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李师师的风月政治学


李光阁/文

李师师是北宋名妓,她攀上了皇帝,深受士子、名流追捧。她不同于酒楼卖唱的轻浮女子,她们没有名字,被人狎玩。可是,李师师被人记得却是因为她侠妓、飞将军、公关能手的称号,这是真的吗?她又是否真的有传说中的武功?

李师师美颜下藏有纤指功

李师师原本是汴京城内经营染房的王寅的女儿,三岁时父亲把她寄名佛寺,老僧为她摩顶,她突然大哭。老僧认为她很像佛门弟子,因为大家管佛门弟子叫“师”,所以她就被叫做李师师。过了一年,父亲因罪死在狱中。她由邻居抚养长大,渐渐出落得花容月貌,皮肤白皙,经营妓院为业的李媪将她收养,教她琴棋书画、歌舞侍人。一时间李师师成为汴京名妓,是文人雅士、公子王孙竞相争夺的对象。

在当时的市井社会里,关于李师师的绯闻漫天流传,如果那时有小报,她可以轻松地上头条。一说她和宋徽宗感情甚笃,地道里谈情;二说她武功了得,和梁山好汉均能搭上关系,说上话。

张邦基《墨庄漫录》载:“政和间,汴都平康之胜,而李师师、崔念月二妓名著一时。”当时的著名文化人周邦彦、秦观等都与她有过交往,有的感情还很深。《汴都平康记》说她“慷慨飞扬,有丈夫气,以侠名倾一时,号飞将军”。

周邦彦描述李师师接待宋徽宗的情景,曾云:“并刀如水,吴盐胜雪,纤指破新橙”。

并刀,就是西夏进贡的宝刀,宋徽宗是钻地道跑来的,大老远的当然不会扛着口刀,李师师接待皇上,自然也不会亮兵器,这只能是宋徽宗保镖的武器。宋朝皇帝的保镖,那都是“御猫”一流人物

吴盐,这玩意儿吃桔子的时候用得着吗?其实,这应该是一句隐语。吴者,吴越也,吴越何处?钱塘也,塘者通唐。实际上,吴盐,就是“唐盐”啊。

唐盐是什么?参看温瑞安先生的《碎梦刀》便知是西川唐家的毒火盐,天下知名的暗器。

这段话翻译过来,就是宋徽宗和李师师抢一个桔子吃,皇上怕抢不到,让大内侍卫出手。结果侍卫挥刀拦截顺便打出了唐门化学暗器,依然不是李师师的对手。桔子还是让李师师抓去了。正是“纤指破新橙”,简直是出手如风啊。

这样看来,李师师的“飞将军”名号决不是浪得虚名。而且,李师师手指上的功夫,在《水浒传》第八十一回“燕青月夜遇道君戴宗定计赚萧让”中,也是有描述的。

后来,燕青拜了李师师为姐,谁上谁下那就不问可知。从燕青后面急急穿衣看,这一“摸”刺激不小。想那浪子燕青,小厮天下第一,反应可算极机敏的,一级警戒之下还着了师师一抓,飞将军名不虚传。

李师师有如此的通天本事,能成为天下第一“二奶”,这也说明了她远不是一只花瓶。宋徽宗能置后宫佳丽三千不顾,而宁愿钻地道来取李师师这一瓢饮,显然迷恋于她的过人魅力。而宋江想借浪子燕青这张船票搭上李师师又是图的什么呢?

宋江寻李师师 醉翁之意不在酒

宋宣和三年(公元1121年)正月十四傍晚时分,水泊梁山领导班子几位成员来到了东京。宋江担任“一把手”之后就奔首都,显然不是为了游山玩水,“私去看灯一遭便回”。这次出差,目的是想看看招安的项目能不能拿下来。尽管上年九月初九重阳节前聚会时,宋江将企盼朝廷招安的想法写成歌,隐约地表达出来,引起了部分领导班子成员的反对,李逵甚至借着酒劲踢碎了一张桌子,但宋江把自己这些草匪纳入朝廷正式编制的愿望并没改变。

在主张招安的御史大夫崔靖被拿入大理寺,唯一的出路也被堵死后,选择非正式渠道便成为必然。因此,宋江才拍板决定“要见李师师一面,暗中取事”。

正所谓“条条道路通罗马”。宋江能坐上梁山第一把交椅,自然是黑白两道滚过来的。他明白,实际上很多事情的决断都不是在正襟端坐的谈判桌上完成的,他们更多是在觥筹交错,在耳鬓厮磨中谈成的。宋江试图走“二奶路线”完成招安大业,无疑是低成本的战略选择。需求信息一旦通过“枕边风”传入决策中枢,将会直接切换成现实生产力。李师师为人“慷慨飞扬,有丈夫气”,并且“和今上打得热”,是天下第一“二奶”。打通了这一关节,招安工作也就完成了一大半。小吏宋江的确具有战略眼光。

宋江很快就领教了李师师的魅力。他先派燕青去公关,燕青向李师师的经纪人李妈妈许下重金,宋江就有了第一次见李师师的机会,只是还没说几句话,徽宗就从地道里爬了进来。工作虽然没谈成,但宋江却看到了李师师的潜在价值。金钱和美酒可以缩短世俗人物之间的距离。第二次见面,宋江轻松地拿出了一百两金子,谦虚地说“山僻村野,绝无罕物”,意思是俺那旮旯也没什么好东西,就这点土特产意思意思吧。李师师表现出了娴熟的交际手腕和通达的处世态度,不卑不亢地拜谢道:“员外识荆之初,何故以厚礼见赐,却之不恭,受之太过。”礼物照单全收,还拿得有理有节,也算是本事。

这次见面,宋江被李师师镇住了。宋江先是在县里待了三十年,而后又跑到梁山上和一帮大老爷们住在一起,现在居然混到能和当今皇上“二奶”一起吃饭的地步,激动得酒有点喝大了,吆三喝四指指点点的,连在梁山“大块吃肉,大碗喝酒”的草匪作风都使了出来。尽管柴进忙不迭地打圆场,阅人无数的李师师也通情达理地表示,“酒以合欢,何拘于礼”,但这也有失梁山首领的身份。有个小插曲,显示了李师师的幽默。李逵不满宋江在那里吃花酒,而让自己守大门,就闯了进来。宋江介绍李逵说:“这个是家生的孩儿小李。”李师师道:“我倒不打紧,辱没了太白学士。”风流倜傥的李白,芳华绝代的李师师,粗鄙丑陋的李逵,简单一语,竟勾勒出一幅美妙的漫画。也难怪李逵生气,宋江只顾与美人喝酒,还故意弄首词来显示自己的文采,结果又被从地道爬进来的徽宗打断了招安工作的洽谈。李逵一怒之下,打了负责警卫工作的杨太尉,惊了圣驾,宋江给皇帝专题汇报的计划也破灭了。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李师师的风月政治学”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