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故乡札记


□ 高次让(藏族)

白 塔

一朵达玛花,千百朵达玛花

日复一日地停留在故乡被阳光染绿的山坡上

一声诵经声,千万声诵经声

年复一年熏陶着故乡沉默着的山神

白塔,就停驻在山神战袍的

第三颗纽扣上方

如此寂静的白天

一个人,穿过山林

将脚步停留在古寺古老的门前

可以顺手推门进去

可是

我的脚步到此为止

村 庄

祖先来自传说

但祖父来自传奇

祖父传奇的一生

和村庄有关

和一匹传说中近乎神化的战马有关

和喜马拉雅以北的一条河流有关

祖父的村庄

在丛林的中部

在江河的源头

在被苯波的咒语护佑的阳光下

祖父老去,村庄里已不流行咒语和护身符

忘祖的人们

夜夜沉浸在酒精麻醉的幻象当中

果耶的云

我是传说中反复出现的牧人

驱赶着我的马匹和羊群

一次次行走在黄了又绿的草原上

那一天,马群跑丢在暴风雪中

羊群被狼驱散

踪迹全无

我饥肠辘辘,拖着沉重的心事

走进果耶

把深藏多年的苦痛统统填埋在云朵深处

在八楞寺

一个在八楞的山沟和陡坡上行走了一生的

喇嘛

一个把自己走成八楞寺院中一棵丁香树的

喇嘛

最终,自然而然地

像落叶松,在交出自己的一生给大地之前

把叶子全部留给八楞

把自己苍老的躯体留给八楞

把骨灰留给天空

只带走记忆中遥远的一声法号

夏 天

中伏开始之时,白龙江河谷正当炎热

电扇吹出热风

白龙江上吹来热风

热风吹热血管

血管赶出汗水

在海拔两千米的亚哈,温度宜人

我们在骄阳下收割麦子

田野,像在秋天里被人剪了毛的绵羊

赤裸裸露出灰褐色的皮肤

健康而丰饶

一只鹰从远山滑翔而来

在高空中,做了一个俯瞰的姿态

便躲进高山深处

外婆,离开在这个夏天

我们把一半骨灰留在圣地的天空

一半骨灰留在家乡的田野

而我的回忆

永远离不开这个夏天

亚 哈

亚哈就是一个村

亚哈后面缀上一个“村”字纯属多此一举

在亚哈,我说

童年就遗失的佛珠 我不说

亚哈的山景美丽,寺院幽寂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民族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民族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