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琥珀色的弯月石


□ 郭雪波(蒙古族)

  ◎郭雪波(蒙古族)

  吉娅老太把臀部甩得老往后走路,好像拖着什么沉重东西,左—下右一下,摆幅很夸张。

  据说早先“大盛奎”等商号往草原贩的全是含氟砖茶,喝久了人骨骼就产生这种变化。

  她抱着女儿寄来的包裹离开村庄时,回头望了望,然后奔向西北嘎海山。后边紧跟着八岁的外孙,还有一只瘸腿狗“獾子”。 身后的村子不久将不复存在,土地开发将“被城镇化”,农户统一戳到库伦城一角小区。年轻的高兴,年老的犯愁,都没心思做事,成天抱着膀子闲扯。吉娅老太去看过那片将要人住的小区,回来后一句话不说,闷着头往嘎海山的石头屋倒腾东西。那石头老屋,是她老伴生前留下的看山屋。

  上嘎海山还走十里丘陵地带,被“啃”了几代,现在这里基本不长什么了,光秃秃的。走在这片无遮无拦的高地,肩上又扛一包裹东西,吉娅老太臀部越甩越大了,很是吃力。

  姥,咱们——歇会儿吧。小外孙揪着她臀上晃的衣襟。

  吉娅老太就把包裹放下来,重重喘口气,如卸下犁杖的一头老牛。

  姥,给我啃一个吧。外孙拿一双贪眼盯住那口袋。

  好,好,你这小馋猫。姥姥慈祥地笑,一双老眼就陷进皱褶里,如落进草丛中的两只干枣,只剩一条缝。扯开邮寄袋的封口胶条,伸手掏出来一袋干嚼方便面。她啧啧咂着舌递给外孙说,吃吧吃吧,小沙拉,你妈连方便面也寄,就怕我饿着你哟!

  沙拉即是“黄毛”,八年前他妈从打工的南方城里回来,把刚出生的小黄毛丢给老妈之后,就很少回来了,钱物倒按时寄来补贴他们生活。

  沙拉的泥手熟练地撕开干嚼面,嘎嘣嘎嘣咬着,又掰下一小口丢给可冷巴巴望着他的“獾子”。嘴说,真好吃!姥,咱们,真不跟大伙一起去城里住了?

  你想去住?

  姥住哪儿,我住哪儿。

  唉,姥去看了,那楼啊像鸽子笼呢,又矮又窄不说,家家关着防盗门像牢房,对面住谁都不清楚,憋得慌啊!搬过去的你那舅姥爷闲着没事干手痒,就翻开楼下草坪种了豆角,结果挨骂又挨罚!城里人都说那儿是贫民窟呢!

  那我们还是住咱的石头老屋好了,有山有水有吃,敞亮!

  将来呀,你就跟你妈、跟你那个不知是谁的爸,去城里住喽。

  不,我哪儿也不去,就跟姥姥住!

  姥姥摸摸他的头,不知为何轻轻叹了一口气。

  小沙拉也学着姥姥轻轻叹一口气。

  你叹什么气呀,小沙拉?

  因为你在叹呀。

  姥姥乐了,嘴巴里空空荡荡,牙床倒红红的,那是代替牙齿工作的结果。

  姥,你看那边!啃着方便面的小沙拉,突然手指右前方。黄昏的夕阳中,有三五人正在追赶_人,隐约听见呜哇喊叫。

  吉娅老太手遮额前凝视半天说,像是城里人,闲了无事就到乡下串,追着玩的。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民族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民族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