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河套轶事


□ 向春

  历史背景:黄河几字形的上端,阴山之南,黄河北岸,就是河套平原,“敕勒川,阴山下,天似穹庐,笼盖四野,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说的就是古河套。黄河百害,唯富一套。这里河渠成网,陌阡纵横,堪称塞外米粮川。抗日战争中,傅作义35军驻守绥西河套地区。1940年初,著名的五原战役中,35军利用黄河凌汛引水阻缓,裹挟着冰凌的河水把敌人陷入汪洋大海之中。河套地多人少,有着得天独厚的黄灌条件,上个世纪前半叶,这里虽然地处偏远,但是一度非常热闹。冯玉祥五原会师,阎锡山河套屯垦,傅作义五原战役,绥远和平起义。傅作义驻守河套期间,随着国共合作的起起落落,曾把河套大批的红色青年送往延安。解放战争爆发后,也在河套抓了七期国民兵(壮丁)。在解放包头的战役中,战场上,亲兄弟亲叔侄赫然50枪相见。河套地区大部分是走西口的移民,蒙汉杂居,民风淳朴。每间土房一侧都有房梯,人们上房如履平地。站在房顶暸望,走亲戚的逃荒的向着村子走来了,不约而同地,村t里烟囱升起了炊烟。东家向西家借了一盆米,还的时候一定是一盆面,趁主家不在,倒进人家的面瓮里,还伸出肘子捋平了。这里的商业也很发达,旅蒙商做着蒙汉生意,有着通往远方的茶马路和京羊道。河套平原就是这么个地方。

  1

  黄缎子做姑娘的时候是黄记绸缎庄的大小姐。见过黄缎子的人说,黄缎子眼睛里的眼白瓦蓝瓦蓝的,她看人的时候像飘过来一朵云彩。

  黄家是最初进入河套的旅蒙商,后来定居在了隆兴长。到了黄掌柜这一代,生意寡淡了。民国十八年大饥荒以后,大量走西口的人涌进河套,按说人多了穿衣就多,买料子的人就多,生意应该好的。可是阎锡山的人来,马鸿宾的人来,还有狼山、大青山上的土匪多如牛毛,河套纵是一个粮仓,也架不住进来一窝窝的硕鼠吃肉吸髓。可怜当地的老百姓只得啃地皮,哪有金贵身子穿绫罗绸缎。一件羊皮袄是四季的衣裳,冬天穿,夏天盖,阴天下雨毛朝外。

  黄家的生意再清淡,也是不发愁的,一是因为有几分家当,二是因为在达拉特有稳定的生意。黄夫人手巧是远近出了名的,她亲手做的桃疙瘩盘扣,大有龟蛇龙凤,小有花鸟鱼虫,缀在衣裳上,能看到花开能听到鸟鸣。据说达拉特扎萨克的两位福晋除了黄家的衣料和手工,别的衣裳是不穿的。黄家供着福晋一年四季的衣裳,是不要一个子儿的,只要两位福晋给草原上的几个千夫长嘱咐,达拉特草原只准许黄家开铺置店就行了。

  俗话说穷汉儿多,黄家不穷,子嗣就稀。黄夫人生下大小姐黄缎子人就闲下了。她整天吃斋敬佛,想让老天爷再给他们添个一男半女。好在老天有眼,又给他们送来个闺女。黄夫人以为这个闺女是她向老天爷求来的,虽然没有血缘,她也当成眼珠子看待。这个闺女取名黄绸子。

