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敬畏自然”的那一边


□ 黄毓璜

  对于自然的敬畏之心,原本表现为我们哲学化了的古老文化的一个核心。所谓“天人合一”,应该包含了一种告诫,包含了人与自然、人与人之间以及人自身指向“和谐”的调适要求。说文明教化了我们的同时也污染了我们,大体是痛感于我们的“自业自得”、“咎由自取”,在“自然”面前,我们萌生过“对抗”的蛮勇,膨胀过“战胜”的欲望,我们漠视过自然之道,弃置过生命法则。待到因此而遭遇的“惩罚”在文明进程中日益突显出来,待到沙尘、污染、高碳、水土、资源、灾交——成为无可规避的人类困扰而愈演愈烈起来,我们被懂得了,懂得了“顺天应人”,懂得了“敬畏自然”。

  如今,不说世界范围自然保护协会、自然保护中心、自然保护网络以及“自然保护区”的建立,不说我国关于自然保护区建设条例总则、细则、附则的明文规定,举凡环境、生态、生物、山川的保护,也差不多成为我们的常识,砍伐树木花草、猎杀珍稀濒危固然会诉诸法律,还会招致公众的舆论谴责。这意义当然不只在于文化,仅仅想想我们一度剿灭“麻雀”带来怎样的后果就不难了然。历经“破坏”之后的觉醒,在具体的微观层面上,表现为“保护”意识和“抢救”行动,也在普泛的宏观层面上,体现为对于自然生态和自然法则的“顺应”。那年赴美期间去黄石公园,路边不远处看到一片不大不小的被烧焦的树林。向导说,这是雷击引发的着火,一般不加扑灭、不作“清理”,任其自生自灭,真没有想到,这也正是维护“自然生态系统”的题中之义呢。

  我注意到,时下“敬畏自然”在成为一种觉醒的同时,差不多成为了一个潮流。即如一些文学作品,表现人性的异化,表现家园的失落,表现人与土地的疏离,表现对于自然的崇尚和膜拜——作为生命思考和审美旨意,无可非议而不无启示意义。无奈文学创造的“第二现实”是一回事,人类存活的现实又是一回事;文学憧憬的家园是一回事,人类置身的社会又是一回事。现实中的我们在谋求发展的同时,已然断却“归路”,无法“回归自然”,其实也无意回归自然,一如我们趋鹜“绿色食品”却不愿“茹毛饮血”,一如我们乐意“绿色家居”却不愿“树巢穴居”。

  雨果先生说“社会是肉体的世界,自然是灵魂的世界”,在灵与肉的依存中活着的人,失落后者固可以“娱乐至死”,无视前者也就可能“悲怆终生”。我是想说:社会的人设若一味崇尚、敬畏乃至决意回到“自然”中去,我们难免永远着一腔消极的感叹。联想到茅盾先生的一篇《谈月亮》,有别于古来不可胜计的“吟风弄月”者,他声称“我跟月亮的感情很不好”,“我以为月亮引起的感应多半是消极,而把这一点畸形发挥得‘透彻’的,恐怕就是我们中国的月亮文学”。我们实在不是不需要有所思考,是否可能出现会引起“消极”的“自然文学”;不是不需要有所思考,我们的“家园”之思连同“自然”的膜拜,是否有可能走向一种现实的逃遁、命运的屈从和生命的无为。

  自然是温暖我们的“怀抱”,也是磨难我们的“炼狱”。罗曼·罗兰在赞叹“善良的大自然”的同时,指称“大自然永远在狩猎。而每一个生物,在规定给它的时间内,不是猎人,就是猎物”。从这个意义上说,“敬畏自然”不该导致人的“听天由命”,人类的心智总是在猎人、猎物间周旋,包括社会推进中跟“自然”本身的斡旋。“善良”的自然为万类设置了生生不息的机缘,也为万事设置了彼此牵连的矛盾;为文明的演化提供了多重的可能,也给文明的推进带来选择的两难。“顺应自然”与“改造自然”也就成了一柄“双刃剑”,人类要前行,要改变“猎物”的命运而成为“猎人”,就无法躺在自然的怀抱里歆享恩泽,就无可规避地不能不在寻摸规律中面对“可持续性”发展这个“硬道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方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方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