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陈从周情系徐志摩


□ 沈鹏年

  由于嗣母的影响,我从七八岁开始,就成为“冰心迷”、“胡适迷”、“周作人迷”、“宗白华迷”、“徐志摩迷”……至于发誓“情系鲁迅早献身,不求依附但求真”而成为“鲁迅迷”,则是十岁以后的事了。——我从小就是“书迷”的“多元论”者。
  请容许我转录两段拙著《青春之忆》的经历:
  ……我从小生活在充满“爱”的温馨家庭。祖上既在本地拥有枇耙、杨梅、银杏、茶叶、蚕桑等大片果园,又在上海开设经营外贸的丝绸商铺。童年得以随同家长经常来往于“洋场上海”与“古城苏州”之间。四岁启蒙,五岁入塾,读完了传统的孔孟经籍,跳级插班新式小学校。
  留学法国归来的嗣母给温馨之家带来了新鲜气息:山村罕见的小提琴、卢浮宫的复制油画和她自己创作的《枫丹白露之梦》,熏陶了我的音乐听觉和审美视觉。使我最感兴趣的,是一箱新文学书籍。冰心的《繁星》、《春水》;胡适的《尝试集》;周作人的《小河》、《扫雪的人》、《过去的生命》和《自己的园地》;宗白华的《三叶集》和《流云小诗》;而徐志摩的《再别康桥》和《翡冷翠的一夜》更引起我无限遐思:“轻轻的我走了,正如我轻轻的来;我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独自在“三学书屋”后花园假山旁摇头晃脑,自以为非常之“潇洒”……——最初是嗣母影响我成了“小徐迷”的。
  “诗哲”因飞机失事而羽化登仙,我只是七八岁的孩童,看着嗣母伤心流泪,我缠住嗣母问她为谁而哭?
  十岁那年,上海良友图书公司出版“徐志摩先生《爱眉小扎》真迹手写本限定印一百部”;嗣母带我赶到上海去购得一部;同时还购到了作为“良友文学丛书”之一布皮烫金精印的铅字本《爱眉小扎》,扉页有陆小曼的签名盖章。次年嗣母因病逝世,这些珍本成为我“小小书屋”的藏品。
  十三岁到上海自立谋生,淘旧书成了我业余唯一爱好。耿济之先生办的蕴华阁书店、吴文祺先生开设的云裳旧书店、金祖同兄祖传的中国书店、革命前辈贺澍老师为掩护而设立的公大旧书店……我是每周必到的常客。这样,我就收齐了徐志摩的全部单行本。这些书我珍藏了六七十年。
  尼克松访华以后,徐志摩的后裔从美国来到大陆。其时我在单位中长期受审查,由于诬为“不老实”而停发工资达七个月之久。我的六个子女尚在小学、中学读书,嗷嗷待哺,靠了在锦乐毛巾厂当检验工的爱人微薄工资支撑一家八口的生活,每个月至少有三分之一的日子处于半饥饿状态。老朋友陈从周兄来说:徐志摩的后裔愿意出高价用美金“收购”我的徐志摩原版单行本。当时我还在奉贤干校,我爱人对陈从周说:“书是鹏年的性命,他看得比自己的生命还重。我们无法满足徐先生的要求,多谢陈先生的好意。”等我从干校休假归来,去探望陈从周兄,从周兄告知这件事,拿出他新绘的《寒梅图》赠给我,落款是“鹏年、雪萼贤兄嫂俪正”。
  在过去的几十年间,陈从周曾三次莅寒舍欣赏徐志摩“手迹”。
  第一次,为修订《徐志摩年谱》来查资料。
  建国以后,陈从周教授从圣约翰大学转业分配到同济大学。他虽然自费出版了《徐志摩年谱》,却继续寻找资料进行增订。为此曾专程来到寒舍。在同济大学出版社出版的《世缘集》第190页,陈从周写道:“曩岁予编《徐志摩年谱》,于印度诗哲泰戈尔1929年来华一节未能确实其日,但记年月耳。近于友人沈鹏年同志处见姚华译泰戈尔《五言飞鸟集》内刊泰氏一照,胡适为记,文曰:‘泰戈尔先生今年(编者陈从周注1929年3月19日)路过上海,在徐志摩家住了一天,这是那天上午我在志摩家照的。胡适1929、4、30。’徐志摩序言:‘我最后一次见姚先生是1926年的夏天……’。”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