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艺术资本主义的实验


□ 朱 其

  前几天我看到《美国艺术》发表了一篇《向钱看:中国当代艺术》的文章,由三个与中国艺术圈很熟的美国批评家和策展人进行了关于中国艺术的对话。同前十几年西方评论界对中国大唱赞歌不同的是,近来开始不断出现批评的声音。
  当代艺术正在同我们的国家一样,发生着一场千年以来未有过的大变局。当代艺术是一场正在上升的资本神话吗?卖得好就一定是好艺术家吗?当代艺术有一半是不是伪艺术?那些站在拍卖天价上的艺术家都是伟大的大师吗?那些明星艺术家能代表未来中国的民族灵魂吗?这些疑问正在出现。
  
  艺术家,还是艺术资本家?
  
  这些年当代艺术的格局发生了明显的变化,先是双年展的兴起,然后是艺术区的兴起,再是画廊的兴起,最后拍卖的兴起将这股当代艺术热推向高潮。这个所谓的兴起还不是零散的精英的崛起,而是一窝蜂地兴起。一九九六年之前,中国一个双年展也没有,现在却已经有七个双(三)年展了(上海、广州、南京、北京、贵阳、安徽、成都);艺术区四年前还只有北京“798”一家,现在已经在全国七个城市出现了,光北京就有九家(“798”、酒厂、草场地、观音堂、环铁、索家村、费家村、黑桥村、北京一号区);画廊五年前不足三十家,现在至少有三百多家。五年前,拍卖当代艺术品的拍卖行不超过五家,现在至少已经有五十家介入。
  这个庞大的艺术体系的崛起带来了大量财富,于是新老艺术家迅速变成百万富翁、千万富翁、亿万富翁。二○○七年中央美术学院雕塑系四年级学生的毕业展上,就有三个学生卖出价格从十九万到二十五万不等的作品。至于拍卖品动辄千万的价格,则更像是大跃进放卫星、粮食亩产一万斤的劲头。当代艺术的财富效应,造成知名的艺术家越来越明星化,每一次“放卫星”的拍卖纪录一产生,全国各大报纸都会跟进报道。北京、上海的艺术博览会现在就如广交会,参加展览的艺术家个个就像商人、制片人、大导演前来洽谈生意,身后跟着不止一个助手,以致现在很多艺术女生的一个工作理想就是给大艺术家当助手。很多艺术家也已经不亲自做作品,而是像电影导演一样,只出主意和想法,由助手替他画画、做雕塑、电脑制作摄影图片或者剪辑Video。有些艺术家甚至将接洽展览和销售作品都交给助手,他自己只要接电话同意就行了,后面的事情都有专门雇用的助手搞定。一些定居海外的艺术家则形成了一种全球化的艺术生产模式,最大限度地利用了国际都市、中心城市和地方小城这三点一线的资源,比如利用国际身份在北京建立盟友;利用北京盟友的资源,在国内宣传自己,在上层公关,逐渐成为一个中国艺术的代表;又利用中国身份在国际上获得展览、美术馆和基金会的资源。在作品生产上,则可以——比如——找一个不发达小城,在那儿设制作工厂,利用那里廉价的场地、劳动工人和原材料为他加工艺术品;在北京取得中国艺术家代表的身份,在小城则代表国际艺术家,请北京的艺术家、批评家到小城去;最后,拿在小城生产的作品到北京和欧美销售,卖的是国际艺术品的价格。
  “文革”后成长起来的新一代中国艺术家,似乎比老牌资本主义体系下成长的艺术家更精于艺术的生产和资本运作。比如工作室卖画制,这样就避免了将50%的收入分给画廊的程序。再如圈内盛传,艺术家自己将作品送拍卖行,甚至有些拍卖的天价其实是艺术家自己找人顶上去的,即使卖不掉,也能调动大众媒体追风报道,花点佣金做个广告也值得。还有诸如控制自己艺术作品的投放数量,这在不少艺术家群体里已经变成一种口头相传的市场“秘经”——进入市场早期要有一定数量,尽量不要让一家画廊控制,要让多家画廊分摊作品经营,这样作品可以分散到各个收藏群体。一旦作品分散面和结构合理了,所有买家就等于陷进来了,即使你以后画得差,收藏家们也要维持这个艺术家的艺术圈地位、口碑和市场价位,因为一旦这个艺术家的艺术水平和艺术地位掉下来,对谁都没有好处。到这个时候,艺术家就可以控制作品数量了,比如一开始每年画五十张到八十张画,每张卖二十万到八十万,等到了一百万到五百万的价位时,就可以一年只画十到二十张。
  
  艺术展览的展销化
  
  艺术双年展是整个上世纪九十年代的一个焦点,由于威尼斯双年展的带动,使中国的双年展也成为一个学术象征,成为艺术圈地位、市场价格的一个评价指标。但近年来双年展逐渐敌不过商业体系的争夺,逐渐被边缘化,从原来万众瞩目变成只是没参加过的人才想过一下瘾的地方。二○○七年,威尼斯双年展、卡塞尔文献展和巴塞尔博览会同月举办,可以发现,艺术家对巴塞尔博览会更热衷。
  政府主办的双年展前几年还沉浸在夺回当代艺术主导权的满足中,但突然在与商业体系的对决中很快地失去影响力。但这一局不是输给前卫江湖圈,而是输给强大的艺术资本。这两年,艺术创作、展示和销售通过画廊、艺术博览会、拍卖,几乎被迅速演化成一体化的创作/展示/销售联合体,像一个由资本润滑的生产链。画廊的美术馆化、艺术博览会的双年展化、拍卖的直销化,这些年在欧美艺术节上还在争议但未敢大规模尝试,但在中国似乎迅速一步到位地完成了。像唐人、阿拉里奥画廊都实际上已经美术馆化,它们不仅是在做个展和销售作品,还有自己的基金会收藏,请最好的策展人组织群体主题展,甚至与国际知名美术馆和双年展联合策划主题展,把基金会、美术馆和画廊销售一体化了,变成一个学术/商业联合体。
分享:
 
摘自:读书 2008年第02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