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我在夜郎国中(组诗)


从岳麓山到黔灵山
  
  一段伟大的攀缘把我劈成两段
  一段在黔 一段在湘
  相隔十八年后 在万山蜂拥的地方
  孤独成一只猴 怀想似曾相似的远巡
  从岳麓山到黔灵山
  岁月的流逝仍无法让我平静
  无法痊愈跋涉牵引的孤独
  
  祈福 是苍老的香火燃烧一生
  一场伟大的爱从少年到如今
  我看见枫木依旧 那是祖先的图腾
  佑护征战的儿女 麒麟洞不仅幽禁
  张学良
  
  
  更幽藏十八年的守望
  我成为微雨中的夜郎
  坚守心的国度
  任何箭镞无法突围
  
  一望春来 二望冬来 三望冬去春来
  爱晚之亭无法寻觅
  九曲之径无法抵达尘封的城堡
  我站在佛驻足的地方
  看见过去 云烟苍茫
  看见明朝 苍茫云烟
  一个时辰 我已坠落在繁华深处
  十八年前的诗经如水流淌
  
  
  走马花溪青岩古镇
  
  太多的石头在山坡
  太多的千年古树化作煤在石头之下
  太多现实 太多风尘 太少
  记忆把他们全部淹没
  而我必须回到童年的缪斯的
  山水中去
  没有花? 只有横空飞来的石头
  
  太多纪念日 太少晴日
  只有雨水把历史冲洗
  遥远的马蹄声追随杨柳风而去
  我的孤独斜靠在年久失修的门楣上
  灯笼和我总在门外 腊肉总在火炕上
  饥饿的爱如同青石板寂寞了数百年
  太多厌倦 太少眼睛
  盛放他们 太多钟表 太少时间
  太多信息 太少挚热 太多匆忙的脚
  丈量世界
  
  巴掌大的小镇 疤痕小的老镇
  旷古的石头飞来把我撞成沉重的内伤
  太多高速公路 太少
  我们能够真正行走的道路:各人走向各自的命运
  太多香火 没有一根能拯救记忆
  太多希望从传说的花溪里淌出
  太多梦者 太少梦
  太少诗情画意
  所有的飞檐在我离去后黯然失色
  我向前方 道路在身后丧失 加快油门
  盲目的风吹来
  荡起曾经翻唱无数的老歌
  
  
  麻阳刀客
  
  刀客如山 苍老的父亲
  一刀割出了满山青翠 日日炊烟
  一刀割出了雨后春笋 节节向上
  一刀割出了无数传奇 代代相传
  我是麻阳刀客的儿子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民族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民族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