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江南柳


□ 王仁波

江南的风景少不了柳的点缀。有了柳,自然显得和谐、妩媚,生活显得轻松、浪漫,风俗也显得清新、纯美。正因为如此,历代诗人都咏柳。有名的要算初唐诗人贺知章的《咏柳》一诗。诗云:“碧玉妆成一树高,万条垂下绿丝绦。不知细叶谁裁出?二月春风似剪刀。”贺诗认为柳树的清秀柔美是“二月春风”裁剪出来的,诗意新颖、美妙。依此说写诗的还有中唐诗人刘禹锡。刘禹锡的“春工著意柳色新”句,其“春工著意”也是这个意思。其实,柳树的柔美与典丽是天生的,虽有自然环境的影响,但不一定是“春风”“春工”刻意的结果。因为春天是美丽的季节,柳树在春天里又显得特别迷人,所以诗人们便把它和“春风”、“春工”联系起来,其用心良苦,是显而易见的。实际上,所谓柳色,就是人们所说的春色。
柳芽初萌,颜色清新,采而食之,其味苦涩。有大夫说,柳叶可治风水、黄疽症:又听说扬州有古俗:清明前采柳芽拌饭,夏至用豆油炸食,可预防蛀夏湿困。但仿佛只是一个传说,谁也没有见过扬州人采柳芽“拌饭炸食”,扬州城里的柳树依然枝繁叶茂。如果采而为食,从古代一直吃到现在,哪还有如此美妙的“维扬柳影”呢?
倒是上个世纪七十年代,血吸虫横行,危害人民健康,又无法治疗。伟人毛泽东曾有“华佗无奈小虫何”和“万户萧疏鬼唱歌”的诗句。当时传说有一个地方,许多人都染上了血吸虫病,独有一户人家没有感染。考察原因,是这户人家的门前有一个小池塘,周围栽着柳树,池塘内落满了柳叶,这户人家常年饮用这池塘的水,所以未被感染。消息传开,连华陀也无法对付的“小虫”好像也有办法对付了。于是一阵风:用柳叶熬水喝。但人们宁愿“小虫在身”,也不愿喝那又苦又涩的柳叶水。不久,柳叶治“小虫”的方法也销声匿迹了。倘若不是柳树本身的苦汁,那柳叶水一直喝到现在,恐怕天下的江南柳早已绝迹了。因为,“叶”已不存,“树”将焉存?美的东西往往有一种“保护符”,柳树的苦涩,正是它的“护身符”,非缺陷也。
现代是一个吃喝风盛行的时代。吃尽了山林珍奇和蛇蟮蚌螺,喝尽了鹿龟补酒和果汁果露,难道还能以树芽为蔬吗?在这个问题上,现代的文明人远不及古代人。
古人对于吃喝是很慎重的。屈子《离骚》云:“朝饮木兰之坠露兮,夕餐秋菊之落英。”——露珠不“坠”是不饮的,菊英不“落”是不食的。现代人都不顾这些,什么都吃,吃尽了风景,吃尽了生态,吃尽了良知……我想,还是将观念改变一下,来一个“君子动手不动口”,变“食客”为学士,那么,这江南柳视我也文雅了。
屋舍前后,池塘岸边,江河堤上,总少不了笼烟织梦的绿柳。有诗曰“柳色黄金嫩”(李白),又有诗曰“嫩烟轻染柳丝黄”(韦庄),便是对绿柳的生动描绘。前句将“黄金”和“嫩”连缀,是一种创造,不是“袅袅兮秋风”中的“黄金色”,那只是一种“枯黄”,而是初生柳叶之“嫩黄”——一个清新、柔婉的意象,会带人到梦中去;后句将“嫩烟”与“黄”连缀,构成一种梦幻般的氛围,一种朦胧状的意境,也许,柳树的魅力就在此吧。但是,我想,不管是“嫩黄”,还是“嫩烟”,都是风流典雅的文字,都能引发出人们各种美妙的想象。——柳树在袅袅的清风里,如云霞,如飘带,妩媚秀丽,构成一幅幅烟柳画图,让人“断魂”,于是,便“诱得骚人出奇句”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