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影视戏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陈凯歌:商业是看到电影的希望


□ 王 志

陈凯歌:“我可以告诉你的是,你们不要把《无极》和《霸王别姬》做类比,尽管我个人对《无极》是充满了信心的。这不是充满信心的问题,而是充满爱情的问题,我对这个电影是有情感的,这个情景和《霸王别姬》拍完之后非常类似。作为电影制作者,他跟这个电影本身有一种依依难舍之情。所以今天我走进你的采访间的时候,坐在你的面前的时候,我并不是喜笑颜开的,为什么呢?因为我的内心有一丝知识分子称之为惆怅的东西。”

“你正好是戴眼镜的人,这个电影一定会让你大跌眼镜,意思是什么呢?”(《无极》)

王志:我们的编导在联系的时候说你非常忙。
陈凯歌:的确是这样的,因为《无极》这个片子已经到了最后的阶段了,我刚刚从悉尼回来。
王志:事先透露一下是什么样的故事?
陈凯歌:倒不是不愿意透露,是一言两语很难把这个故事的面目、轮廓讲清楚。我自己感觉到,也有很多人问我为什么拍这样的电影?这个电影说了什么?为什么讲三千年前之未来?这个电影为什么没有时间和空间的限制?我其实也不愿意重复我过去讲过的话,比如在这个电影中间我们谈到了很多重要的元素,比如说爱,比如说自由,比如说命运,其实跟人人都有关系的这样的话题。
陈凯歌:商业是看到电影的希望图片1
王志:你是希望观众去看一个故事还是看陈凯歌的理念?
陈凯歌:首先吸引观众的,《无极》这个电影来说是它的故事,是它的人物,是它的情节,其次才是陈凯歌的理念。我自己感觉好的作品,或者说是一个超绝的作品它是可以兼顾两方面的,你很难讲一个电影是看一个故事还是去体会一个什么东西,这样的电影其实就是有征服力的电影,我自己本人非常相信《无极》是这样一部电影。
王志:我们可以有什么样的期许?
陈凯歌:这个期许就是获得很久很久没有获得过的幸福感。我的意思是说实际上大家都生活的很辛苦,能不能在两个小时的时间里头放下一切,坐在我们所称之为黑暗的电影院里头去享受两个小时的幸福,这就是《无极》能提供给大家的。我不喜欢那些俗套,“不流泪找我来退票”诸如此类的言论,我还俗不到那份上。走出电影院的时候有一个心情舒畅的感觉,这个就是我对《无极》的期许。
王志:非常美好的感受,但是我们都替陈导感到压力,大家觉得你很难突破自己。
陈凯歌:这话听上去是一句实话,但是一点道理都没有。为什么呢?我倒很想知道为什么会是这样的。为什么难于突破自己。
王志:从过往的历史,《荆轲刺秦王》,从《风月》。
陈凯歌:你举的都是一些在公众眼睛里头看上去不太成功的例子。但是本人对你的说法完全不接受,比如讲《荆轲刺秦王》是我个人认为非常骄傲的一部电影。新闻从业人员的一个主要的职责之一就是要特立独行,不与众同。你刚才这个话听起来有点儿不是与众不同,而是跟一般的舆论是非常一致的。其实真正地对电影有热爱的一些人,逐渐逐渐地对《荆轲刺秦王》的看法在发生变化。且不说《荆轲刺秦王》,咱们还回到《无极》这样一个话题上来讲。你正好是戴眼镜的人,这个电影一定会让你大跌眼镜,意思是什么呢? 《无极》是我的倾心之作,而我不愿意把它称为“呕心沥血之作”。“倾心”的意思是说我用心跟观众做一次交流,是这样一个作品。

“你接受也得接受不接受也得接受。这就是所谓天将降大任于斯人。”

王志:票房呢?票房对你来说有压力吗?
陈凯歌:商业是看到电影的希望图片2
陈凯歌:不要谈压力,对票房应该是很高的期许。我并不认为今天去谈票房的问题是一个令我受过良好教育的人感到羞耻的事,一点都不。
王志:但是陈导给人的印象是叫好不一定叫座。
陈凯歌:不一定,这也是一个误解,比如说举例来说,我被中国电影公司的一些工作人员,和北京市电影公司的工作人员告知,如果说国产票房以当时的兑换率来计算,最高的电影是《霸王别姬》。《霸王别姬》是陈凯歌的电影,不是别人的电影。我自己的目标非常简单,对《无极》。在面对着美国电影的挑战,而中国电影观众逐渐对西片产生某种厌倦的情况下,为中国商业电影,为中国的电影的某一个类型树立一个标杆,这才是中国的商业的电影。
王志:谈到《霸王别姬》可能大家都有这样的印象,在你所有的电影中间,大家希望出现第二部《霸王别姬》,甚至超过它的作品,但是非常遗憾,20年来它可能成为陈凯歌的孤本。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