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激情如火 柔情似水


□ 张 星


你曾经爱过,或者恨过,撕心裂肺,刻骨铭心。你知道那是缘于一种欲望,埋藏在你的心灵深处。也许你从不敢去随意触碰,因为你知道那深藏的欲望是野火烧不尽的生命之草,是长在你身上,与生命相关的片片羽毛。有时它更像毒品,无止无休地纠缠在你的灵魂里。男人和女人,爱或者性。这是人类永恒的主题,也是人类欲望最原始的动力。那么,还有哪一位作家能够像赵玫那样优雅却又是残忍地从你的身上一根根地拔下那欲望的羽毛,然后将它们抛向空中。于是你看到了那些舞着的欲望之羽,羽根上还带着丝丝血色,那是你心底的眼泪。但是你没有想到,这欲望之羽在赵玫的笔下开始疯长,并且狂舞,变幻着花样,竟然不可思议地长成了一棵欲望之树——这就是女作家赵玫在2000年由漓江出版社出版的一本有些奇异的书《欲望旅程》。这部书一上市,立刻在读者中产生了强烈的反响,也引起了众多读者对赵玫的浓厚兴趣。
虽然已经有不少传媒曾介绍过赵玫,但随着她的《武则天》、《高阳公主》、《上官婉儿》等一系列描写唐朝宫庭女性作品的问世,她在作品中所表现出来的那种激情澎湃的生与死、华美凄楚的爱与恨,使她越来越成为广大读者关注的对象。赵玫如同一个用文字跳舞的舞者,纸是她的舞台,文字是她的足尖,她舞得尽心尽力,尽情尽性。忽而激越,忽而柔美,忽而旋转,忽而长歌……
我和赵玫是相交多年的老朋友,我们俩人每次见面,不是在维也纳来华演出的音乐会上就是在外国芭蕾舞团演出的剧场里,然后差不多就都是在朋友聚会的餐桌上了。反正不是大雅就是大俗。赵玫虽然人过不惑,却总有那么股子说不出的率真劲,待人待事,极其坦诚。同她交谈,有时真像面对着一个旧日的同窗,一个儿时的玩伴,一个闺中的女友。正如她那本散文集《一本打开的书》,你可以尽情阅读,尽情沉浸,尽情回味,心是不设防的。
读赵玫的作品,仿佛是在读她柔情似水的女儿心。如果说,她在小说中述说的都是别人的故事,那么她在散文里则向我们捧出了一个赤诚的自己。在她的散文中,有很大部分写的都是女人与她欲爱不能又欲罢不忍的男人的那种爱的挣扎,爱的狂热,爱的无奈和爱的忧伤。面对读者,赵玫够坦诚,够勇敢,也够温柔。她的全部作品所共有的内核,便是女人对爱的忍耐。忍耐激情,忍耐忧伤,忍耐相聚,忍耐别离。犹如一幅色调浓重的油画,画面上一个修长而削瘦的黑衣女人,独立在晚秋的堤岸,长发,长裙,长长的波浪……
赵玫是满族人,正如她在长篇小说《我们家族的女人》中所描述的那样,皇族血统,宫廷格格,撑着破落贵族骨架的爷爷,笃信基督的奶奶和永远也逃不脱宿命的家族的女人们。这部书写的正是她的家族的真实的故事。
在那“史无前例”的岁月里,做艺术工作的父母在劫难逃,赵玫心中的压抑和酸楚只有对日记本倾诉,以至于写日记成了她至今都欲罢不能的功课。走出校门她进了工厂, 1977年恢复高考后才得以迈进南开大学中文系的课堂。毕业后进了《文学自由谈》编辑部,她尽心尽力地做了五年纯粹的编辑。然后,才闯入文学创作的大门,这时她已经年过30,但出人意料的是,她迅速进入了“状态”,从此便一发而不可收。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