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小狗博美


□ 于 卓

于卓
男,1961年生,中国作协会员,河北文学院签约作家,现居河北廊坊市。迄今已在《当代》《十月》《收获》《人民文学》等刊发表小说300余万字,著有长篇小说《互动圈》、《红色关系》、《第二落点》,中短篇小说集《鱼在岸上》、《过日子没了心情》、《明日回头》等多部。曾获河北省文艺振兴奖、中国石油文学贡献奖、中华铁人文学奖,以及多种文学刊物奖。

给小狗打狂犬疫苗回来,康晗没有急着回家。康晗居住的能源六区,是能源局处级以上领导和有高级职称人居住的小区,局一级的房子,扎堆在小区西南角上,独门独院的二层楼,像康晗这样的处级干部,一律住六层高的楼房,三室两厅。康晗把怀里的小狗放下来,他打算从今天开始遛狗。这时节,小区里的花草树木,不再是返青时的样子,绿得很上劲了。小狗抖了抖毛,像模像样地往四周看看,走到就近一棵槐树下,谨慎地嗅了嗅,转几圈,小身子贴到树身上,翘起一条后腿,浇了一泡尿,然后就茫然地站在原地,看着康晗。这是条棕红色的博美狗,刚过半岁,体重不足四斤,细长腿,短小的三角耳,尖长的狐狸脸,圆圆的眼睛,尾巴盘在背上,像一朵绽放的花。也难怪小狗对康晗的居住地陌生,在过去的六个多月里,小狗只出来过一次。养这条小狗前,康晗对狗知之甚少,说不上喜欢,也谈不上讨厌,平时在小区见了狗,就跟没见似的,除非是熟人养的狗,他才会看上几眼,逗一两句。
狗通人性,一个退了休的人,如果身边再没个老伴,养狗就很容易投入进去,刚刚走进退休生活的康晗,对此体会不浅。在过去的一个冬季里,他由一个养狗的门外汉,渐渐变成了一个养狗高手。在小区北门南侧,有一家宠物用品专卖店,康晗去了几次,就成了人家的金卡会员,买东西打八五折,像《宠物伺养手册》、《名犬护理指南》、《小动物疾病防治》等专用书籍,康晗就是以金卡会员身份从专卖店里买来的,以后陆续买回来的东西,就多了,有小狗专用的防渗尿垫、气垫床、草编筐、吹风机、铁梳子、木梳子、指甲剪、沾毛滚、餐盆、水碗、浴盆、浴液、浴巾、小毛巾等,都是货架上数一数二的上等货(布衣、绒衣、雨衣,还有拴狗绳这些东西,康晗考虑到小狗的个头还得长一些,暂时没买)。用品不含糊,小狗的吃食也够份,狗粮是皇家牌狗粮,钙片是进口钙片,牛奶跟他喝一个牌子——蒙牛,偶尔还买些牛羊肉罐头调剂一下口味。零食呢,备有狗咬胶、鸡肉干和牛肉脯。再说玩具,品种也是不少,毛绒小猪、小熊、小猴、小牛牛、洋娃娃,以及塑料球、橡胶圈、绒线棒。对养狗人来说,做到这份上,还不能说是周全了,小狗要是闹常见病呢?所以说,还得备几种治疗常见病的药。康晗对待小狗的精细态度,很能体现出他一个老知识分子的修养和德行,尤其是在研究博美狗的生活习惯上,康晗花的功夫就更大了,一碰到难题,他就上网去浏览,如今他对博美狗的眼神、叫声、习性,以及饮食和疾病防治等,都有了相当程度的了解,他认为狗的品种好,加之调教有方,差不多就等于养了一个不会说话的哑巴孩子,网上叫狗儿子、狗闺女的人多了。
小路对面,是一块长形的草坪,康晗一指草坪说,去,到草坪上玩玩吧。小狗抖擞起精神,望一眼绿茸茸的草坪,嘴里呜呜了几声,盘卷着的尾巴打开来摇晃几下,康晗就明白了小狗在说什么,笑道,去吧,没事。谁知就在小狗横穿小路时,从另一条岔路上,拐过来一辆红色别克,受到惊吓的小狗,尾巴往下一落,身子在原地转了一圈,不会应急了,康晗刷地出了一身冷汗,下意识大喊一声,局领导——小狗挺起身子,眼神恐慌,调头跑向康晗。车子点了一脚刹车,但是没有停下来,擦着小狗身边开过去了,康晗吊起来的心,咣当落下来,刚想猫腰抱起小狗,忽听身后有人喊他绰号,就本能地转过身子。
我说处楔子,你这一嗓门局领导,差点儿没把我老尿吓出来,我说你这是后脑勺长眼睛,还是有特异功能?我在你身后不声不响你都知道,邪气了。说话的这位,个子不高,长条脸干瘦干瘦,拄着拐杖。康晗面对老局长毕聚华,脸色尴尬,紧紧巴巴叫了一声老局长。毕聚华是能源局第二任局长,十几年前就退下来了。毕聚华咧了一下嘴说,你刚喊我局领导?处楔子,你扯什么蛋?还什么局领导不局领导的,这都是哪辈子的事了?小狗歪着头,疑惑地望着毕聚华,毕聚华光顾着跟康晗说话了,就没在意正在看他的小狗。康晗倒是把小狗对毕聚华反应捡到了眼里,他暗中瞪了小狗一眼。毕聚华接着说,没听我刚才叫你处楔子啊?咱们这些退下来的人,甭管局级处级,往后见了面,要么喊外号,要么就老康老毕打招呼,叫着顺口,听着也顺耳。康晗这才反应过来,毕聚华误会了,但他又不好解释,总不能跟毕聚华说,我的狗叫局领导,我刚才没叫你,我是在叫我的狗。老……毕,最近身体还好吧?康晗找话说,觉得叫毕聚华老毕别扭,嘴里像是含了什么东西。毕聚华说,还什么好不好的,混吃等死的人啦!我这台解放前出厂的造粪机器,时常维修维修,好歹凑合着运转吧。哎处楔子,前阵子我才听说,你去年退之前,给局领导气到医院里去了?唉,弄个副局级待遇,又能比你一个正处多啥?看见没,到头来,也得像我这样,拄着拐出门,挑着眼皮子看景,弯着腰跟人说话,撒泡尿不比抽袋烟省时间。哎,处楔子啊,别怪我说风凉话,说你是个正处,到什么时候,你都是响当当硬邦邦的正处,可要说你是个退休后享受副局级待遇的正处,你说你这个处楔子的腰板,还硬得起来?宁当鸡头,不做凤尾,退了休,要是再想不开这点事,那可就没法儿活了,我说处楔子。毕聚华这是把话挑到了去年。
分享:
 
摘自:当代 2006年第02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