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香港喜剧电影中的“戏仿”


□ 李显杰


“戏仿”是一个既古老又新潮的概念。说它古老,是指在古希腊时期,“戏仿”(戏谑或滑稽模仿》就已经作为一种辩论中的修辞手祛而为人们所称道了。一如亚理士多德在《修辞学》一书中所描述的,“高尔斯亚说得对:应当用戏谑扰乱对方的正经,用正经压住对方的戏谑”。值得关注的是,这里的“戏谑”是与“正经”相对举的。不管是用“戏谑”扰乱对方,还是用“正经”压住“戏谑”,总归“戏谑”是“非正经”的,带有“离经叛道”的意味。说它新潮,是说“戏仿”在当今后现代理论背景下,常常被罩上一层“解构”的色彩,而与后现代的碎片化修辞、微观叙事追求联系在一起。虽然在谤姆逊看来,戏仿还主要属于现代主义思想背景下,依附于“一种语言规范”而对“伟大的现代主义者的风格”的“嘲弄”,拼贴才是“后现代主义目前最显著的特点和手法之一”。但就电影中的“戏仿”而富,其与“拼贴”的分野并不明显,毋宁说二者是二而一的东西。
例如周星驰主演的影片《大内密探零零发》中,有一个段落是对现实生活中电影颁奖典礼的“戏仿”。但这种“戏仿”的喜剧效果是通过画画的“分割”(分割银幕)以及“拼贴”来实现的;画面的左半边,是零零发的岳父意外获得了最佳男主角表演奖,拿着奖品喜笑颜开的情景;画面的右半边,则是立了大功的零零发极度失望、愁眉苦脸、心有不甘的样子。两种不同神态(一喜一忧)、不同动作(一收敛一张扬)、不同色彩的服饰(一明一暗、一日一黑)的画亩并置一处,其喜剧性的对比效果油然而生。这里并没有一个在先的“语言规范”作为嘲弄的基点,而是集诸多元素为一体的重新组合。因此,电影中的戏仿本身已经是一种拼贴。
这或许与电影这种以“动态直观”的影像(包括对话、音响、音乐、宇幕)来模仿和呈现“戏仿”对象的特性有关,即影像不像语言文字那样,用周样的“介质”即同质的“词汇”来对原作的独特和怪异之处刻意嘲弄。影像的“戏仿”动力更多地来自于不同的修辞元素:包括演员的形貌、话语、表演特色以及各种声响、光色、场景等多重元素的重新组合上,因而,影像的、“戏仿”并没有现成的“语法规范”作原动力,而更多里现出一种喜剧意义上的“游戏性”。
就翻造喜剧性“笑”的效果而言,香港喜剧电影中的“戏仿”主要通过制造滑稽来实现其功能效应。
滑稽的笑是一种偏重于动作和形式的“反常”引发的“笑”,是一种最为常见的开心的“笑”。伯格森把滑稽的笑,分为“形式的滑稽”、“动作的滑稽?、“情景的滑稽,’、“语言伪滑稽”和“性格的滑稽”,可以说对滑稽的趣味作了全面的描述。在伯格森看来,滑稽的可笑性就在于,它使精神的无限灵活凝固下来,“把身体上灵活变化的动作化为笨拙固定的习惯,把面部生动活泼的表情凝成持久不变的鬼脸”,认为“如果有人要,通过把滑稽和它的对立物相比而为滑稽下一个定义的话,那么与其把滑稽和美对立,不如把它和雅对立。滑稽与其说是丑,不如说是僵。”的确,滑稽之所以能引人发笑主要不是由于对象的丑陋,而是由于其动作行为、言谈举止的“反常”和“僵化”。因此,电影这种主要以“直观动态”的影像来实施“戏仿”的艺术形态,特别擅长制造滑稽。像卓别林捞扮演的流浪汉夏尔洛,样子并不算“丑”,但其走路的“乖张”鸭子步,服装搭配的不协调,再加上夸张的表情和反常的动作,使他的一举一动都显得滑稽而引人发笑。这可以说是对人正常行为姿态的一种“戏仿”。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电影艺术》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电影艺术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