺古老的门前

可以顺手推门进去

可是

我的脚步到此为止

村 庄

祖先来自传说

但祖父来自传奇

祖父传奇的一生

和村庄有关

和一匹传说中近乎神化的战马有关

和喜马拉雅以北的一条河流有关

祖父的村庄

在丛林的中部

在江河的源头

在被苯波的咒语护佑的阳光下

祖父老去,村庄里已不流行咒语和护身符

忘祖的人们

夜夜沉浸在酒精麻醉的幻象当中

果耶的云

我是传说中反复出现的牧人

驱赶着我的马匹和羊群

一次次行走在黄了又绿的草原

那一天,马群跑丢在暴风雪中

羊群被狼驱散

踪迹全无

我饥肠辘辘,拖着沉重的心事

走进果耶

把深藏多年的苦痛统统填埋在云朵深处

在八楞寺

一个在八楞的山沟和陡坡上行走了一生的

喇嘛

一个把自己走成八楞寺院中一棵丁香树的

喇嘛

最终,自然而然地

像落叶松,在交出自己的一生给大地之前

把叶子全部留给八楞

把自己苍老的躯体留给八楞

把骨灰留给天空

只带走记忆中遥远的一声法号

夏 天

中伏开始之时,白龙江河谷正当炎热

电扇吹出热风

白龙江上吹来热风

热风吹热血管

血管赶出汗水

在海拔两千米的亚哈,温度宜人

我们在骄阳下收割麦子

田野,像在秋天里被人剪了毛的绵羊

赤裸裸露出灰褐色的皮肤

健康而丰饶

一只鹰从远山滑翔而来

在高空中,做了一个俯瞰的姿态

便躲进高山深处

外婆,离开在这个夏天

我们把一半骨灰留在圣地的天空

一半骨灰留在家乡的田野

而我的回忆

永远离不开这个夏天

亚 哈

亚哈就是一个村

亚哈后面缀上一个“村”字纯属多此一举

在亚哈,我说

童年就遗失的佛珠 我不说

亚哈的山景美丽,寺院幽寂

在亚哈,我说

亲人的爱有多深 我不说

小麦多饱满,燕麦多香甜

腊肉多厚重

在亚哈,我说

那些历经风雨的风马旗

和外婆常常敬颂的六字真言

我不说

这个夏天,在这个村

我留下多少眷恋的眼泪

奶 奶

我记忆中的奶奶

我不知道她是爷爷的第几个老婆,这不重要

但我知道,

我的一半童年与奶奶有关

秋后,

我们积攒干枯的树枝和玉米棒

煮鸡蛋。一颗,两颗

刚熟的鸡蛋烫手,烫嘴

冬天,

我们并排坐在向阳的墙角

眯上眼,伸直腿。享受阳光的热度

她不像外婆那样手不离佛珠

离不开她的手的是

一根又黑又硬的拐杖

奶奶走在哪个季节,

我没有任何印象。只知道:

送葬的那天,

我跟着人流盲目地走,

亲人们放声大哭

一个喇嘛朝着轿子,洒了些许清水

人流又回返

我听见柏枝间蹿动的火声“呼啦,呼啦”

黑错·米拉日巴九层佛阁

法号吹响,诵经声回旋

劝善舞姿拉开序幕

敲打灵魂的传说

垒又拆,拆又垒的雕房

从岩洞密修之咒到幡然醒悟之善

这是杀手到佛的长长路途

古 寺

像挂在秋天尾巴上的一枚柿叶

在风中战栗,翻飞,舞动。摇摇欲坠

也在肤色愈来愈白净的族人信仰尖端摇摇

欲坠

或站立成一面褪色的旗

或站立成即将颓败的墙

向时髦的男女游客呈现内心的尴尬

分享:
 
更多关于“故乡札记 ”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