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房祖名:我是这样长大的


□ 查小欣

  
  房祖名的父亲是巨星成龙,母亲是曾在台湾红透半边天的女星林凤娇,但是,他们的儿子直到19岁才被公开承认身份。
  他还是小毛头时,在街上见到成龙的海报,总会兴奋地跑到海报前,把头凑近爸爸的照片,展示遗传自爸爸的大鼻子,问身旁的人:“像吗?”吓得保姆马上把他拖走。房祖名对有个明星爸爸是爱还是恨?他快乐吗?
  
  享受一个人吃汉堡
  
  房祖名踏入娱乐圈之前,决定认祖归宗。他们的祖先姓房,陈祖名于是改名房祖名,要和原名陈港生的爸爸划清界线。但他的英文名“Jaycee”仍带有成龙英文名“Jackie Chan”的影子。
  入行4年之后,房祖名已感受不到作为“成龙儿子”的压力。“今年9月,我随《太阳照常升起》剧组出席威尼斯影展,欧洲媒体访问我,很少提到爸爸,只集中问电影方面的事。”房祖名对此也感到有点意外。虽然房祖名在威尼斯影展角逐最佳男主角奖时,输给了布拉德·皮特,但相比成龙从影多年,从未在国际影展获得提名,已可谓青出于蓝。
  身为巨星的儿子,闯荡娱乐圈应该比一般新人更为容易吧?房祖名回答说有利有弊:“爸爸没正式帮过忙,但新闻界和娱乐圈的朋友间接帮了很多忙。娱乐圈的长辈因视我如子侄,有时骂得很凶,他们也承认对后辈很少这么严厉。”
  房祖名出道时,媒体只把他当作成龙的儿子,但一席话之后,就会对他另眼相看。他谈到被母亲责骂,甚至体罚,话中没半点恨意,还带点开玩笑的口吻:“没办法,谁叫我是独子?妈妈不会因我学业差而打骂,我品行有亏才会发怒,用来打我的东西都是随手拈来,例如面粉棍、衣架、麻将等,从来不用高跟鞋,因为鞋子太贵了。”像说笑话般。
  2005年,他在香港电影金像奖颁奖礼上,拿着稿纸在台上战战兢兢地读。有人批评他上台前不把稿子念熟,他坦然认错。他不推卸责任,完全是因为成龙的教诲:“小时候犯了错常找借口,被爸爸责备,说我应该做律师,还给我说了一个因果故事。”
  房祖名从故事中领悟到一个道理:“很多看来不好的事,其实是好事。新人不挨骂,未必是好事,因为被骂才知道自己不可以犯错,会努力做好本分。”
  房祖名拍电影不走武打路线,是不是要摆脱父亲的影子?“爸爸有功夫天分,他也教我功夫,但学来只求自卫,以免被人欺负。”
  房祖名可有担心被绑架?“没有。爸爸人缘那么好,我想不会有人这样做,虽然爸爸赚很多钱,但相对很多商家,爸爸赚的都是血汗钱。”
  成龙的一位邻居说,那年房祖名9岁,中午常见他一个人坐在大厦大堂吃汉堡包做午餐,凡邻居经过,他都会很有礼貌地大声打招呼。大家觉得他很孤单,但他不同意:“童年很开心,因为很平凡,不多姿多彩,很享受一个人吃汉堡包,我不会寂寞,我有司机陪我。”那位司机至今仍伴着他,已15年了,成了他的好朋友和倾诉对象。
  我说他的长相越来越像父亲,他嚷道:“希望像妈妈多一点。”房祖名最心疼母亲,很多事却不会跟母亲直说:“怕她担心,不敢跟她讲。”
  
  体谅辛苦的父亲
  
  
  他说跟父亲的关系有如兄弟,也体谅父亲当年把妻儿藏起来:“有影迷因为爸爸有女朋友而自杀,从此爸爸就不敢公开感情生活。”房祖名很明白成龙的压力,打算写首《累了》送给父亲。
  “几年前一个晚上,我在爸爸公司里,忽然听到哭声从爸爸的房间传出来,推开门,只见爸爸正在痛哭,陈自强叔叔也在那里,妈妈知道爸爸喝醉了,含笑看着。爸爸哭得很厉害,几乎连气都喘不过来,不停地说:‘我好辛苦。’我吓呆了,当晚情景还清楚记得。我相信爸爸真的很累,每晚躺在床上,他总是如释重负地叹一句:‘呀,终于可以睡觉了。’”
  《累了》至今只有歌名。房祖名对自己的要求很高,他打算用广东话唱,嫌自己以广东话填词未够火候,决定迟些才写。
  两父子也有一般父子的矛盾。跟很多孩子一样,房祖名对父亲有一点“怨恨”:“1997年我想留在香港,他却逼我去洛杉矶念书3年,后来又嫌我在洛杉矶学不好英文,赶我去弗吉尼亚州。我在洛杉矶已经建立了社交圈子,也有了女朋友,他却把我连根拔起。我很愤怒,抵死反抗,结果妈妈哭了,我惟有屈服。”房祖名最怕母亲的眼泪。“爸爸很霸道,他的命令不可不从。而他说一句话,妈妈总会双倍替他执行。”
  房祖名出道前,写过一首《人工墙》,内容是说他被很多人保护包围着,不准他做这、做那,为何鸟儿都有自由,他却没有?当时成龙把他送去内地朋友家里寄居,要他体验大陆的生活。他受到诸多限制,被困在房间里,有感而发写了这首歌,还把屋主养的鸟儿放走。成龙除了向屋主致歉赔偿外,也听了《人工墙》,边听边哭,对太太说,今后要放手让儿子自由发展。
  
  名誉比金钱重要
  
  房祖名不依靠父亲,入行4年,收入足够养活自己。今年,他除了拍电影,也创业了,和朋友合资代理薄荷糖,短短两个月便赚回成本。房祖名觉得名誉比金钱重要:“既然金钱对我来说不是最重要的东西,我就要有一个更重要的目标,那就是房家的声誉。我一定不会做有辱房家的事。”
  房祖名面皮薄,暗恋一个女孩两年,至今还不敢追求。
  荐自《青年参考》编辑/孟醒石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