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闲话三则


□ 陈 村


阿宝闲话
阿宝者,沪上雅痞之中坚也。一日,忽性急无奈,出门打鸡。见鸡而停车,上下一比划,问曰:几钱一炮?鸡见客心喜,嗔曰:炮什么炮,老例两百啦。阿宝又比划,曰:讲讲价?鸡臀转身移,探手入衣,遍抚阿宝之胸,笑曰:无毛客官,何必论炮,一咕咚十元,便宜死你!阿宝暗喜,自忖资质中平,捱至十余咕咚,上冒虚汗,下出冷精,如此算法甚好。
价定,阿宝杀鸡,嘱鸡伏而自二十倒数,一数过五,便要抛锚of以中毕竟不舍,发力做剩三个,一声呐喊,收线。鸡翻身而起,阿宝拍出碎银一百又八十,整装敛容道声拜拜。鸡小眼一眨一放,阿宝佯怒曰:册那,堂堂雅痞,焉用假钞乎?该鸡陪笑且凝望,曰:客官误会,方才你我爱情,一出一入,双向收费耶!
阿甘闲话
阿甘者,沪上新版唐璜也。吟诗作文,放歌奏琴,无所不能。阅春无数,始乱终弃,忙忙然若培训中心也。回看同侪兄弟,人人望子成龙龙生跳蚤,个个畏妻如虎偷鸡摸狗,心中不免自荚。
一日,某女婀娜,巧笑妖兮,美目乱兮,阿甘笑而收之。帐中之时,丑态毕出,人所不免,虽未能见,想亦不远。事毕,方欲开讲随性而安高论,未料某女一针见血,直指婚嫁,言之凿凿,已阿甘生人死鬼也。阿甘大窘,双拳起落不止,稍停,遂黑键白键狂奏《红旗颂》一曲,高可遏云,至三十一小节,忘谱,戛然而止。回视某女,转为念白:金斯堡说过罗布格立叶说米兰昆德拉说罗兰巴特说博尔赫斯说叔本华也说毛润之还说,开门见山,婚是不结的!某女一怔,悻悻而去。
阿村闲话
阿村者,号村长,宁波人氏。幼时顽劣,甘为野蛮小鬼,上房掘地,无所不乐。及长,顿悟女生之优美,天地之蹊跷,遂不肯长大。岂料人算不如天算,春色初阅兴头正起,转眼子女绕膝,老爸声声,不得不服。叹叹!遥想当年,涉水爬山,上到巅顶,野尿一场,何其欢畅;摇臂推股,南水北调,几多荒唐!人之一生,任虫蚁之劳碌,效鸡犬之驯良,拍胸顿足,低眉顺目,虽叫床亦不敢大声,一动一静但恐坏人风纪,真真苦役也!
一日,来一小娘,胸高臀紧,掐出十分美色,口称老师,说道爱学电脑。阿村忙不迭让座,请出wind。ws,亲手亲脚指导。忙里偷闲,一一穷看:其手也素,其颈也白,其耳也巧,由此推断因为所以,其胸也酥。小娘手把鼠标,进进退退,停,娇然问曰:师娘有孕也无?嘿嘿一笑,又曰:听说呢,村长多多前科?阿村脐下悲喜交集:上邪,自幼不曾色盲,只恨开发迟迟,少不能掠人之女,老不敢贪人妻妾,业绩低下,未可夸口。正羞羞然支吾,小娘一声冷笑:看不出来,村长真处子耶!阿村忙端出茶点盖脸,小娘恨曰:番其!抛下袖中伟哥,飘然而去。可叹鼠标体温尤存,荚人无踪,阿村懊恼不已,斤斤娘希匹。三点一线,内环外环,当面错过,只好上网去哉。祭起破网大法,暴走于情色站点,无奈曾经沧海活女生香,中西粉黛虽AV亦无颜色。更已深,夜正长,且不知如何打发,忽闻邮箱中一声啼叫,忙称菩萨。来者俨然才女,非常罪关,平素矜持,恐其一时见识短小,慷慨拿个大顶悦之。阿村破涕而笑,抹抹鼻眼,又是一条好汉。对屏忘形,口占歪诗:最怜毛尖谁家女,夜半乌龙一线牵。才女听之,扶正大牙,断线走人。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