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民间大师


□ 遥 远

  老肥早先和我一个单位。他吃得特肥,走在芸芸众生中显得格外的卓尔不群,以致他跟我们科长出去联系业务时经常闹笑话——科长太瘦,不认识的人往往把老肥视为科长,敬烟递名片都先给老肥,而把科长晾在一边。因此科长十分痛恨老肥,动不动找茬儿修理他。老肥呢,干生气没办法。最后终于被惹急了,戳着科长的鼻尖骂道:“你也不尿泡尿照照你那形儿,给我当儿子都不配!”老肥从此成了无业游民。
  老肥住的地儿叫老坟岗,是老城区,解放前就是个闻名的泔水坑,五行八作三教九流什么人都有,解放以后该禁的都禁了,但仍不失为一个热闹的去处。
  离职之后,老肥就在家门口支了张斯诺克案子,原来打算好歹混个饭钱,没想到无心插柳柳成阴,差一点儿因此出了名。
  案子刚支上时,纯属租赁性质,等于给无所事事的人们提供一个娱乐设施,老肥从中收到仨核桃俩枣儿的场地费。这街很热闹是不假,但从这头到那头,一模一样的案子有几十张,就算每天有成百上千的人玩,轮到每一个摊儿也没几块钱了,所以生意很清淡,用他的话说:“连碗烩面钱都混不够。”闲来无事,便把球码上,自己打着玩。他这么做,一个消磨无聊的时光,二是招人。可是一打开了,他发现这里面挺有意思。
  老肥选择台球为谋生手段,纯粹是随大流,看到大街小巷到处都是案子,便以为这会儿正兴这个。在此之前,他对台球的理解是知道把球往袋里打,其他一概茫然,连杆儿都很少摸,更甭提打法、技术和规则什么的了。但杆儿一抄上手,连他自己也吃了一惊,觉得不认识自己了。自己简直就是个台球高手,球感好得不得了,不论本球和要击打的彩色球处于什么部位,急打慢打,转与不转,力量轻重和走什么路线进袋,都随心所欲,百试不爽,百发百中。他是个天生的斯诺克高手。就像太子天生就将继承王位和遗产一样,根本无需再耗力创业绩。为了证实这一点,他不哼不哈地转了几张案子。这么一转,立刻把自信转出来了。因为那些咋咋呼呼的打家们,说句不好听的话,连给他提鞋的级别都不够。这时城市的电子游戏室里正流行一种赌博性质的扑克机,庄家用名片大小的硬纸自印了面值不等的奖卡,凡来打机器的人,输一次交一次的钱,赢一次则发一张奖卡,凭卡到附近某个烟酒店领与卡等值的奖品。老肥触类旁通,也印了一批这种卡,全当自己就是那机器,凡来打球的,只要能赢了他,便发张卡到店里领东西,否则在案上搁下等值的钱你走人。
  无论什么游戏,哪怕枯燥乏味如电视上的各种知识竞赛,只要一挂了血,便充满魅力的诱惑。老肥的改革措施一出台,他的案子旁立刻呈现出一派搞活了的繁荣气象。开始来的只是街上的一些闲汉、偷包的贼和逃学的少年。老肥几乎没费什么事儿,举重若轻,胡吃六碰就把这群小子拢住了。这使得他的案子一下在整条街出了名,引来了许多不服气的人。这些人大多无所事事,成年累月在案子上趴着,差不离儿的都有点墨儿,个别人甚至段位相当高,在一些业余的比赛中得过各种奖,平时就觉得是无敌手。这会儿终于冒出了个靶子,争先恐后都想拿他试试枪。这比那些纯粹来赌博的人明显高出一个档次,有点儿不同门派武师间挺张儿的意思。殊不知对手越强,老肥越是发挥得出神人化,鬼神不测,怎么打怎么赢,横竖都是他的菜。几十个回合下来,这胖子名声大振,大有试看天下谁能敌的气势。这一切又吸引来了一些人,都是这个城市其他角落和邻近城市真正的斯诺克高手,也就是说将斯诺克视为事业毕生奋斗的那种,他们来找老肥不是要拔他的气门芯儿,而是一方高手满怀着对另一方高手的敬仰,就像古代游侠一样,专程来此切磋和交流技艺的。这拨儿人的到来就像权威的证明,使得老肥差一点儿沦入黑道的案子终于钻出泥污,不论品位和档次都成了整个城市最高的。总之,这胖厮的生意越来越火,人也趾高气扬,挺胸腆肚,越活越精神,说话的口气也和从前大不相同。当有人问及“这段时间混得怎么样”时,他便理直气壮地说:“怎么也比上班强。”
  事情发生得很突然。这年夏天天很热,气象预报一直说有雨,持续一个多月也没见着一丝云彩影儿。一入夜,城市大街小巷的路灯下都是打扑克、喝冷饮和吃西瓜的人,许多住平房的人家把电视机都搬到外面,边看边乘凉,引得逛马路的闲人一堆儿一堆儿地围观。在这个火热城市的体育馆里,麇集了来自天南海北的职业斯诺克高手,全国台球精英赛正在进行。但与此同时,被誉为“小世界杯”的欧洲杯足球赛也正在一个叫瑞典的国家踢得热火朝天,电视台每夜两场播放前一天的比赛录像,球迷们忙得吐血,所以无暇他顾,冷落了这次代表中国台球最高水平的赛事,直到整个比赛结束时,才在晚间新闻中播了一条发奖消息。
  当时老肥正在街上瞎转,他是从一家饭馆门外的电视机里无意间瞅见这消息的。屏幕上先是出现了许多信口开河肥头大耳的人,这个城市的各局委正在召开一些仿佛很重要的会。之后,几个西装革履的瘦子步向体育馆正中的领奖台,边走边向转圈儿座位上的人们频频招手。镜头长时间地对准为首的一个麻秆儿——本次大赛的冠军得主,当今中国第一斯诺克高人。他的脑袋汗津津的,潮得像块梅雨天的砖。播音员介绍说,这位冠军除了是冠军之外,还摘取了本次大赛另一项大奖——高杆奖,成绩是一杆86分。播音员欣喜道,这是迄今为止中国运动员在正式比赛中所创下的一杆得分的最高纪录。依据斯诺克台球规则,一杆得分的最高极限是147分,即使在国外甚至斯诺克的故乡,攀上这一峰巅的选手也是凤毛麟角,只有大卫·希金斯等少数的几个,这说明中国台球起步虽晚,但已取得长足进步。播音员最后说,这次的冠亚军选手还将在我市逗留两天,应夜来香大酒店之邀做一次表演赛。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