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汉画乐舞艺术研究起步阶段的回顾与展望


□ 李荣有

  李玫的《图像研究还是看图说话》一文,对本人从事汉画乐舞艺术研究的初步成果《汉画像的音乐学研究》一书,提出了严厉批评。我认为,这是学界朋友送给我的一份大礼,可以提醒自己不曾关注的方面,察觉自己不易发现的不足。
  汉画乐舞艺术作为特定历史时期的一种具有特殊性意义的艺术文化遗存,在学术研究方面也存在着特殊性及其与常规理念、方法不尽一致的地方,同时这种研究还处在探索阶段,存在诸多疑难问题。本文仅对汉画乐舞艺术研究起步阶段以来的工作,进行一次系统总结回顾,对研究中遇到的一些难以释怀的困扰和思索,作些许简要的说明,以利于加强学人间的沟通理解,共求我国学术研究事业的繁荣进步。
  音乐图像学作为一门相对独立的学科,其名目于20世纪80年代才传入中国,以此进行汉画乐舞艺术研究,面临着很多困难和挑战。而关于汉画乐舞艺术研究的意义与技术路线,又牵涉到现代音乐图像学的理论与方法等问题。拙著主要是通过对汉画像中音乐艺术形象的研究,来认识和探讨汉代音乐文化的发展问题,最终达到“以图说史”和“论从图出”的目的,有着特定的研究领域和课题内涵。不是笼统地“冠了一顶音乐学的大帽子”(见李玫文),也不是一般的“对汉画像的研究”。虽然如此,对笔者来说,这同样是一个艰巨的研究课题,是一个具有开拓性的领域,需要有科学的理论引导和方法路径。总体上说,在起步阶段的研究中,我们遵循了以下研究思路和研究方法。
  (一)坚持科学严谨原则。汉画乐舞艺术是一个十分庞大的学术研究课题,研究难度较大。正因为如此,原中国音乐家协会副主席赵讽先生多次对笔者说,曾经动员四十年,而无人问津此领域。同时,由于受汉画像石(砖)等质地材料所限,以及当时民间刻饰艺术特点的制约,汉画图像中人物细部刻画往往不够清晰,这给乐舞艺术具体形态的考释带来很大难度。如当初讨论和确定该课题研究方案时,我们曾据有关专家的提议,选择以对全国汉画乐舞艺术资料的考察梳理和初步阐释为主体的研究方案。而这和李玫(以下简称作者)文中的想法相似。但经过一段具体的研究实践,许多疑惑和困扰却纷至沓来。一是此项任务看似简单却非常不易,因为各地出土的汉画图像资料不仅数量大,而且内容丰富,其中多见考古学界和相关学界均一时难以辨识清楚的问题。如果继续坚持以此作为研究目标,或者会陷入对较多存疑资料的辩难和争议之中,使得课题研究难以进行;或者不得不对存疑资料予以舍弃,很难达到“处理、分类统计及描述所有材料”的目的,使课题研究的质量大打折扣。二是在没有一个基本理论框架规范引导的情况下,这种资料分类整理的依据究竟是什么?按照什么样的标准进行区分?如果在存在着不少歧义的情况下进行区分,能够对音乐图像学研究达到什么样的学术目的?
  我们的这些想法,得到了相关师长的认同。业师之一刘东升先生做了数十年图像志的研究工作,他向来谨慎,并多次提醒笔者,对存疑太多的领域,最好先放一放,等时机成熟后再去碰它。通过一段时间的集思广益和反复斟酌,大家逐步统一了认识,确定了以现有汉画像研究成果为基础,以此进行汉代社会音乐文化发展史研究的课题思路。当时我们的想法主要有三点:一是虽然部分汉画资料的某些局部细节还有存疑,同时还会不断有新的发掘出现,但已有研究成果完全可以突破孤证不立的局限,达到相互印证、相互说明的目的,具备了进行系统研究的基础,可以通过对已有定论的汉画像进行概括、分类和研究,找出带有共性的东西,探寻其本质特点和一般规律。二是这样一种课题研究,是探索汉代音乐文化发展,研究中国古代音乐文化发展历史,建立现代中国音乐图像学的必然要求,早晚都得有人来做。通过这样一个课题研究,反过来也能够为汉画像资料的分类整理,提供必要的学术支持。三是这样的研究思路,与以前的研究思路相比较,具有较强的创新性和独到性,更具有研究价值,看似更难,在研究条件上却更为具备。故我们决定利用各地大量出土并基本定论的汉画乐舞艺术资料,将探讨揭示汉代社会音乐文化繁荣发展的特点、特征、原因和历史定位,作为课题研究目标。从研究资料的可信度而言,汉画像中留存下来大量的原始艺术文化信息,无论从直观性、普遍性和可信度等方面,应都优于一般的口头相传或文字记述等资料价值。该方案得到诸多前贤的认可,之后又经各级政府社科规划管理部门层层核选,最终被列为全国艺术科学“九五”规划(自筹经费)课题。应该说,该课题能够入选国家级科研项目,与选题的独特性不无关系,也与课题的创新性和潜在学术价值密不可分。汉画像的音乐学研究课题,从构思、论证到立项,经历了一个认真酝酿和筛选的过程,笔者所在团队对于课题的选定是十分严肃和慎重的,有关部门对此课题的审定和通过,也是非常严格的。说“缺乏科学方法论的思考”显然有误。
  (二)虚心博采众家之长。学术创新不能脱离开前人的学术劳动成果,汉画像音乐学的研究也不例外。中国是世界上遗存古乐舞艺术图像最多的国家之一,类图像学研究的历史可追溯至千年以上。而近代以来,随着汉画像石的大量出土,绘制其上的乐舞艺术形象引起人们的极大关注,并获得不少研究成果。这对于汉画乐舞艺术研究,是必不可少的。在研究中,我们尽量吸收和学习前人的研究成果。一是学习和吸收中外关于音乐图像学方面的知识和研究成果,二是汉画像研究方面的知识和研究成果。同时尽量做到融会贯通,把各种学科的研究方法、研究成果科学地结合起来。这从拙著《汉画像的音乐学研究》附录所列图像类书目38种,古籍类书目16种,近现代书目58种,期刊论文139篇的参考文献中,就不难看到。这既是为了自身学习提高的需要,也是进行学术研究的前提。这些参考文献不可能包含前人的所有研究成果,但我们对前人学术劳动成果的尊重、学习和吸收,可略见一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