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雪花飘飘


□ 欧阳明

  南方下大雪,怪!更怪的是,一下还没完没了。人们开始觉得稀奇,后来才发现高兴过了头。气温像陨石,垂直下落,不时传来人和牲畜冻死的消息。

  敬老院用的是废弃小学的房子,传统结构、小青瓦的,本来就冬不遮风,夏不避雨,遇到这样百年不遇的大雪,简直是灭顶之灾!

  老刘蜷缩在床上,一夜没敢合眼。房顶不时传来嘎嘎的响声,让他担惊受怕。天一亮,他就把院里的五保户叫到一起,说,这雪,一时半会儿停不了,院内没取暖设备,房子也很危险,有亲戚朋友的还是投靠亲戚朋友去吧。

  老刘是敬老院院长,其实也是五保户,只是比其他的年轻,腿脚稍微利索点。被安排为一院之长,纯粹就是为大家服务跑腿。

  三个镇内有亲戚朋友的却不愿走。老刘知道他们心里想的什么,要是亲戚朋友愿意照顾,他们也不会到院里来了,这个时候去,自然要受气遭白眼。但遭白眼总比待在这里冻死好啊!于是就劝他们说,去吧,雪停了就回来,我想去还没地方呢。老刘说这话时,心里像滑过一条冰凉的蛇。

  院内只剩下五个人了,老刘把空出的被子分给大家。

  盖厚点,不要起床,饭我给你们送。老刘说。心想,这年怕真不好过呢。

  对面猪业家园的房顶上积雪也超过一尺多了。养猪场也叫家园,老刘到现在也没搞明白。不过,那家园确实好,砖墙,外面还贴了瓷砖,屋顶安有电扇,还有供暖设施,据说政府无偿投入了一百多万,老板还在银行贷了几百万。家园的猪很少,但都是七八千一头的,比女人还金贵。经常有领导到那里指导,一来就是一长串小车,还有扛摄像机的记者,前呼后拥的。书记镇长在前面引路,点头哈腰的,像训练有素的猴。不像他每次去问院里的生活费时,一见面,就像看见要饭的一样,你还没开口,就一串话打过来,不用说了,我们正在想办法,你们先去赊点东西坚持一下!政府也一个月没发工资了,你们也要理解政府的难处嘛!

  每次领导来看猪场的时候,院里的老人都排成一排,站在院坝里看热闹。心想,要是顺便看看我们就好了。

  可不久,猪业家园猪去园空。据说是老板拿到补助和贷款跑了。

  老刘对镇长建议说,干脆把敬老院搬过去。镇长说,那是私人财产,不敢占。

  那么好的地方空着,可惜啊!老刘想,摇了摇头。突然听见有人叫自己的名字,一看,竟是镇长。

  镇长没有忘记我们!老刘心里顿然涌起一股暖流。

  人都在吗?镇长问。

  有五个,其余的叫他们投亲靠友去了。

  镇长突然脸色泛白,像地上的雪。走了,为啥不报告?快叫余下的起来!

  干啥?老刘一下子糊涂了。

  上级领导马上要来送温暖。

  太冷了。

  不起来不尊重领导!镇长说完,自己去叫去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方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方文学 Tags: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