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随风摇曳的童年


□ 酉蕾宁

  我是家里最小的孩子,与最近的哥哥相差七岁,注定有个孤独的童年——谁都不耐烦带我玩。何况还有妈妈斩钉截铁的禁令:不准近水挨火,不准私自上街,不准去小木屋。最后一条好好奇怪呀,那里面难道住着鬼神?
  无聊之极,我只好到狗尾巴草和凤仙花那里去寻找乐趣,并把相关童谣记得烂熟:毛狗毛狗快出来,有人偷你的青杠柴。它比宋词好听,也比唐诗形象,把个傻乎乎的小孩儿激动得不行,拔下更多狗尾巴草来摧残,整个身心都沉浸在制造阴谋的快感当中。玩累了转过身去,一眼瞧见邻家姐姐掐了几朵凤仙花猛抹指甲,末了还冲我张开了五指,嗨,是不是很漂亮?其时的我爱美之心甚缺,只对凤仙花种子兴趣浓厚:真好玩儿,它还会从里面蹦出来!把屋前屋后的凤仙花造访一遍,我的衣兜里便装满了花种,扬手将它们撒向天空,来年生不生根发不发芽就不关我的事了。
  不过,当那栋小木屋传出时隐时现的曲子时,我便会停止对花草的折磨,悄悄接近“禁区”。
  一身野性随着和缓的音乐很快销声匿迹了,趴在那里我恍惚觉得在与天籁对话。此时微风摇曳,漫山遍野的狗尾巴草摇头晃脑,仿佛正随着节拍而舞。拨拉一下其中之一我有些按捺不住,等着,看我的。便一跃而起,在丛生杂草间快乐地乱舞起来,和着一段欢愉旋律。
  可惜好景不长,妈妈开始怒气冲冲地叫我了,疯够没有?回家!
  我下意识地猫下身子,打算以不变应万变。
  此时,音乐就像是为我量身定做,也沉闷而忧郁起来,是不是预示着将发生一件事?是的,打木屋里走出个瘦瘦的中年人,瞅见神情鬼祟的我后迟疑地问一句,小家伙,你在这里干吗?
  我把来人从上到下打量一遍,得出的结论是:他真和蔼,与“鬼神”形象大相径庭。
  于是我的胆子馒头一样膨胀起来,居然以问作答,你家有唱机?
  中年人的脸色变得不太好看,没有,我家没有,你肯定听错了。斑驳的木门“砰”地关上,乐声小了,没了,里面无声无息得让人害怕!我忽地红了眼圈——大人也要当面撒谎?难怪我妈不让来小木屋呢。我满腔的委屈无处诉说。
  邻家姐姐近来非常神气,她的手臂上多了道鲜红袖章,上面的黄字格外醒目:红小兵。时不时朝我晃动一下,你有吗?自惭形秽的我只得叨咕一句,还没有你的红指甲好看。一顿训斥劈头盖脸,谁染红指甲啦?我,我恨死资产阶级那一套,哼!她余怒未消噔噔走了,留下我在走廊里发呆。
  一分钟不到,她腰束小皮带返回,叉起双手命令我,过来,我教你跳革命舞。我被她的慑人气势所感染,二话没说跟着昂首挺胸蹬腿,末了甚感没劲,想起小木屋里好听的音乐,便开始跟她咬耳朵……
  把自己关在屋里,我专心等待一只蝴蝶的到访,也就是想重温一下小萝卜头的感觉。
  但是,等来的却是一阵尖啸:死不悔改的某某某,革命群众要烧毁你那些腐朽唱片!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东文学·下半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