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访哈代故居


大学时读过不少哈代的小说,那时对他的小说很是痴迷,比如《还乡》《德伯家的苔丝》《无名的裘德》等等。引人入胜的情节,跌宕起伏的人物命运,还有那旷野上散发出来的浓厚的泥土气息,这些都让我久久难以忘怀,尤其对他着意刻画的那遥远而神秘的英格兰乡村“威塞克斯”更是充满了好奇。哈代创作的很多小说都以“威塞克斯”作为背景,人物的出生、成长和最终命运,情节的发展,情感的纠葛,自然的温情与暴虐,都与这个偏僻的地域有着密切的关系。后来又读了他的诗作,那种简朴到几乎见不到诗的写实诗风,更令我感悟到他的生活和情感中都隐约闪现着那个神秘而荒凉的“威塞克斯”,而哈代笔下这个虚构的地域实际上就是他出生和成长的地方,英国西南部一个边远的地区多塞特。
  来到英国已经是秋季,金黄色的树叶铺洒在大地上,秋日的阳光照在身上令人心中升起暖意,蓝天白云,微风徐徐,坐在图书馆的书桌前不禁想起在这样的日子里应该出行。访哈代故居一直是我心中的牵挂,那个几乎靠近英国西南部边沿地区的地域究竟有着怎样的容貌,有着怎样的景色和风情,想到这些,我的心中便涌起一种抑制不住的渴望,想到那里去看看,去看看哈代故居,看看那个远离喧嚣的僻静荒凉的山乡,那个在寒冷的冬季带给苔丝更加寒冷无助的寂寞的旷野。于是,我迫不及待地上网开始查找这个让我仅在小说中领略过的地方。而从查询的结果得知,哈代故居在近几天就要关闭了,原来,一些地处偏远、交通不便、游客较少的名人故居从本年度的10月下旬到第二年的3月一直是关闭的,要等到春暖花开之际,这些景点才开门迎接游客。如此一来,这个周末便成为我去寻访哈代故居的唯一一次机会了。时间紧迫,我当即决定第二天就起程前往这个我久已心向往之的偏僻乡野,带着渴望,带着好奇,更带着期待,带着一种难以名状的兴奋和激情。这一晚上,我失眠了。
  多塞特为英国西南部的一个郡,哈代故居位于多塞特郡西部的首府多切斯特东边的一个小村庄里。可以说,前往这样一个偏远小村子的行程本身似乎注定要有一番非同寻常的经历。10月25日是周日,人们还在睡梦之中,我悄悄起身,屋外月光皎洁,秋风萧杀,树枝晃动,路上没有行人,昏暗的路灯在呼啸的秋风中闪烁摇曳,我独自一人,蹬着小自行车,在剑桥空旷无人的路上疾行。赶到火车站,原以为会有不少乘客在等候火车,然而,空无一人的小车站似乎还未从睡梦中醒来,大门紧闭,只听见风吹得门叮叮咣咣地晃动,却不见一个人前来开门。恍惚中我发现火车站门前的大钟上显示的时间是5点5分,而我手表上的时间是6点5分。我感到十分诧异,早早起身,为的是赶上6点28分的火车。看着大钟上的时间,困惑不解的我朦胧地看到黑暗中静坐在车站门口的一个昏睡的男子,我来到他跟前,但不便打扰,于是就等待他的醒来,周围只有他一个人,只能问问他这究竟是怎么回事了。或许是隐约感到面前有人的缘故,没过一会儿他便睁开睡眼惺忪的双眼,惊讶地望着我,我指着大钟问:“请您告诉我现在究竟是几点?”他说:“5点5分。今天是夏时制结束的第一天,时间往回倒一个小时!”急切的心情等来的却是时间的回程,事先对此全无消息的我,面对这个令人尴尬的时间,只能无奈地、无助地等待、等待。昏暗的路灯,漆黑的黎明,风声一阵紧似一阵,风中的我在到达目的地之前似乎就已经开始领略那荒凉而寂寞的旷野了!
  终于等来工作人员开门,售票窗口仍然紧闭,只能在自动售票机上买票,这对我这个“机盲”来说真如同赶着鸭子上架,无奈之下,匆匆从售票机上拿到一张火车票便上了车。刚刚开车,就见一个小伙子径直来到我身边,递给我两张票,正在我惊讶和诧异之间,他对我说:“您的车票,刚才在售票机上您少拿了两张。”我拿过车票仔细一看,原来是回程的车票和刷卡付账的记录发票,我在买票时他就在我身边,见我手忙脚乱还不时指点我一下。我不禁惊呼,如果不是这位好心人帮我拿了这张票,我回来还得再买一张回程票。否则就别想回家了!感激之情油然而生,我一个劲儿地向他道谢,心中默念,往西南部去的人,往偏远小镇去的人心地善良、单纯、乐于助人。现代化的生活和观念至今也没能抹杀掉这偏远小城人的淳朴本色。哈代生长在这个地方有福了,难怪他一生都难以割舍它,不愿离开这个偏远的地方。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访哈代故居”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