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鹦鹉冢


□ 周亚

  ■周亚

  1

  很喜欢枫树地这个地名。给人遐思。早先这一带全是枫树,足有四五里长。那一定是枫树地繁茂时的样子。连缀成片的概念一向很吸引我,单一里藏有气象,刺激我的审美欲望。

  鹦鹉冢就在枫树地。如今用铁栏杆围了一圈,进口处有一黑色发亮的大理石石碑,上刻张玉娘传略。里面有几棵枫树,不高,也不粗枝大叶,很秀美。是五角枫。

  有一口古井,名兰雪泉井。那口井也不大,我举目望去,感觉幽幽的深、凉。

  几步之遥,一个宋代女子的坟茔,不起眼地呈现。

  甚至没有土堆。只一方低矮简陋的条状残碑插入土里,而这,就是被世代松阳人铭记的张玉娘墓——鹦鹉冢。 坟前,尚有两支新插的香火,散细细淡烟。谅,年年岁岁,总有人会惦记她,时不时的,替她上香祭拜吧。便觉这些无名氏也颇可敬了。

  周围无旁人。这大冬天的早晨,寒意侵人,谁会来这里转悠呢?那么,就剩我和张玉娘,—个女子面对另—个女子,隔着700多流年,是造访,是倾听?

  地上落满枫叶。精巧的小形枫叶,叶缘呈尖锐的齿状,一猛眼看,像星星落在地上衰微的草丛间。我俯身捡拾着一枚枚枫叶,把它们细心分撒了,在鹦鹉冢前,铺一圈儿,很别致。

  有人用一炷香、一沓黄纸来祭奠这女子。我愿意用我的方式表达情感。

  我走出这墓园的时候,才细看了黑色大理石碑上关于张玉娘的记载。

  张玉娘(1250年-1276年),字若琼,号一贞居士,浙江松阳人氏,出身官宦。工书善画,尤擅诗词,时人以汉之班昭比之,后人誉之为“宋代四大女词家”之一。著有《兰雪集》二卷存世。

  此外,介绍了由鹦鹉冢引出的她的凄美爱情故事。这个真实而非传说的故事,添了层江南丝绸般委婉细腻的纯正品质。

  一个为情早逝的宋代女词人。五角枫的枫叶仍在簌簌飘落。

  2

  以为写张玉娘,是绕不开松阳山山水水的。

  松阳位居浙西南山区,四面环山,群山中参天古树万千,有国家级森林公园等上好的景观。中部为松古平原,田园秀美,物产丰饶,主要河流松阴溪呈带状流贯全境,汇人瓯江。

  这里,终日抬眼所见皆青山绿水,春夏,新叶绿茸茸,要绿到透明,绿到不知所措的惜爱;秋冬时节,山色虽由翠绿转深,却仍以减少的暗绿为基调,待霜雪降落,群山万壑被白色之物轻裹慢缠,显出天地间一体的干净、空灵,再有一线淡淡烟岚缥缈而起,将层叠的山脉点化过一般,此情此景,何以不诗、不文、不画、不醉焉?

  从今年的元旦日始,我与它有三次稍带戏剧性的邂逅。元旦在寨头的诗歌朗诵会,五月赴堰头村边观看建于南朝梁天监四年(公元505年)的古通济堰,圣诞看古塔、旧居、老街。每一次到松阳,都会有薪奇感,像又发现一处它的好,让人云卷云舒地喜欢。想想,那是怎样的山水带我们出入其间,就说五月间,进山时见公路边一株株季节里冒出的树木裹绿飘红,又见隔岸浓稠的草木齐腰拦在水中,沿一脉水系逶迤,足够诱人。待人车落到金瓯一样的盆地,但见松阴溪水面,帆船点点,一二白色水鸟,水还是那时的水,山影也还是那时的山影……“按节下松阳,清江响饶吹”,是唐朝王维描述它的诗句,宋代沈晦则干脆赞此地为“桃花源”。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