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环境忧思录


□ 彭 程

环境忧思录
彭 程

  彭程一九六三年出生于河北景县,一九八四年毕业于北京大学中文系,现供职于光明日报文艺部,散文作家,高级编辑。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出版散文集数种。
  
  这样的绿色传递着死神的诅咒
  
  传媒时代毕竟不同于往昔。现代化传播手段的巨大能量,令新闻事件的传递变得愈发快捷生动,无远弗届。不久前,太湖爆发蓝藻危机,湖水严重污染,无锡自来水质恶化,无法饮用,危及百姓日常生存。各家报纸、网络、电台、电视台迅速组织起了专题报道,图文并茂,及时更新,互动交流,一时沸沸扬扬,无数目光聚焦于长江下游的那座江南历史名城。
  这个事件带来的冲击,不啻于一次强度七级以上的地震。这首先是因为事件本身的恶劣性质,是对生命的直接的杀戮。但还有一个重要理由,那就是它所发生的地点。这不是别的地方,这是江南啊,一向以山青水秀而扬名天下的江南,它在我们的心目中已然成为一个神话。如今,这个神话遭到了一次巨大的颠覆,怎不令人瞠目结舌?就像听到一个虔诚的圣徒,忽然间变成了杀人犯一样,这种强烈的反差足以令人晕厥。
  “人人都说江南好,游人只合江南老。”江南,在绮梦连绵的少年时代,曾是我向往的一方乐土。那时,能够熟诵数十首相关的古诗词,任浪漫遐思在清辞丽句营造的意境中游弋。江南,水乡,一切的美好首先来自于水的养育。“江南可采莲。莲叶何田田。”一张俏丽的脸庞,一双纤纤的素手,一池碧绿的荷叶,要有清澈湖水的映衬才好。“山是眉峰聚,水是眼波横。”眼波一样流转的水,传递着柔情蜜意。随口吟诵起一些诗句,眼前都会氤氲出一片绿色。那是“日出江花红似火,春来江水绿如蓝”,是“春水碧于天,画船听雨眠”……不必追寻更为久远的年代了,在有文字记载描绘的数千年里,江南保持了处子般的纯净秀美。说到地理方位,此次污染爆发地的无锡,正位于这个梦境的中心。即便在将近三十年前,无锡周边的太湖仍还是楚楚动人的,足以向世人夸耀。一曲《太湖美》,曾经醉倒了多少听众。“太湖美啊,太湖美,最美就在太湖水,水上有白帆,水下有红菱,水边芦苇青,水底鱼虾肥。”这首后来被作为无锡市歌的歌曲,曾经是此地的真实写照。
  今天照片上的太湖水,仍然是绿色的,但不是古诗中吟诵的那种绿色啊,不是清澈流动的湖水所显现的那种自然的、透明的、蓝中泛绿的颜色,而是疯长的蓝藻覆盖湖面形成的一层厚重、浓稠、油腻的东西,散发出令人作呕的臭气。绿色本来是美丽的颜色,连接了健康和生机,但这样的一种绿色,却只会让你联想到窒息、灭绝。生的隐喻,转瞬变成了死的象征。

  从天堂直接跌落地狱,可以比拟那种感觉,那种往日的梦境和今天的现实之间的巨大落差。其实,倒退三十年,不必是山温水软的江南,任何一个地方,都不难感受未经污染的大自然之美。回忆自己的童年时代,是在农村度过的,说到物质享受,和今天的孩子比简直有天壤之别,但却能够从田野、树林中获得无穷的快乐。村子旁就有一条小河,水流舒缓,清冽见底,成群的柳树叶子一样的小鲢鱼,倏忽来去,翻身时,细鳞发出一道道银光。渴了,掬一捧水就喝,不用担心不干净。有时生产队用水泵抽河水浇地,我守在胶皮管出水的地方等候着,时常会有巴掌大小的鱼儿被吸上来,有的会被飞速旋转的螺旋叶片拦腰切断。拣回家,妈妈调出面糊,涂在上面,油炸了吃,堪称是一道美味。七十年代,在县城上小学时,老师还带着去东城墙外的河里游泳。一直到八十年代初,那条小河还可以游泳,垂钓。
  遗憾的是,此情此景,早已化为前尘梦影。
  隔了许多年后,不久前回了一次故乡,县城比当年扩大了数倍,小河还在,但变成了夹在城市里面的一条臭水沟。六月的天气很炎热了,但看着那几乎凝滞的黑水,两边胡乱倾倒的垃圾,嗅着难以忍受的气味,我的心里却飞掠过一阵冰凉。难以想象,它的下游,大约五公里外,我童年时生活过的那个村庄,还会再现青翠浓密的芦苇在清澈的水面上随风摇曳的动人风景。
  一个是闻名遐迩的江南名胜地,一个是华北平原上的普通城镇,差异多多,但如今却经受着相同的痛楚。这是一个整齐划一的进程,不分江南塞北,遵循了同样的发展模式:砖木结构的平房变成了钢筋混凝土的楼房,乡村的土路或水路,拓宽或填平变成了柏油路,一片片农田菜地,变成了一个个小工厂。但同时,清水变成了脏水,芬芳的空气变得浊臭不堪,鸟儿的啼叫变成了机器的轰鸣。
  经济显然是发展了。但如果说这就是发展的目的,所谓进步呈现的就是这样的一副面孔,连傻子都会发出疑问的。我们似乎被某种难以摆脱的力量,拖进了一个恐怖的梦魇,明知前面是陷阱,是深渊,仍然无法止步,一步步滑落下去。我的一位朋友称无锡蓝藻污染事件为“一场有计划、有预谋、有组织的环境破坏活动”,激愤之情溢于言表。你去问任何一个当地人,谁也不会承认污染环境是他们的主观意图,但除了这点之外,多年来当地为发展经济所制订的规划,采取的措施,却分明就是一步步地走向这样的后果。为了快速发展经济,整个太湖流域兴建了近两万家大小不一的化工企业,绝大多数工厂工业污水未经任何处理,直接排入湖中,造成水体极度富营养化,造成蓝藻这种三十五亿年前就已经在地球上存在的植物飞速繁殖,水中的溶解氧浓度迅速降低,导致鱼虾螺蛳等水生物的大量死亡,水体污染越来越严重,终于酿成今日这样的大祸——其间的因果关系,不是再清楚不过了吗?
分享:
 
摘自:海燕 2007年第10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