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来狗(小小说)


□ 晨 晖

  野林嘴怪,家家下的崽都是“带把子”,带把子的崽娃长成汉子,得从野林嘴外讨女人,要不就得打光棍。到了来狗这辈,光棍多得像野林嘴外那片秋风中的梧桐。

  来狗叫子来,形貌似狗,人称来狗。到了讨女人的年纪,只要提到女人他就哆嗦。他永远忘不了五岁那年从门缝中偷瞧下的那可怕的一幕。‘是他妹子出世。爹叹了口气,猛灌下一盅黄酒,不待妹子第二句啼哭,他抱起妹子狠狠地掼进茅厕里,眼角滚下两颗浊泪。躲在板门外窥瞧,来狗傻了,浑身哆嗦。爹撞到他面前,说有眼别长珠子,啥都没有看见,晓得不?野林嘴就这个世风。偏这事让他给说了出去,爹怒目喷火,一脚踹在他肚脐上,破口大骂,你不启嘴塞子没人叫你哑巴,你这癫狗。

  秋叶遍地时,几头吊冬茄样卵子的牯牛追着一群沙牛在野林嘴乱窜。野林嘴人叫撵烧,每每这时,来狗就感到浑身燥热,有股热血直往上冲。他便想起女人来。一想女人他便被吓住,野林嘴哪来女人呢?

  解开这个疙瘩,是他胞弟二瞟子。二瞟子眼不对劲,一只大,一只小,瞧东西斜视。念过几天书回来,见识就广,脑筋也活络,不几年就发了。直到有一日二瞟子将一沓被耗子咬去边角的票子扔进垃圾坑里,来狗瞪大牛卵似的眼睛愣没搞清他那鼠模鼠样的弟弟的能耐。这不要紧,二瞟子把来狗带到镇上消遣,烫烫脚,洗洗头。然后叫他把眼睛瞪大些,耳朵放尖些,瞧瞧谁家生了女孩,拿点碎银子换了来弄到山外去,可换大价钱。来狗疑惑,说人家会卖么?二瞟子便替他”洗”脑袋,说野林嘴什么最不值钱?红薯!可女人在山里连红薯也不如。山外可不一样了。然后指指花花绿绿脂粉气浓的女人,说女人都到这里来了。来狗张开的嘴,半天也没合上。

  后来。二瞟子买了个女人回来,牛得可怕,任二瞟子使出捅天的本事,却总想跑。把个来狗也折腾得够呛,他得替二瞟子把门。偏这个小子不争气,就是整不出个仔来,气得两眼直发绿光。一日半夜,二瞟子拎着一袋角票将熟睡的来狗敲醒,叫他帮忙。来狗说,那是你的女人。二瞟子说,所以我爱怎样怎样。来狗说,我们是兄弟。二瞟子说弄个仔,就拴住了她。来狗往外拎钱,二瞟子绿着眼说,这事找外人一回事,我不想把尿撒在别人田里。来狗一脚将他踹出门外。

  二瞟子屋里终于传出娃啼,是个妞妞。他一拳将木桌砸个稀烂,然后醉了三日三夜。来狗刚想安慰几句,二瞟子打断说,哥,我是高兴啊,我箱子里又会多几沓钱供耗子磨牙了。来狗不解,二瞟子甩甩头走了。一个月后,二瞟子找到来狗,要他将妞妞送到山外去,大憨会接应。来狗一耳刮子挥去,我操!夺门而出。

  大憨是第二日晚来到二瞟子家的,想着这家伙笨拙的身影,来狗就想将他的心肝掏干。一年前,二瞟子曾将那袋角票塞到他腋窝下。这家伙裤带被女人弄断,双手提溜着裤子,兔子一样跳着溜了。尽管那晚月黑风高,来狗还是看得清清楚楚。这时,大憨抱着妞妞往东山走,女人撕肝裂肺号叫着追上来,一把抢过妞妞。二瞟子从后面窜出,夺过襁褓交给木头似的大憨。女人砸雷似的哭喊震得地动山摇,没命似的扑向孩子,二瞟子飞起一脚将女人踢出丈把远。来狗正在梁上打草,见着这一幕,他跳过去要揍二瞟子。二瞟子对他吼道,老子家里的事,去年送钱请你管不管,如今凑啥热乎?你管得着吗?来狗呆呆地站在路旁,像一截枯死的树桩。二瞟子拎着女人往家走。女人瞪着路旁的来狗,眼放凶光,吼道,你这小丧瘟,见死不救啊?把妞妞抢回来呀!来狗怔了怔,向大憨冲过去。站住!二瞟子鬼影一般挡住去路。来狗硬往前冲,两人摔打在一起。来狗挣脱后又往前跑,二瞟子影子似的粘着,并吼,那钱,有你的份。来狗脚下生风,二瞟子一脚踏空,滚下了悬崖。

  来狗被绑在二瞟子屋外的那棵棕树上,大憨带着七八个人草草葬了二瞟子,拎起跪在地上的女人拥进屋里,任凭女人哭闹,男人的浪笑声直捣来狗耳鼓。来狗目光如炬,猛地一声山吼,口里喷血而出,棕绳深深勒进黑黑的皮肉里。

  衣衫破烂的女人爬到来狗脚下,天已放亮,大憨他们早没了踪影。女人朝着来狗骂,还我男人,你这杂种!接着呜呜地哭,家门得守,没了男人没了家门啊。来狗嚅动血糊糊的嘴,说不出话来。女人解下来狗,轰然撞向树桩……

  来狗提着砍刀在东山岭截住大憨,是几天后的事,大憨浑身筛糠,跪在地上求饶,说男人没了,女人是大家的,野林嘴就这样,没女人啊。来狗劈下一条梧桐枝,话却软下来,说,我本要砍下你那孽根,可砍不掉满山的梧桐。轮不到你来替死,你不过是二瞟子的一条藤子。他要回妞妞,扔下了砍刀。想起板门后的爹,以及东山下的二瞟子,忽地火了,说,大家都扔掉妞,野林嘴哪会有女人?

  那晚,大憨被来狗带回家。来狗杀了鸡,端出了酒,有些醉,说,上辈人没吃的,养不了妞,我们这辈人为吃的不养妞。这是二瞟子寻思出的。所以他造下大孽,他活该摔死。他还告诉大憨,自己也犯下了事,法绳得上颈项。见大憨怔住,他说—二瞟子不是自己摔下山的,是我暗中给了一脚。说完端起桌上半碗冲鼻子的酒,一饮而尽,然后抹抹嘴说,明天跟我一起到镇上去。大憨又筛了一回糠,双手颤抖着端起了碗。

  第二日,来狗和大憨来到野林嘴外,那儿有座新坟。来狗站住了,说,法可以办你,但办不了野林嘴。我饶了你,你也得替我兜着。大憨不解。来狗说,我改主意了,我不能丢下妞妞不管。

  责任编辑 师力斌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来狗(小小说) ”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