  那还得从民国十四年说起。黄夫人在窗下敲木鱼,一个长着鸡心脸的瘦弱的女子走到她跟前,她说话时耳朵通红,两只鸡冠似的。黄绸子一直记得,母亲是个长着鸡心脸的女人,苦命相,细蛇腰,仿佛一把能攥出水来。母亲拉着她的手,和黄夫人哭着说着什么。黄夫人把一包叮叮当当的东西往她手里塞,可是她推着不要,最终还是收下了。人穷志短,马瘦毛长,她已经走投无路了。之后她就一手拿着银子,另一只手把黄绸子的小手塞到黄夫人手里。后来叫黄绸子的那个孩子感觉到黄夫人的手特别软,和她母亲的不一样。这么想着,看见母亲就走了,她走得很快,像有狼在后面追她一样,始终没有回过头来。黄绸子追了两步停下来,她知道追不上了,身后的这个女人将成为她的依赖。于是她转过身来,扑到这个女人身上叫了声娘。那时她最多六岁。

  从此,黄家有了二小姐黄绸子,她比大小姐小一岁。她们穿一样的衣裳一样的绣花鞋,梳一样长的辫子,辫梢上的绫子也一模一样。她们长到一样高的时候,经常穿错衣裳穿错鞋,或者她们两个人都穿着一顺儿的鞋,扭扭捏捏地走路,在奶妈的喝斥下,两个人把一只鞋换过来。奶妈喝斥的其实是二小姐黄绸子,她老人家偏亲。更有趣的是,妹妹模仿姐姐的形容动作。这样一来,外面的人根本分不清哪个是大小姐哪个是二小姐。

  大小姐黄缎子的奶妈是个小脚女人,黄缎子十岁之前都在她奶头上吊着,她把黄缎子当成命根子。黄缎子长成大姑娘了,她还整天“老命”、“老命”地唤她。她对突然冒出来的黄绸子很是不屑。在她看来黄绸子到黄家简直就是鸠占鹊巢。她经常撇着嘴对下人们说,再学也学不来,骨头不一样。细心一点儿的人从她们的眼神里能看出不同:姐姐黄缎子一双凤眼亮晶晶的,总是直视着别人,笑起来一副上弦月,妹妹黄绸子的眼睛湿潆漾的,像个下雨天,她总是垂着一双杏眼,眼珠闪烁不定,笑起来一副下弦月。

  问题出在两个细节上。一是二十两银子。奶妈逢人就说二小姐黄绸子是黄夫人用二十两银子买来的。这是一个事实,黄家的伙计也亲眼看见黄夫人把二十两银子塞给了那个鸡心脸的女人。因此,二小姐发现,她们俩一式一样的水红缎子棉袄,大小姐的里边絮了蚕丝,二小姐的只絮了棉花。初潮时,大小姐用了包头大盛魁的细麻纸,二小姐用了本地的粗草纸。总的一句话,大小姐是亲生的,二小姐是买来的。二是打算盘。大小姐黄缎子心如比干,无师自通地会打算盘。她打的算盘据说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手指头只在算盘上飞,纵使有成千上万的数字,在黄缎子手下都如行云流水。大小姐黄缎子的名声不胫而走,河套的人都知道,黄记绸缎庄养了棵摇钱树,银子直往黄缎子的手下流啊。所以河套瑞蚨祥分店的苏家对黄记的大小姐心向往之,等她一到十七岁就要把黄大小姐娶过来当神仙供着。对这一点,黄家别有一种滋味。大小姐嫁给苏家是门当户对,河套虽然有几家大地商,毕竟是泥腿子,是配不上黄家大小姐的。苏家放出这话来,很给黄家面子。但是,苏家的生意与黄家旗鼓相当。黄家的生意在达拉特,苏家的生意在杭锦旗,都是各有地盘的。如果大小姐嫁给了苏家,小姐就成了人家的媳妇,那苏家就要占了上风。两难哪!好在闺女在自家手上,占主动着呢。二小姐想跟姐姐学算盘,可是黄夫人往她怀里塞了花绷子说,绸儿,给娘绣花,做盘扣,女娃家不做针线算啥女娃。姐姐也是女娃为啥不做针线呢?让姐姐打算盘还不是说明以后的黄记绸缎庄是姐姐的吗?但是黄绸子不敢说,她知道自己不是亲生的。

分享:
 
更多关于“河套轶事”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