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羞涩的话题


□ 张艳茜

  一天中午,看香港凤凰台杨锦麟先生主持的“有报天天读”节目。节目开始,杨先生谈到每天很忙,感觉时间不够用,有人就给杨先生出主意说,时间是可以挤出来的,就像《满城尽带黄金甲》里女人的乳沟可以挤出来的一样。
  这部电影至今我还没有看,不是对张艺谋执导的电影丧失了兴趣,实在是没有时间和心情坐到电影院里去看电影。但到处张贴的这部电影的海报,撞入眼帘的确实是华丽服饰装扮下,半暴露的女人丰硕的乳房,以及那令人想入非非的乳沟。很醒目,不看都不成。
  因为没有看这部电影,当然即使看了电影,那乳沟是否挤出来的,我也不得而知,但那样略带轻浮的调侃总使我不舒服。私下里就想,我是不是有些老古董了呢?
  类似对女性乳房的“戏说”语言很多,尤其有了被称为“第六媒体”的手机短信之后,时常会收看到一些有关女性乳房的把玩意味的短信。透过短信,似乎也能遥看到写信人的兴致盎然,和收发短信人得意的神情及意会后的坏笑。
  现在人们早已知道,乳房被称为女性的第二性征。文学作品中,如果要描写女性的年轻状态,作家们信手就会用饱满丰润的乳房来形容。比如说“鼓胀得快撑破衣服”啦,“胸前跳跃着活脱脱一对小白兔”啦。这还是比较含蓄的形容,更直接的就是“一对又白又嫩的大奶子”,或者更不堪的表达:“我要吃馍馍!”而描写女性的人老色衰,也是拿乳房说事儿。好听一点是“干瘪下垂的布袋”,不好听的乳房就成了“一对风干的葡萄”。至于“太平公主”“飞机场”“旺仔小馒头”之类的形容,不仅时常在文学作品里出现,现实生活中也如此。这是贬损打击女性自尊相当有杀伤力的武器,仿佛女性的尊严是由乳房的饱满与否决定的。
  这些年做编辑阅读稿件时,每当看到一些不是很雅观的关于女性乳房的描写,或是有下流意味的语言,无论出自多大作家的手笔,我总是毫不犹豫,不是直接删除,就是明确修改。说不清这二十多年,经我的手删去了多少不够美丽的“乳房”。有时候也会检讨自己,我这是较哪门子真,人家真人秀都满世界地暴露性征,我又何必搞得这么圣洁?但是一想到那么多的女性,为了更有价值地活在别人眼里,为了不再做“太平公主”,不惜填充一些像“奥美定”之类的东西,企图做出一副饱满的乳房以求“做女人‘挺’好”,我就理解了她们。她们有各种充足的理由,作出这样的选择。然而现实是残酷的,这种迫不得已的选择,最终却使她们身心备受伤害。由此我愈加感觉,我有义务在文字上不能让无辜女性再受欺凌。我不是一个将乳房作为图腾的崇拜者,而是我把这个问题想得严重了一点,感觉其中包含着对于女性人格的尊重。亵渎女性乳房,与贬损女性尊严,在我看来是一回事。
  在过去那个极端保守封闭的年代,人们对女性的认识,一般不来自乳房———至少不首先来自乳房。那时候,男女区分只能通过头发的长短来判别。因为与男人没有多少差别的女性服装,千篇一律地将女性的性征隐藏了起来。不光是服装在遮蔽女性优美的曲线,在语言方面女性性征也成为盲区。人们谈论女性顶级的形容词就是“漂亮”,而现在的人们随便就可以脱口而出一句“陛感”。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