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乡村的终结:忧思或者惶惑


□ 张厚刚

●张厚刚

  乡土小说的语境在当下中国发生了重大变化,这就是乡村的渐次消失。2010年,中国城市人口首次超过农村人口,“乡土中国”渐趋被“城市中国”所置换,中国人的职业结构、生产方式、生活方式都会随之发生根本性变化,中国人的价值观念、情感方式、心灵状态也将随之改变。这真是“三千年未有之大变局”,任何一个乡土小说家,都不会无视这种变化。事实上.当下乡土小说家们在历史理性和个人体验的双重煎熬下,既有忧思,也有惶惑,既有眷恋,也有决绝。乡土小说家的写作心态也正是在这一背景下展开的,其写作伦理呈现出多样绞缠的复杂状态。

  中国现代小说发端即以“新民”、“新思想”、“启蒙立人”作为其自觉的写作追求,主张“文学应该反映社会的现象,表现并且讨论一些有关人生一般的问题”。在这种小说认知的框架下,鲁迅开拓的乡土小说成为现代小说的主流。现代文学从其发轫之初,就带有严肃的“为人生”的性质,这是一次知识分子自觉瞩目乡村的“文章下乡”运动。在新文学史上,第一次大规模地展示了乡村图景,也突显了作者的人文关怀。这一时期的乡土文学是以现代性为坐标、以人道主义为尺度,全方位审视乡村图景,批判乡村社会的野蛮、落后,目的是寻找乡村的病灶,以引起疗救者的注意,再造乡村文明。这一时期的乡土文学取得了很大成绩,但由于知识分子的傲慢和功利,把乡村生活描写得苦不堪言,把农民描绘成物质和精神双重苦役下的囚徒,在某种程度上遮蔽了乡村生活的真实。稍后以沈从文为代表的京派小说家,为对抗城市的龌龊,则把“乡土”描绘成人间乐土,描绘成田园牧歌式的精神家园,把村民当成完美的自然之子,这是对乡村认知的另一种遮蔽。这两类乡村书写模式对于其后的乡土文学创作影响甚巨。

  延安文学、十七年文学乃至于文革时期文学在意识形态的规训下,放弃了五四以来形成的批判精神,乡村也不再是被批判、被同情、被启蒙的对象,乡土被标榜为革命精神的策源地、进步力量源泉、实施再教育的场所,被描绘成“大有作为的广阔天地”,这种状况一直持续到文革结束。新时期乡土文学重新接续五四批判传统,洋溢着人道主义、理想主义激情

  进入新世纪以来,在资本无孔不入地侵伐下,乡村世界呈现前所未有的动荡和变化。本次征文作者敏锐地感觉到乡村消失的征象,其乡土书写带上了哀婉留恋的感伤色彩。在此情势下,乡土文学成为一曲唱给乡土的凄婉歌谣,成为疗治城市伤痕的遥远回望。乡土文学在努力使日渐碎片化的生活复原成一个可以辨识的、可体验的整体,在维护着时间的完整性和大地的尊严。

  当下乡村正在经历巨大的“消亡”,在过去十年的中国,每天消失的村庄就有100个左右,诚所谓“谁的故乡不沦落”。当然,文学与现实社会变迁并非一一对应,小说只是生活的面影,是生活在心灵中的呈现,小说家用文字来塑造的可能性乡土世界,也算是“立此存照”,旨在给我们留下“纸上的乡村”。“全国首届郭澄清农村题材短篇小说大奖赛”是新世纪以来乡土小说的一个重大事件,从获奖的9篇小说来看,有以下共同的倾向和特征。

  一、乡村的文化断裂与价值失落

  如今的乡村是以与城市相对立的“他者”存在着的,现在几乎很难找到没有工业化因素的乡村,且不说工业产品在乡村无处不在,单就乡村的“人”来讲,除了妇女、儿童、老人留守乡村(被戏称为386199部队),其他人大都已进人工厂或远走城市,成为城市中尴尬的一员。郑小驴所写的《最后一个道士》,就表达了对乡村文化断裂的担忧。小说中的子春是蛇神庙道士老铁的关门弟子,算是最后一个道士,但他放弃了“道士生活”,在“繁华的广州商场,站在门口干起了保安工作”。严格地说,老铁才是最后一个道士,履行了作为“道士”的职责,走完了自己作为“道士”的一生。这里的道士“往往集道、佛、巫三种身份于一体”,他们的职业是“看八字、给人做丧事、打道场”,他们不是单纯的道教修行者,而是乡村信仰的维护者,道士老铁的三个徒弟,“大徒弟被儿子接到城里去了,二徒弟在广东打工,都联系不上”,关门弟子子春也放弃了“道士”生活。“道士”老铁在无人继承衣钵的失望中死去,也即意味着维系乡土精神的传承链条的断裂,三个徒弟都进了城,隐喻着城市对乡村的精神和文化的征服。作者的“最后情结”不无“立此存照”的留恋和感伤,作者为我们提出了一个严峻的问题:作为我们的本土宗教、民间宗教的传承者“道士”消失后,我们的灵魂将安放在何处?

  乡村文化断裂和乡村价值观念失落是同步的。《禾坪的八月》中的刘秀敏,原本是个纯朴的农村姑娘,“被一位县领导看中”,成了领导家的保姆,并“去医院刮过几次孩子”,后来“被招为国家干部”,做了一个单位的“办公室主任”。对于爱情的纯真向往被享乐主义、拜金主义所取代,唯利是图的资本逻辑和价值交换的市场原则侵害着原有的礼义廉耻、信爱忠孝等建立在乡土社会的传统价值观念。《瞪着眼睛看着你》中董五带领大家进城打工,致富后的村民对村支书“顶炮”。《胜利的春天》中菜农对“有机蔬菜”灌毒药就有些丧尽天良了。“如果不小心吃下去,轻者跑肚拉稀痛得要命重者就活不成了。”在食品安全问题上,道德的无力和无助,人的欲望如果不能加以约束,将会带来多么可怕的灾难。文中展示了“恶”、“贪欲”似乎成为社会发展的力量。农民的唯利是图实际上正是整个社会的公平正义缺失导致的,也是原有乡村价值观念的失落所致。《陈修文之死》讲述了一个自己给自己料理后事的故事,小说主人公陈修文不但自己给自己造好墓碑,还给自己造好坟穴.甚至连200块钱的掩埋费都已讲好。真所谓“自己挖坑自己埋”,是什么让一位老人为自己的后事如此操劳,这是一个发人深省的主题。陈修文认为“医院吃人”、“火化场也吃人”,得出一个结论:“人穷也是死不起呢。”作者把人的生之难,死之难呈现出来。作品写得内敛、温情,陈修文、陈上马的友谊,在这个“吃人”的社会里,表现出了少有的温情。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乡村的终结:忧思或者惶惑 ”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