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江边(外一篇)


□ 何 为

  深秋的夜晚。我在南京路外滩下了电车,迎面是斜风细雨。我撑起一把油纸伞。我是去为一位同窗十年的老朋友送行的,因为时间还早,有意走得慢一些。
  夜雨淅淅沥沥下个不停,雨水成串从伞檐滴落下来,我贴着黑幢幢的街屋。在一个仓库门前站立一会儿。这一带路灯昏黄,在蒙蒙细雨中更显得黯淡。偶或从江面上传来一声汽笛,如同孤苦无告的嘶喊,码头上的夜遂更觉荒凉。四周是一片异样的寂静。
  这真是孤岛之夜,我对自己说。不,不如说是荒岛之夜。
  街灯的朦胧光影里,依稀有两个人也在躲雨,就在我近处的一个拱形门楣下。
  我无意去听别人的对话,但是雨声中仍然能听见一个姑娘动人的声音:
  “冷热自己一点也不小心,难道我永远能在你身边吗?”
  男的却是一言不发。
  女的说:“昨晚上我父亲又骂我了,骂得很凶的,其实他也不想想,他每天吃用从哪儿来的!唉,有时他喝醉了,又是流泪,又是咒骂自己,也怪可怜的!”
  男的依然默默无语。
  透过飘忽的雨丝,一家小酒吧间飘出一阵烟雾,夹杂着吉卜赛女郎挑逗的笑声和软绵绵的音乐声,顷刻间门又关上了。
  雨似乎小了一点,我举起油纸伞向十六铺码头走去。
  想不到我又听见那姑娘低声温柔地说:
  “啊,你听我说,身体总得自己保重一点,咳嗽还咳不?我们等的一个日子,我们的日子总会来的!”
  那个男的含含糊糊回答了一据什么话,只顾向江岸那边眺望,显然带着隐隐的焦蹂。他几次想说什么,正待启齿又止住了,或者说些不着边际的话,话语中透露出抱歉的声调。
  原来他们就走在我前面,在同一条路上,两个人合用一顶很大的黑布伞。我只能看见他们伞下的两个背影。
  那个姑娘挽着男朋友一起散步,只顾自己说话,听起来有如幽幽的独语:
  “我常常想,我们都在受苦,段也不怨,不过我相信,好日子总有一天会落到我们头上,你说是吗?”
  男的似乎骤然想起是在向他发问,便慌忙点一下头。真怪,这位学生模样的青年,他心里仿佛埋着一个秘密,不知为了什么事,他变得反常和沉默。
  这时传来码头上起重机装卸货包的沉重的声响。阃或响起码头工人的邪许声。江边一条小商轮不久将升火待发。船桅上有一盏半明不暗的灯,有如诡谲的眼睛。
  海关大钟在一串庄严的音乐伴奏后,从容自若地敲了九下。晚上九点整。约定的时间还没有到,我在码头上徘徊,转向铁栏杆,看着黑魆魆的江水出神。
  是谁,在铁栏杆的另一头唱欹。熟悉的歌曲,忧伤的旋律,凄迷的音调,在空旷的码头轻轻飞扬。仔细一听,是那个姑娘在曼声低唱。
  他们挽着胳膊,并肩眺望黄浦江上悒郁的秋夜。看起来是幸福的一对,阿是总使人觉得在幸福的背后,有一个不解的谜。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