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琳 达


□ 黄桂元


现在回过头来一想,琳达去年回国的状态确实有些异常。一见面,我脑子里竟冒出了“黄脸婆”这个很不恭的词儿。她略施粉黛,头发染成了时尚的深咖啡色,面色反而显出了憔悴。我笑嘻嘻问她:怎么样?还在拳打脚踢凑合活着(以前几次回国时她都这样低调说自己)?她嘴巴僵一下,似有难言之隐,我就不好深究了,毕竟从美国那边过来的人很在乎个人隐私。这些年,据说她混得不错,和老公在洛杉矶繁华地段先后经营了三家快餐连锁店,有中餐也有西餐。洛杉矶的朋友眼镜去她那儿吃过饭。一次眼镜在电话里跟我大发牢骚,说琳达要是还这么装穷做秀,那我们就要揭竿而起杀富济贫了。
这些年我和琳达疏于联系,她不多的几次回国都行踪飘忽,但去年是个例外。去年中秋节前她就回到了临城,在家隐居一直到立冬,看样子要过圣诞,她突然确定了归期。临走前,她还破天荒来我的新居辞行。
去年冬临城下了这些年少见的一场大雪,雪花纷纷扬扬,像是有无数只惨白凌乱的蝴蝶在任意飞舞,竟给景观平平的临城增添了几分肃穆。琳达进屋来,眉眼还挺欢快,她连跺了几下脚,说外面好美啊!然后脱下沾着雪花的青灰色外套,换上拖鞋,先在空荡荡的客厅和两个房间探头探脑巡视一番,嘴里像是在自言自语:我是不是很唐突?
我没理她的弦外之音,问她,还是咖啡?她点头,从包里摸出一样薄薄的小东西交给我。我对她吹嘘过我有一套还不错的音箱,她就带来了一盘恩雅的CD,但我发现她并非对这里的音响效果感兴趣,干脆就是要拉我一起聆听她的恩雅。恩雅的声音的确与众不同,天籁般,含着一种深不可测的韵味。
我问她,什么歌?她端坐沙发,表情像个虔诚的圣徒,看上去不像欣赏音乐,而像是受难,好一会儿才缓缓说,《永远的墓园》。
这个名字有些不吉利,我笑一下说,墓园?当然是永远的了。
她淡淡说,我给改的歌名。说完她不再理我,仰面闭目,毫无表情,脑袋和脚丫还软塌塌地搭在长沙发的两端,让我想到一具身体在中弹倒下后的形状,很不舒服。我暗自一笑。毕竟她在国外混了十来年,免不了给人带来异样的陌生感。直到一曲终了,我才有机会递过去一杯咖啡。她病殃殃翻一下眼皮,坐直身子问,我是不是太随便了?我提醒她,咖啡要凉了。她伸出两个手指捏起杯子送到嘴边,又环顾一下四周,说你的新居还不错,就是冷清了点儿,为什么不找个女主人?
我忽然有些烦躁,不知怎么站了起来。我说,你怎么样?我不知道是不是该提醒你,挣再多美元也别把命搭上,不值。
她端杯子的手抖一下,嗓子眼儿发出一个古怪的声响,像是很困难地吞咽下去了一个什么东西。我很不安,忙解释我没别的意思。她起身默默走到门口,穿衣换鞋,拎包任性地往外走,我在后面试着想拉她。她来我家一次不容易,我可不希望彼此闹得不欢而散。突然,她转过身,一回头,额头和我的嘴唇猝然相触,无论形式还是效果,这一触都显得惊心动魄。她凄然一笑,把手伸过来说,答应我,袁远,好好过日子,别太苦自己,好吗?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