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裸奔的别墅


□ 王泽群


一个重点中学的高二女生,突然当了歌手,且一唱走红;当她正红时,却不唱了,当了主持人,又红得发紫;但是突然,她又做了房地产商;最后,她嫁给了“福布斯”排行榜上前五十名的新加坡杰宇集团的小掌门人。她的每一次行动,都让人震惊。原来,这一切,都有高人在为她设计。她背后的高人是谁?她和高人究竟是什么关系?
——似乎是个童话,其实真是现实。于是,便想起了那位叫北岛的诗人写过的两行可以传世的诗:
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
高尚是高尚者的墓志铭
——权作题记

第一章

1
鲁伊娆知道自己的脚很美,还是十七岁那年的事儿。
那天晚上。周末。离着放暑假不到半个月了。鲁伊娆正在家里拼了“老命”地背书,准备迎接半年一度的“黑煞”,表姐秦可儿带着一帮子她的狐群狗党闯进家来,二话不说拉了她就走。鲁伊娆喊:干什么?干什么?我这里正在“熬经过关”哪!秦可儿却喊:走吧走吧,去了你就知道了。不去不知道,去了吓一跳。鲁伊娆说,什么吓一跳,这次考糊了才叫吓一跳哪!秦可儿便笑了,说考试为什么?上学为什么?人这一生,不就是为了名与利、为了成
功吗?娆娆,走吧走吧。姐姐有近道儿给你走,真正让你吓一跳。
高二女生。重点中学。正出条儿长成了风摇柳叶儿般的窈窕。那心,也就像柳叶儿般轻飘易动。鲁伊娆架不住秦可儿这一拉一喊,赤脚蹬了双乳白色的塑料凉鞋,就被秦可儿拥上了在当年相当时髦、能代表一种身份的“桑塔纳2000”,一男三女挤在后座儿上,前边的副驾座上,也挤着两个男孩,七个少男少女,就在省城南郊的马路上飙车。
开车的鲁伊娆认识,叫陈旭,高干子弟,省委副书记的儿子。是表姐的准情人。其他的,除了秦可儿她一概眼生。
南郊是省城的风景点儿,一个日湖,一个月湖,全是人工制造。日湖、月湖之间的日月亭,却取了欧洲哥特式造型,四层,高峻,全花岗石的建筑;宝蓝色的尖塔与朱红色的女墙高低错落,就很有了些不同于东方文化的意思。龙爪槐与垂柳相间于日湖湖畔,婆婆娑娑,妙不可言;月湖边却是一色的笔直冷杉,幽幽地绿,在夜天中如一柄柄青色的剑,森萧凛然。看得出设计者的匠心。在上个世纪的90年代,南郊还没有多少老百姓,省委、省府的重要会议,多选在这一带召开。所以,这儿是重地也是禁地。除了几座上了档次的招待所,就是绿化极好的风景,宽阔无比的马路。闲人是进不得的。
陈旭把桑塔纳在这南郊的马路上开得风驰电掣,少男少女们就用尖叫尖啸来表示惊喜表示享受到特权的快乐,挤在车里嘻嘻哈哈吵吵嚷嚷忘乎所以。鲁伊娆也早把那些公式、单词儿一股脑儿抛到了九霄云外。那个时代,轿车、尤其是上了点儿档次的轿车,还是一种特权或是身份的标志。陈旭的爸爸做着省委的副书记,陈旭这辆“桑塔纳2000”就显出了陈旭已不同于一般青年。年轻人挤在一起尖叫尖嚣,与其说是坐车,不如说是在过一种体验成了贵族标志的“瘾”,所以他们就尽着性情、沿着宽敞马路、疯了一样地奔驰……边看着窗外的风景边指指点点地评价着省城建设的优劣,说着有些幽默的“粗口”,很有些优越感的意思。飙了好长时间的车,陈旭似乎有点儿乏了,才说,哎,咱办正事吧办正事。秦可儿也应了一声,就是呀,咱可别耽误了正事儿。陈旭才把车子轻巧地停在鲁伊娆早就闻其名却未见其面的“月望日大酒店”门前。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