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初中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一个车夫的悲剧,一个社会的悲剧


□ 徐 杰

  《骆驼祥子》是老舍的代表作,这部小说用朴素的叙述笔法,生动的口语,简洁地描画出一幅幅色彩鲜明的北京风俗画和世态画,然而主人公的悲剧却让这一幅幅画里处处透着悲凉。
  
  悲剧的个人因素:小农意识
  
  祥子从乡间来到北平,带着农村小伙子的健壮与诚实,凡是卖力气就能吃饭的事他几乎都做过,但不久他看出拉车更容易挣钱,于是他拉上了洋车。这一职业选择表明祥子尽管离开了土地,但其思维方式仍然是农民的。他习惯于个体劳动。他的人生理想,就是拉车,买车,买更多的车,通过开车厂来完成原始积累,活脱脱一个地主老财的宏伟发家计划。
  所以,虽然在城里拉车,但是,骨子里祥子还是一个农民,他改变不了血液里流淌的自私、狭隘的本性。虎妞去世以后,小福子对祥子有情有意,祥子也很喜欢她,可担负不起养她两个弟弟和一个醉爸爸的责任。祥子只好对小福子说:“等着吧!等我混好了,我一定来娶你。”然后离开了小福子,他又找了一个车厂,拉车去了。我们有理由怀疑:假使祥子真混好了,他还会娶小福子吗?他关心的首先是他自己,是他自己买车。
  失败带来痛苦,祥子曾经在痛苦中思考,但狭隘、封闭、简单的小农思维方式限制了他,使他不能在沉睡中觉醒。后来他也知道“独自一个人顶不住天”,但他没有做行之有效的努力,而是把一切归于“命运”。每次受到伤害之后,他都想到“命”;尽管“命”的内容不同,但“认命”却是必然的思想归宿。既然是“命”,而且认定 “必定挨打受气”的“狗命”,他就不再抗争,听从命运安排。
  但是,他的心,又是很不甘的。一系列的妥协、屈服、苟且之后,祥子由驯服的骆驼变成狂暴的猛兽,我们就看到了小农思想支配下的孤注一掷——“豁出命”向社会报复。同他的奋斗一样,他的报复也是狭隘的,带有很大的盲目性、疯狂性、自虐性,其结果不仅无损于社会恶势力,不能减少罪恶,反而伤害无辜,增加不幸和丑恶,更伤害了自己,“他为自己努力,也为自己完成了死亡”。
  
  悲剧的社会因素:逼良为娼
  
  这部小说的深刻现实性在于,作者带着悲悯的情怀,不仅刻画了祥子在生活理想被毁坏后的精神堕落,“他没了心,他的心被人家摘去了”。 更是带着批判现实的态度,描写了严酷的生活环境对祥子的物质剥夺, 而这样的物质剥夺,是造成祥子堕落的社会因素。我们甚至可以这样说,一个人变成兽,固然有他自己的思想和性格原因,但是,最令人痛恨的,是这种思想和性格生成的土壤。
  或许有读者会问为什么祥子要放弃希望,为什么不继续奋斗。但我想这对生来困苦的人们,对生活在社会底层的人们,实在是不容易的,他们活着就是为了要拼命挣一口饭吃,温饱就是他们的理想,成家立业甚至遥不可及——因为一个拉车的没有办法再养活一家子,美好的婚姻对拉车的祥子来说,不是幸福的理想,却是一种心灵和精神的戕害!老舍细致而深刻地描摹了这些画面。其中有一段说祥子在酒馆看到一老一小,老的哆嗦着,一进客栈不久就晕了,他已经在无数凛冽的冬夜里拉着辆破车、为了几个子儿挨饿受寒,天气太冷、因为不得不拉车,所赚的几个子儿都买了酒喝以便取暖,老爷爷从年轻拉到年迈,不知哪天会突然一倒死在路上!但是为了养着没爹没娘的小孙子,还是得拼了老命!客栈里同是拉车的人们都动了善心,出钱出力帮助他们,老小两个猛啃着祥子送的包子……走时,小孙子却抱怨爷爷没能多拉回车——他们没有煤炭好取火了。多么早熟,这是命运催逼的早熟,是多么令人心酸啊!小市民的生活是如此卑微,他们只能听天由命,没办法在困顿中开辟出一条新路来…… 祥子从老车夫身上看到了自己的未来,在这样的社会背景下,他只能选择以他那个阶层的方式来实现“突围”。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