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民间大师


□ 遥 远

  老肥早先和我一个单位。他吃得特肥,走在芸芸众生中显得格外的卓尔不群,以致他跟我们科长出去联系业务时经常闹笑话——科长太瘦,不认识的人往往把老肥视为科长,敬烟递名片都先给老肥,而把科长晾在一边。因此科长十分痛恨老肥,动不动找茬儿修理他。老肥呢,干生气没办法。最后终于被惹急了,戳着科长的鼻尖骂道:“你也不尿泡尿照照你那形儿,给我当儿子都不配!”老肥从此成了无业游民。
  老肥住的地儿叫老坟岗,是老城区,解放前就是个闻名的泔水坑,五行八作三教九流什么人都有,解放以后该禁的都禁了,但仍不失为一个热闹的去处。
  离职之后,老肥就在家门口支了张斯诺克案子,原来打算好歹混个饭钱,没想到无心插柳柳成阴,差一点儿因此出了名。
  案子刚支上时,纯属租赁性质,等于给无所事事的人们提供一个娱乐设施,老肥从中收到仨核桃俩枣儿的场地费。这街很热闹是不假,但从这头到那头,一模一样的案子有几十张,就算每天有成百上千的人玩,轮到每一个摊儿也没几块钱了,所以生意很清淡,用他的话说:“连碗烩面钱都混不够。”闲来无事,便把球码上,自己打着玩。他这么做,一个消磨无聊的时光,二是招人。可是一打开了,他发现这里面挺有意思。
  老肥选择台球为谋生手段,纯粹是随大流,看到大街小巷到处都是案子,便以为这会儿正兴这个。在此之前,他对台球的理解是知道把球往袋里打,其他一概茫然,连杆儿都很少摸,更甭提打法、技术和规则什么的了。但杆儿一抄上手,连他自己也吃了一惊,觉得不认识自己了。自己简直就是个台球高手,球感好得不得了,不论本球和要击打的彩色球处于什么部位,急打慢打,转与不转,力量轻重和走什么路线进袋,都随心所欲,百试不爽,百发百中。他是个天生的斯诺克高手。就像太子天生就将继承王位和遗产一样,根本无需再耗力创业绩。为了证实这一点,他不哼不哈地转了几张案子。这么一转,立刻把自信转出来了。因为那些咋咋呼呼的打家们,说句不好听的话,连给他提鞋的级别都不够。这时城市的电子游戏室里正流行一种赌博性质的扑克机,庄家用名片大小的硬纸自印了面值不等的奖卡,凡来打机器的人,输一次交一次的钱,赢一次则发一张奖卡,凭卡到附近某个烟酒店领与卡等值的奖品。老肥触类旁通,也印了一批这种卡,全当自己就是那机器,凡来打球的,只要能赢了他,便发张卡到店里领东西,否则在案上搁下等值的钱你走人。
  无论什么游戏,哪怕枯燥乏味如电视上的各种知识竞赛,只要一挂了血,便充满魅力的诱惑。老肥的改革措施一出台,他的案子旁立刻呈现出一派搞活了的繁荣气象。开始来的只是街上的一些闲汉、偷包的贼和逃学的少年。老肥几乎没费什么事儿,举重若轻,胡吃六碰就把这群小子拢住了。这使得他的案子一下在整条街出了名,引来了许多不服气的人。这些人大多无所事事,成年累月在案子上趴着,差不离儿的都有点墨儿,个别人甚至段位相当高,在一些业余的比赛中得过各种奖,平时就觉得是无敌手。这会儿终于冒出了个靶子,争先恐后都想拿他试试枪。这比那些纯粹来赌博的人明显高出一个档次,有点儿不同门派武师间挺张儿的意思。殊不知对手越强,老肥越是发挥得出神人化,鬼神不测,怎么打怎么赢,横竖都是他的菜。几十个回合下来,这胖子名声大振,大有试看天下谁能敌的气势。这一切又吸引来了一些人,都是这个城市其他角落和邻近城市真正的斯诺克高手,也就是说将斯诺克视为事业毕生奋斗的那种,他们来找老肥不是要拔他的气门芯儿,而是一方高手满怀着对另一方高手的敬仰,就像古代游侠一样,专程来此切磋和交流技艺的。这拨儿人的到来就像权威的证明,使得老肥差一点儿沦入黑道的案子终于钻出泥污,不论品位和档次都成了整个城市最高的。总之,这胖厮的生意越来越火,人也趾高气扬,挺胸腆肚,越活越精神,说话的口气也和从前大不相同。当有人问及“这段时间混得怎么样”时,他便理直气壮地说:“怎么也比上班强。”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