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像水花四溅的记忆


  ●柴薪

  在夜间,列车驶过一座座陌生的小站,在有的站台上停下来,旅人上车,下车,轻声交谈或者大声喊叫,陌生的语言像哨声传得很远;窗外的灯光一瞬一瞬地照亮了幽暗的车厢.雪白的光线扫过来,昏黄的灯光又闪过去,一切都具有一部怀旧片的效果。后半夜时,天下起了雨,雨水划过玻璃窗外轻微的声响和火车的隆隆声混成了一片。

  常常是在这种时候,记忆像水花一样四溅开采,往事像碎片一样迎面拂来,让我无可奈何,让我产生似曾相识的幻觉和猜疑,我是在生活里,还是在某部电影里,或者是在某个小说某个故事里?

  多年以前.年少的我坐在故乡小镇老房子二楼卧室的书桌旁听着窗外——风像一群奔马呼啸着划过小镇.我的身子也跟着恍惚起来.感觉大风裹挟中的故乡小镇像一条在海浪中颠簸不止的小船。

  不知过了多少年.风一直在故乡的上空吹。我习惯了风就像习惯了生命中固有的忧伤。风总是独自忧郁着又独自恍惚,又把人内心的忧郁悄悄化解了。风肯定是想告诉我什么,然而谁又能听懂这风声?

  我不会忘记.一轮杏黄色的月亮如何一点一点沿着檐角往上升.那厚重的天幕上星星像是在怀念一个人似的闪闪发亮。一株老河柳挺着硕大的树冠把自己隐在夜色中,你如果跑去问它关于风的一些事,它或许会告诉你,晨光或者晚霞,或者一个人的故事。

  夜晚有许多鸟儿藏在茂盛的树枝下面啾啾叫着,它们被月光惊醒了,但不敢飞,它们知道自己一旦飞出去就回不来了。小镇出奇地安静,这种寂静使小镇更深地融入夜色中。

  傍依小镇的小河有一个美丽的名字.叫嵩溪,从东向西日夜喧哗不停地流去。夜色正随着流水一点一点地溜走.深蓝色的天空被深处的细微的风一点一点漂白,在这样的夜色中,我感觉到身子很轻,有时候我几乎不能承受这样的轻。

  后来星星隐退到天幕后面。月亮沉了,有一瞬间.万千物象都沉浸在自己所发出的光中,它们被自身照亮了。

  活着并不意味着你只有选择的权力。你还会去经历.你会在不断发现美的同时感到很多东西不经意间悄悄逝去了.逝去的永远不会再来了。我之所以对逝去的东西心藏流连就是因为它们是短暂的易逝的.大约在这一点上人永远是疏忽的,又不知道如何珍惜。

  在对岁月的记忆追述中我不得不反复提到我的故乡小镇。因为故乡小镇已渗入我的骨髓.故乡小镇的意义已缩小为我生命中的一个点,但是它又超出了一切!

  我倾心于故乡的日月运行和时事变迁。

  我不会忘记站在故乡小镇对面的山上聆听天空和大地的声音。我总会想起山冈上那一座新坟,红红的朝晖铺晒着坟上的新土。那是刚刚埋葬了父亲之后,静静的山冈上太阳光红灼灼的,十分艳丽。山间树木上鸟儿在阳光纷乱的光线里面飞,像另外一些燃烧的光点。它们在太阳光里燃烧化成了另一种精灵,能在阳光里融化的小鸟是幸运的。可是,我的父亲回归尘土了.一片潮湿的新土垒起的坟背上阳光变成了一层厚厚的金粉。站在生命与死亡的交汇点上.我发现生命与死亡原来是可心相通的。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东文学·下半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