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历史风物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法出波斯”:“三勒浆”源流考


□ 陈 明

  摘 要:“三勒浆”是唐代从波斯传入的一种果品饮料,本出自印度,由“三果”(诃梨勒、毗梨勒、庵摩勒)配制而成。三勒浆成为唐代上层社会的一种时尚饮品;宋代南方与之相关的诃子汤、余甘子汤则声名北被;元代许国祯更使三勒浆重现短暂的风光;明清以降,尽管三勒浆已几乎不再酿制,但相关知识在文献中代有传递,人们仍然试图保持对唐代风物的历史记忆。三果在古代印度的医疗与饮食中占据重要位置,且有相关的神话式描述相匹配。波斯、阿拉伯医学文献及《回回药方》多处记载了“三勒”的入药与入饮,说明其在波斯、阿拉伯地区是比较流行的,这与“三勒”在中土的流传颇有差异,原因在于波斯、中国与印度之间文化的不同。作为文化的中转站,波斯不仅为印度这一饮食习俗的向外传播提供了二度契机,而且使这一习俗在中土“披上”了波斯风物的美妙“外衣”。因此,中、印、波三地某些饮食习俗的传递与吸纳,体现的是三地文化和宗教之间的差异、选择与互动。

  关键词:三勒浆(三果浆) 印度 波斯 中国 外来饮食 文化交流

  当今保健之风盛行,产品五花八门,尤爱以仿古作为独门偏方,以追求利润最大化。唐代来自波斯的名品“三勒浆”,也成了某药业集团的标牌产品。本文无意讨论今日之三勒浆具有何种功效,而是从文化交流史的角度,梳理历史上曾经流行的三勒浆的来源与演变情况。物质文化交流是中外文化交流史研究的重要内容之一,劳费尔的《中国伊朗编》①和谢弗的《唐代的外来文明》②为典范之作。以三勒浆为例,探讨一种外来果浆的演变小史.可以进一步丰富我们的认知,为理解饮食习俗的传播及其在社会生活中的实际应用以及建构中古时期中外物质文化交流史,奠定更为坚固的实证基础。

  一、唐代的“三勒浆”、“三勒汤”与“三果浆”

  隋唐之际,文化交流频繁,日常饮食之法亦有多种传人中土。果酒中以葡萄酒为最,次则为三勒浆。中唐李肇的《唐国史补》是笔者所见最早记载三勒浆的文献:

  酒则有郢州之富水,乌程之若下,荥阳之土窟春,富平之石冻春,剑南之烧春,河东之乾和蒲萄,岭南之灵溪、博罗,宜城之九酝,浔阳之湓水,京城之西市腔,虾蟆陵郎官清、阿婆清。又有三勒浆类酒,法出波斯。三勒者谓庵摩勒、毗梨勒、诃梨勒。①

  此段可谓唐中期的名酒谱,宋朝李昉等编著《太平广记》卷333、窦堇《酒谱》等亦引之。所谓“三勒浆类酒,法出波斯”,是指三种外来的果子庵摩勒、毗梨勒、诃梨勒,合称三勒,经过加工,成为一种特殊的果品饮料,与酒类同,味道颇佳。酿制这种果酒的方法出自波斯。是否为波斯进贡中土之物,史无明载。

  (一)唐代酿制三勒浆的方法

  唐末(或五代初)韩鄂《四时纂要》完整记载了三勒浆酿制方法:

  造三勒浆:诃梨勒、毗梨勒、庵摩勒,已上并和核用,各三大两。捣如麻豆大,不用细。以白蜜一斗、新汲水二斗,调熟,投干净五斗瓮中,即下三勒末,搅和匀。数重纸密封。三四日开,更搅。以干净帛拭去汗。候发定,即止。但密封。

  此月一日合,满三十日即成,味至甘美,饮之醉人,消食、下气。须是八月合即成,非此月不佳矣。②

  此处所记载的方法可谓详尽,“味至甘美,饮之醉人”与上文“三勒浆类酒”正相吻合。元代吴懔《种艺必用》引用了《四时纂要》的内容。明代高濂《遵生八笺》(1591年刊)云:

  《纂要》日:“是月宜合三勒浆,过此月则不佳矣。用诃梨勒、批(毗)梨勒、庵摩勒三味,和核捣如麻豆大,用三两,次用蜜一斗,以新汲水二斗,调匀倾瓮中,即下三勒,熟搅,密封三四日后开,又搅之,以干净布拭去汗,候发定,密封共三十日方成。味甚美,饮之消食下气。”③

  清代李光地编《御定月令辑要》卷16“三勒浆”条为转引《遵生八笺》中的内容。④比较可见,从《四时纂要》到《遵生八笺》再到《御定月令辑要》,有关三勒浆的“合法”虽无大的改动,但是叙述文字有较大变化,而且酿造的具体月份也从八月改到九月。这并非简单的一字之差,而是表明《遵生八笺》中的内容是辗转抄录的,已非《四时纂要》的原文。因此,“合法”虽然保存下来,但三勒浆到明清时期未必还有实际酿造,仅成历史记忆而已。

  (二)唐代宴会所用的“三勒汤”

  既然三勒浆名列唐代“酒名著者”之列,说明它已成京城佳酿,自然会出现在日常宴会中。白居易《寄献北都留守裴令公并序》诗中,提及一种三勒汤:“为穆先陈醴(居易每十斋日在会,常蒙以三勒汤代酒也),招刘共藉糟(刘梦得也)。”①白居易与李肇均生活在中唐时期,三勒汤应即三勒浆,二名可并称。十斋日是与佛教信仰有关的日子,指每月持斋素食并禁止屠宰的十天。十斋日的信仰在初唐已有,且进入唐代国家法令之中,②白居易时代的十斋日信仰已成常态。白居易《祭中书韦相公文》记载,“长庆初,俱为中书舍人日,寻诣普济寺宗律师所,同受八戒,各持十斋,繇是香火因缘,渐相亲近”。③由此观之,“每十斋日在会”不仅是同僚之间的聚会,而且是有共同佛教信仰的官员们之间的“亲近”活动,是品饮清谈的雅聚。唐代宴会是社会成员交际的重要场所,裴令公(即裴度)的家“会”往来者必是士大夫之流。裴令公的家境当非一般人可及,才用“三勒汤代酒”招待客人。此事一则可印证“三勒浆类酒”之说;二则说明裴令公家用此浆招待客人,身价不凡,在普通的场合很少见到,因此,白居易才会在诗中特别加了注释。

分享:
 
更多关于““法出波斯”:“三勒浆”源流考”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