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夏天的秘密


□ 李天斌(黎族)

  ◎李天斌(黎族)

  立夏

  立夏伊始,田野里就热闹起来了。

  田坎上、河岸上的蒿草已伸出头来,车前草借助柔润的泥土,略略展开身子,偶尔的一朵蒲公英,在风中舞动。云雀掠空,阳光普照,大地一片祥和。尤其是在夜色之中,蛙鼓响起,东一声,西一声,不多,但也此起彼伏,流水般托着村庄,亦如梦幻。蛙声响在梦里,虽然繁复,却是细致柔和的那种,如天籁,如大地的神秘之音,点缀着一个清幽静谧的夜。

  母亲先前在院子里撒下的瓜种,已露出嫩绿的藤蔓,正爬上那堵老墙,企图扩充自己的领地。稍后的叶子,荷叶般立在藤蔓上。雨滴落在上面,微微地颤动,透出荷影的风致。真让母亲惦念的,却不是这些。母亲记得的,是每个清晨掀开逐渐茂盛的叶,偷看是否已有瓜果现身,然后将瓜果端上饭桌,满足我们胃囊的需要。当第一个瓜果出现,母亲必定惊喜而又兴奋。一个率先破季而来的瓜果,让母亲的目光和内心添了无比晶莹的光芒。

  父亲却在念叨一场雨。立夏到来,父亲就要搬出“立夏不下,犁耙高挂”的农谚。对一场雨的渴望,让父亲充满了忐忑。我就记得,每年的立夏日,父亲总坐卧不定,一会儿在堂屋坐下来,一会儿又跑出院子,不断瞅着天空,紧紧寻觅雨的行踪。那一份心神不定,让我记忆犹新。

  这时候,冬麦已呈现金黄,麦芒在阳光下显出灼亮的颜色,渐趋饱满的麦穗急着俯下身子,向着大地抚摸自己的内心。燕子和麻雀飞过上空,偶尔的一只鹰,盘旋在太阳上,天空更加澄明高远。成片的麦田外,秧苗已长到该移栽的时候。入夜的蛙声就隐藏在那里,并时时做好转移的准备。只待麦穗收割完毕,只待水田打好,便迅速占领整个田野,吟唱在夜的每个角落。

  当然,蛙声也有迟到的时候。若是遇上持续不断的干旱,在没有一滴水的田野里,最多是偶尔的一两声蛙鸣,象征性响起后,就快速消失了。就像一两声有气无力的叹息。墨黑的田野,仅剩干渴的泥土和风,麦穗们失去了往年的容颜,在一场远遁的雨里努力支撑着半枯的身子。干渴的泥土像一个不堪重负的老人,无奈地想着往年的心事。这样的夜里,父亲们是不可能人睡的。父亲们总是一个人,悄悄地坐在自家屋檐下,在一袋旱烟燃起的火星里,一遍遍抚摸自己的焦躁与惆怅。也有偶尔的一个,悄悄地走进了墨黑的田野,一个人站在早已干涸的河床里,再抬头看看干燥的天空,干渴的泥土和风,像是一些时间的利箭,一次次穿透他沉重的肺腑。他们都不说话,心却是痛的。为着迟迟不来的蛙声,他们俨然看到了来年的荒芜。

  但蛙声总是要响起的。就像一个人内心的梦,永不会断绝。

  往往是,干旱之后,一场大雨就会在人们意想不到时莅临。先前枯去的草木和叶子,重新在一片湿润的泥土里立起身来。河流、池塘,还有先前的湿地,再次盛满了水。瞬间的工夫,蛙声仿佛从天降临,在一滴雨水的身体里,迫不及待就响彻了田野。如果有月色,起伏的蛙鸣,若明若暗中还添了,几许清幽的诗意。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民族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民族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