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回家


□ 隆振彪

走过罗湖桥头,他低下头,深情地对父亲说:“爸爸,你看看吧,你看啊———”
怀念故乡是一种最本质最深刻的感情,越走近故乡,回家的感觉越强烈;每一次踏上大陆的土地,他都会激动不已。记得四个月前,他第一次从台北飞往香港进入深圳,眼睛就不够用了,面前的一切都使他觉得新鲜,感到亲切;他明白父亲为什么一定要回到生他养他的故乡去了。
那年,父亲被抓壮丁入伍,不久就被裹挟去了台湾;乡思就成为剪不断的藤蔓,将湘西南那个山青水秀的小山村系在心头。魂牵梦萦,期待祖国统一,父亲将名字龙怀伟改为龙待,苦苦等待了20年,头发都快等白了,他才与一位新竹姑娘结婚,生儿育女。按照祖传辈分,儿子本应叫龙宪逸,父亲却给他取名龙思源,饮水思源不能忘根本哪!如今,咿呀学语的小思源已长成了俊气的大小伙子,为寻找父亲的生身地和亲人单身赴大陆。父亲的故乡已不是半个世纪前的老地名了,到哪去寻找?却喜同宗同脉,乡情如酒;往事依稀,迹印犹存;几经周折,他终于找到了古稀之年的亲姑姑、亲堂姐。此时,眼泪便化成了颗颗珍珠,串起了半个世纪的相思。
第二次回大陆是在两个月后。父亲回家是件大事啊!选一个好日子,择一处好宅子,告一声老辈子,入乡随俗,习俗是故乡迎接父亲回家的桥梁,走过这座桥梁,父亲就扎根在他的生身之地了。
父亲盼回家,盼了多少年。他出生时,父亲已身患绝症,临终前,给他留下了上千字的遗言,谆谆嘱咐道:“思源儿,不管时局环境如何变迁,都不能改变我们的姓,你是我们龙家唯一的接代人。爸爸说不定哪一天就会离别人间,我对你只有一个要求:不管将不将我火葬,将来有一天你若能回我们大陆老家,你一定要把我的骨灰带回去,因为我做梦都想回家!”
父亲的声音他是听不到了,那时他还未满半岁呀!18岁那年,他第一次读到遗言时,眼泪簌簌地往下落,夜不能寐。他暗自发誓:此生此世,一定要实现父亲的遗愿。
按台湾的地方法律,他应服兵役,服役期间是不能赴大陆探亲的;为了缩短服役期,他放弃了当军官的机会。退役时,他已24岁,在一家汽车销售公司找到了工作。几年下来,他积攒了一笔钱,他不买房子,不找女友,年近而立仍孑然一身,付出了一个青年难以舍弃的一切,一心一意要早日了却父亲生前夙愿。
今天他是第三次赴大陆了。几天前,烧化纸钱简单祭祀后,他从棺椁里取出父亲遗骸进行火化(按国际惯例,航班上不能携带骨骸);又过罗湖桥,他忍不住泪水盈眶,对抱在怀里的骨灰盒道:“爸,大陆到了———”
几天后,隆重的招魂仪式在父亲小时住过的老屋里进行。他朝骨灰盒前的遗像三跪九叩道:“爸,你到家了,大家都来看你了———”
他是孝子,全身披白走在最前面,紧跟在他后面的是几十位头缠孝布的亲戚族人;一路纸钱、一路鞭炮、一路跪拜,哀乐声中,父亲的骨灰被迎葬在绿树簇拥的山坡上。入土为安,父亲的在天之灵一定会感到欣慰的,他想。
故乡是一个人灵魂的最后的栖息地,游子像飘零的叶片一样,哪怕他浪迹天涯,飘零万里,最后总要落叶归根,回归到生命的本源。
父亲要在这里长眠,这里才是他的千年屋啊!他尊重父亲,理解父亲,同时心情感到沉重:他的根在大陆,他的父亲回了大陆,他也要常回家看看。可是,回家难啊!
他也会像父亲那样等待祖国统一,海峡虽有风浪,但,血浓于水,他不会像父亲那样再等待一辈子了。
责任编辑王童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