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影视戏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茉莉花开》真诚关注女性


□ 侯 咏 陈宝光


陈:你认为《茉莉花开》是一鄙什么样的电影?
侯:我认为这不是一部写实的电影,而是一个带有象征意义的在表象之外有一些寓意风格的电影。我想这个影片不仅仅是表现三代女性传奇故事,或者简单地去表现三代女性的悲惨命运,我是更想在里面探讨一些女性的生存状态,和对她们生存状态的思考。
陈:让章子怡一人演三个角色,这做法挺新颖的,在别的影片中不多见。
侯:这部影片最根本的导演构思就是用两个演员演不同的角色:章子怡演茉、莉、花三个角色的年轻时期,陈冲演茉的母亲,茉的中年和老年。茉这个角色是由章子怡和陈冲两个人共同完成的。章于怡和陈冲塑造的人物关系,有时候是母女,有时候是外祖母和外孙女的关系。这个构思我在看小说时就定下来了,一直到片子完成,没有动摇过。我在创作过程当中用各种各样的手法来尽量完成这个构思。这个构思我觉得是比较新颖的。在我印象当中没人这么做过。说它是一个创新也好,一个创意也好,这是我对这部影片的兴趣点。
陈:用一个演员演三个角色,两个演员共同塑造一个人物,你不怕引起叙述的混乱吗?
侯:当初还没有剧本的时候,我跟朋友们介绍这个构思,他们都觉得乱七八糟的。就是在我说的时候,有时脑子要是不清楚,就会越说越乱。人们担心这样观众能理解吗?但是现在的结果非常清楚,没有一个观众对这个问题提出疑问,说明我的处理完成了我的构想。这实际上是语言表达和影像表达的差距。这个想法特别适合形象表达。
陈:是不是因为你是摄影师出身,对视觉特别敏感,所以才有这个创意?
侯:我想到这创意的时候并未意识到这是纯视觉的,而是一种自然不自然的直觉。原小说写了娴、芝、箫(影片改成茉、莉、花)祖孙三代,作家苏童的一个意图就是三个不同女性在不同时代、环境下所遭遇的事情非常有一致性。这个一致性启发了我,既然她们的生活是一个模样,那用一个演员来演就一定有一致性。然后我在一致性的基础上表现她们的差异。
陈:美国影片《时时刻刻》也是表现不同时代三个女性的相似命运。 —侯:《时》的叙述是打乱的。我在看它时感觉有点混乱,虽然它用三个演员演三个角色;我知道导演的意图是要混乱一点,讲前面这个人物对后面两个人物生活的影响,有一种理不清的关系。他用这种结构来完成这种感觉,是做到了。但是观众读解起来稍微有些困难。我这部影片完全是按照时间顺序写的,而且用了很多避免人们造成混乱的手法来加固这种清楚。
陈:你到底想通过茉;莉、花的命运表达什么?
侯:我想表达的第一层意思就是女性命运的一致性,这实际上就是宿命。我觉得在生活中女性的命运跟时代没有特别直接的关系。不管她们怎么折腾、改变,到头来都是一样的。这种宿命可能是女性自身的性格造成的。在这层意思上,我希望使主题更丰富更深刻。影片是以积极、关注的态度去对待女性生活方式的。第一代茉是在没有任何自我意识的情况下造成这种结局的,她一生都没有明确的理想,生活在懵懂的状况,到死那天也不明白。第二代莉特别想改变自己的生活,想摆脱自己落后的家庭,就追求一个工农家庭出身的男子。在这个过程中,她采取的方式挺愣的,是一种有病的迹象。结婚后,她对自己的生活有一种恐惧,最后就疯了。她确曾特别努力过,但没有很合适地把握自己。第三代花对自己的命运有清醒的认识,是比较理想化的人。茉、莉代表了女性不成熟的阶段,花代表了女性的成熟阶段。
这部影片探讨了女性的生活状态、生活方式、生活理念。我挺认真地思考这个问题,然后表达我的看法,也想引导大家一起来重视这个问题,特别是让女性关注自身的生活状态,让她们有一个比较清醒的认识。这是我的最终目的。至于我的观点,我是既想清楚地表达,又不想过于限定。我觉得女性应该自强自立,应该对自我有清醒的认识,不要把自己全部寄托于爱人或爱情。这是在女性身上经常会出现的一种问题,是一种很普遍的现象。但是影片到最后指向性不是那么强,花是不是真正自立了,这样的生活是不是一种无奈,也值得探讨。
陈:为了传达你的意图,你在影片中运用了哪些具体的艺术手法?
侯:在表现方法上,用了很多重复、对位的手法来表现三代女性生活的重复性。这也是我在构思阶段精心设计的。前辈经常会教育子女在爱情上不要上当,不要受伤害,已经说了好几千年了,但是后辈非得自己亲身经历才能体会,这也是我想传达的一个含义。影片中每一段都有吃饭的戏,都有雨中男人的镜头,既精心安排又不是简单重复,让有心的观众能看出来。
陈:这部影片负担的主题非常沉重,搞得不好就会很乏味。
侯:我谈这些似乎说这部电影特别深不见底,很枯燥,实际上不是的。我的影片是在探讨一个很严肃的问题,但带有很强的商业性,必须得有这个基础,你探讨的这些问题才能有人共鸣。大家都不爱看,怎么共鸣?我的前提是要让影片好看,让观众看的过程中不感觉有两小时多的长度,而感觉很快就过去了。也确实有很多观众反映这部影片很吸引人,看的时候不累,这就是我想要的效果。不希望观众感觉节奏很慢,但也不愿意观众感觉节奏很快,像看香港的武打片。我希望电影给观众的印象是娓娓道来慢节奏的电影,但内部节奏很快。我让故事的发展特别快,去掉不必要的过程,不停留在某一事件或某一人物的情绪中。把观众的情绪一直留到最后结尾那场戏。就像这些人物都在一个时光列车上,这个列车是不会因为发生了什么事情而停住的。我想传达出人生岁月流逝的感觉,这种岁月感不由个人的意志而停滞或倒转。不管发生多大的事情,地球总是在转,太阳总要落山,我想把这种感觉表现出来。这样会有一种对整个人类的思考,同时又保证这部影片的节奏,使观众看起来不闷。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