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影视戏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难忘的影坛“百花棋赛”


□ 李洪洲

难忘的影坛“百花棋赛”
李洪洲

  毫不夸张地说,所有置身在如此氛围、环境的人,无不为这琴棋书画融于一体的艺术魅力而陶醉!
  
  说起来,围棋和电影是在下平生一直孜孜以求的两大爱好。巧的是这两项爱好同于上世纪八十年代先后遂我心愿,先有了影片《一盘没有下完的棋》,随后托《大众电影》的福,又促成了首都文艺界的一次围棋联谊盛会。
  那还是二十多年前的事情。中日合拍影片《一盘没有下完的棋》放映前后正是国内围棋热陡升之时,同时中日围棋擂台赛也正在紧锣密鼓地进行。我心血来潮,于是构思邀请文艺界的百名棋友,百名书画家搞它一回“百花围棋邀请赛”的大型活动。此想法得到了有关各方的支持与响应,棋友们尤其高兴,于是大家着手筹备。
  当然,这么大的活动,没有经费是不行的,见我踌躇,影协书记处书记罗艺军和《大众电影》副主编唐家仁一番商议后,决定按我的大略估算由《大众电影》出资两千五百大元来赞助。这数儿,今天看来区区而已,可在当时却解决大问题了。且不说那时物价低廉,更令我感动的是书画家们一概无偿奉献自己的佳作。

  活动正式开始的那天现场,嘉宾们如约而至。赠送给百名棋手的百把书绘折扇依次展列。还有启功、董寿平、黄胄、范曾、刘继卣、袁晓岑等六位书画泰斗的六幅国画高悬,作为颁给优胜者的奖品,令到场佳宾们啧啧不已,即使棋圣聂卫平也不由得叹道:“连我都没有得到过这样的奖品!”于此同时,著名古琴家李祥霆和他的得意门生们演奏的古曲《高山流水》氤氲沉吟于现场,深邃委婉、幽情思古。钟子期和俞伯牙以琴知音的千古佳话,与围棋自古之为手谈的美名异曲同工,毫不夸张地说,所有置身在如此氛围、环境的人,无不为这琴棋书画融于一体的艺术魅力而陶醉!
  百名棋手中,有画家、作家、剧作家、翻译家、评论家、摄影家、作曲家、独唱家、演奏家、舞蹈家、乐队指挥以及电影、话剧、戏曲、曲艺的导演和演员……其中,电影界棋手占了十分之一:文化部主管电影的副部长丁峤、影协和《大众电影》的领导罗艺军、唐家仁、北影文学部主任申述和导演许雷、电影学院教授干学伟和导演张暖忻、新影摄影师潘文煦、《一盘没有下完的棋》的两位编剧葛康同与在下同在现场。这拨棋手比赛成绩骄人,致使六幅国画珍品有半数归于影界:潘文煦获老年组亚军,所得奖品是黄胄的《五驴图》;申述获老年组第三名,所得奖品是刘继卣的《柳蝉图》;葛康同获中青年组冠军,所得奖品是范曾的《弈秋课徒图》。
  三天的比赛紧张而激烈,可也不乏轻松愉快的插曲。张暖忻和老作家严文井的对局尤其值得回忆。严老年轻时就酷爱围棋,后来忙于笔耕无暇手谈,也还抽暇打谱以自娱。此次请他出任组织委员会主任,他欣然同意,为此,我请他出席第一轮对局,并特意为他挑选合适的对手。
  暖忻下过围棋,我是从她丈夫李陀那里听来的。“什么水平?” “呵呵!那可谈不上。瞎玩儿罢了。”妙极!我要找的正是这种似会非会的瞎玩者。其时,暖昕刚导完她和李陀共同创作的电影《沙鸥》不久,正是个空当,所以爽快地答应上场。不过也颇有顾虑。
  “我实在是下不好。严老几十年棋龄,我要是下得太难看,多不好意思啊!”
  “没关系,输赢都无所谓,要的是棋手的身份啊。”
  “那,你得教教我,开局该怎么走。”
  “晕”!难怪李陀说她“瞎玩儿”,原来连开局还都不大会呢,大概只晓得四子吃一子吧?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