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危难之时


□ 辛立华

危难之时
辛立华

  七月中旬,龙山县下起了一场几十年以来罕见的大雨。这雨下起来就没个完,白天下,黑夜下,一连下了三天三夜还在下。沟平了,河涨了,就连十几年以来几乎年年都要亮了底的大沙河水库,现在水积得都要上了岸。龙山县到处是水,任何一个地方都是气蛤蟆的叫声:归儿呱,归儿呱,归儿归儿呱。一声高过一声,一阵高过一阵,叫得让人打心里往外烦。据气象部门报告,这场大雨还要持续好几天,有的地区还有暴雨,望各级领导做好防汛准备。龙山县,正面临一场洪水的威胁。
  大雨继续下着的第四天的下午,西府乡副乡长陈明接到县政府打来的电话,让他马上赶到县政府。在这个防汛最紧张的节骨眼儿上,谁也不敢怠慢。二话没说,他跟乡长打了个招呼,坐上吉普车就奔了县政府。半个小时后,陈明迈进了县政府的大门。马县长正在等着他。几句话过后,马县长开门见山地告诉陈明,经县委、县政府研究决定,调他去青龙乡任乡长。而且挺急,明天上午就去上任。
  陈明根本没有想到会是这个。太仓促了。所以他没等马县长把话说完,就急火火地说:“我不去。”
  陈明之所以这么果断地说不去,是有一定原因的。他清楚,青龙乡的杨乡长一个月前因为一起经济案子已经被停了职,乡党委书记老齐在一个星期前又住进了医院。青龙乡现在是群龙无首。这倒不可怕,可怕的是几个副乡长都在千方百计地在争乡长的位子。据说有个姓赵的副乡长,在青龙乡是个人物,而且各方面的关系相当复杂。陈明想,这个时候我去当乡长,那伙儿人还不把我给生吃了啊?再有,龙山县洪灾最危险的地方就是青龙乡。自己到那儿是两眼一抹黑,支使谁,谁都敢跟自己拨楞脑袋。更要命的是,青龙湖下面的朝凤村的村民个个不听指挥。青龙湖真要一决口子,天爷,自己就得喝敌敌畏……然而这是组织的决定,最终还是答应了。但他耍了个心眼儿,他跟马县长说他只答应代理三个月,三个月后,不管干好干坏,另请高明。马县长同意了,可马县长也有言在先,关于他代理三个月的事,除去他俩知道外,不能让任何一个人知道,包括他的老婆。陈明也点了头。
  陈明走了。望着陈明的背影,马县长笑着自语道:“小子,想留条后路?这匹马你骑上了,到时候,怕是你自己都不愿下来了。”
  
  这已经是第五个阴雨天了。
  为了不惊动大家,陈明只跟乡长打了个招呼,一大早,自己就悄悄地骑着自行车上路了。陈明出门时虽说天上破天荒地没掉一个雨点儿,可天阴得仍像一盆水,说不定什么时候这盆水就会倒下来。果然,陈明骑着自行车没走三里路,大雨就下起来了。柏油路上,立即就漂起了一层水泡儿,雨水小溪般向两边早已积满了水的沟里流去。而一个个硕大的癞蛤蟆,却慢吞吞地从沟里往路的中央爬。青龙乡位于龙山县的最北部,是个半山区。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