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送父亲远行


□ 阿 成

送父亲远行
阿 成

腊月二十九的上午,文联召开一年一度的例行的春节座谈会。领导和各部门的头头儿分别讲过话后,还依次地向大家鞠了躬,有打千儿的,有拱手的,道万福的,挺热闹的。
中午照例是聚餐,食堂加了几个菜,菜还好,酒也可以吧。吃了几口,敬了酒之后,我就悄悄地溜了——关于父亲的死,这之前,我一点征兆也没有。然后,驱车去看一位老儿童文学作家。这是我的工作。只要我在哈尔滨,这年是一定要拜的,特别是老作家。
几天前,突然落在城里的厚雪,现在差不多都化成,了水,雪水满街都是,在明灿灿的阳光之下闪着耀眼的光泽。当时的心情是很好的,也很放松。二月半里的春节前夕,城市的气氛似乎也很温馨。
看过了那位老作家之后,便驱车去父亲住院的那家中医院。过年了,给老人家送点钱过去。过去我也是这么做的,这几乎成了我们父子之间的一个默契。到了医院,我让司机师傅在外面等我一下,自己上电梯,到了13层。13层这一层是所谓的干部病房。这种病房里住的都是一些处级,或者享受副局级待遇的老同志。房间没什么特殊,也没什么特别的照顾,普普通通,甚至有些简陋,不同之处,是二人或三人一个病房。
一进父亲的病房,惊得我睁大了眼睛,人几乎僵在了那里,我看到父亲的身上从头到脚罩在一个金黄色的、绣着各种古代图案的缎子下面。二妹正在一边收拾东西,她已经系好了几个包袱了。我慌张地问,这是怎么了?老爸,你这是怎么了?我一边喊,一边扑跪在床前。此刻,人已经是泪如雨下了。
二妹在一旁说,再看最后一眼吧,别把眼泪掉在被单上。
于是,我轻轻地揭开了被单的一角,见父亲正张着大大的嘴躺在那里……
二妹说,你来得是最早的,是不是接到三妹的电话了,我让她打电话通知的。
我说,没有。并问,这是什么时候的事啊?
二妹说,二十分钟之前。
我问,大哥呢?
二妹说。大哥认为爸没事,谁承想,他刚走……
后来。大哥、二哥、三妹也陆续来了。给殡仪馆打过电话之后,很快,殡仪馆的人就来了,是三四个二三十岁的年轻人,大家一块儿把父亲抬到推车上,推出病房,上了电梯。我侧身站在狭窄的向下降的电梯里,心里说,老爸,这回你算是解脱了。
父亲中风后,已经在床上躺了差不多十年了。开始的几年还好,还能含含混混地说几句话,逢年过节还能坐在轮椅上喝两口我带去的日本清酒。后来的几年就不行了,说不了话了,连米饭和他喜欢的饺子之类的东西也吃不了了,只能喝一点点流食和果汁之类的东西。尤其是近两年,父亲经常住院,医院的病危通知书也下过许多次了,但老人家还是顽强地活过来了。我们这一家人是长寿的,我爷爷是93岁才去世的。所以,这一家人都觉得彼此至少可以活到90岁。我虽没那么想,但是,几天前我来看他的时候,总觉得父亲活过这个春节应该没有问题。心里还为此计算了一下,老爸过了这个年,就是87虚岁了。没想到他没有挺过这个年。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十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十月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