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土豆花开


□ 陈俊文

土豆花开
陈俊文

保姆王土豆站在大屋的一只方凳上,踮着脚准备将一只大纸匣子搁放到大立柜顶上去。听见门响,叫一声大老板回来啦,不是去看放风筝吗,咋这快呀?没听见回应,扭头看见是我,又呀地叫一声,是二老板呀,你吓死我了!说了就抱着那大纸匣子嘎嘎地笑,笑得浑身颤着,凳子也跟着摇晃。我说土豆你下来再笑,小心摔着。她跳下凳子却又不笑了,问我咋这早回家来,看见大老板没?说大老板上广场看人放风筝去了。我刚才路过休闲广场时,的确看见了漫天飞舞着五颜六色各式各样的风筝。正是清明时节,春风吹得用心,风筝舞得惬意,却不知父亲也在那里看。老爷子今儿好兴致。
小土豆管父亲叫大老板,起初父亲不习惯,说我快七十的人了,你叫我一声爷也吃亏不到哪里。她就笑,笑完仍一声一声老板地叫。父亲也就不再纠正,由她叫,把个老板权且胡乱当着。后来习惯了,觉得老板这称呼好,让他产生一种没有退休离岗的感觉。小土豆发现那只大纸匣子还在她怀里抱着,没有搁到柜顶上去,就又嘎嘎笑起来。我问纸匣子里装的什么,她挺神秘地说全是大老板的宝贝,轻易不给人看的。我说,一会儿我替你放上去吧,我是想窥探一下父亲要藏起来的都是什么宝贝。小土豆就说她先去买菜,顺便告诉大老板说我回来了。说着话去门厅里跳着脚换鞋,只听门吧嗒一响,屋子里安静下来。我从客厅的窗户往下看:上午灿烂的阳光下,小土豆穿一件薄薄的大红风衣,甩着手往存车棚去,路上搅动着阳光树影,把身上弄得斑斑驳驳。不一会儿,她骑上一辆也是红颜色的单车,很有姿势地飘忽远去,像一团火焰,渐燃渐远。
自母亲患胃癌去世后,父亲就终日在床上孤坐,大约是怀念母亲吧。从晨光初现直怀念到天昏地暗,如同痴呆症患者。姐姐嫁在外省照顾不上父亲,我也有自己的工作自己的家,不能跟父亲一起耗着。让他和我们去住,他又舍不下他的两室一厅的旧房子,再找个老伴,一时半会儿的也不像买件家具那么方便,就托人找来这个小保姆。父亲第一眼见到这个小保姆,一双昏花的老眼就忽地亮了一下。问她叫什么,她说叫王淑琴。父亲不习惯叫她淑琴,我母亲叫淑媛,叫她淑琴就跟叫母亲的妹妹似的。就问她有没有小名。她说有,不告诉你,接着扑哧一笑,还是告诉你吧,我小名叫土豆,又补充说:听娘说是她在土豆地一边挖土豆一边生的我。口气很自豪,仿佛是夸她娘的功夫深。父亲听她说小名叫土豆,眼珠子更亮了,连连说,好哇好哇,咱爷儿俩有缘分哪,我小名也叫土豆,如今家里有俩土豆啦。我记得母亲在世时,总唤父亲的大名:陈宝贵。一旦吵起架来,就改叫陈土豆。保姆土豆就问:老板也是土豆地生的呀?父亲说:哪能都是土豆地生的,我正经是土炕上生的。我们家乡小名叫土豆的多,土豆命贱好养活。从此,父亲就喊保姆小土豆,叫着响亮,听着也亲切。小土豆说:老板,你在家喊我小土豆,出去别喊,太土。说罢又嘎嘎地笑。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小说月报》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小说月报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