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老街赋


□ 肖复兴

肖复兴

  我再一次来到西打磨厂。

  那是前些天,我陪来自美国的保拉教授逛前门,在前门楼子旁分手之后,鬼使神差地往东一拐,又进了这条老街。

  自从2003年以来,一次次地旧地重游,这里有些人已经认识了我。半个多世纪一直住在这里的老街坊,见我一次又一次地往这里跑,对我说:你是不是要为咱打磨厂写一本书呀?我说是啊,虽然我的能力现在还不够,但我一直有这样一个梦想,把我们的西打磨厂写成一本书,就像埃米尔·路德维希为尼罗河写传一样。他把尼罗河看成一个活生生的人,把它的地理融化在历史的变迁之中,把它写成了一个有血有肉有情感的人。

  西打磨厂是条北京的老街,当年以房山来这里打制石磨石器的石匠多而得名,在明《京师五城坊巷胡同集》里,就曾经记录下它的街名。在清光绪的《京师坊巷志稿》中,不仅有它街名记载,还有详细的介绍,说它当时有两口井:南城吏目署设在那里:还有玉皇庙、关帝庙、铁柱宫,和专门祭祀鄱阳湖神的萧公堂(鄱阳湖神被称之为萧公)几座庙,也建在那里;粤东、临汾、宁浦、江西、应山、潮郡六大会馆,也散落在这条老街两旁:乾隆十四年(1749),编纂四库全书的总校孙溶延从江宁来京,就被朝廷安排住在这里。可见,那时的西打磨厂,是紧邻皇城脚下的一块要地。

  在这本《京师坊巷志稿》中,还特别记载着这样一则传说:"正统己巳春,打磨厂西军人王胜家,井中有五色云起,日高三丈余,隔井面日视之,有青红绿气,勃勃上腾,至巳末即无,明旦复有,二十余日乃灭。"这样的七彩云气的缭绕,无疑更增加了西打磨厂的神奇色彩。

  清末民初,西打磨厂和西河沿、鲜鱼口、大栅栏四条街,成并行齐整的矩形,是前门外四条著名的商业街,在北京的中轴线的位置上地位至关重要。西打磨厂的店铺多,曾经非常有名,当年绸布店中八大祥之一和瑞蚨祥齐名的瑞生祥,在中国历史上第一次放映电影的福寿堂饭庄,都在这里红火过。专门给清宫军队做军服的永增军装局,日本人在京城特意办的明治糖果公司,也都开设在这里。至于说当时名噪一时如顺兴刻刀张、福兴楼饭庄、恒记药店、万昌锡铺、三山斋眼镜店、大丰粮栈,还有叫上名和叫不上名来的年画店、刀枪铺、胡琴作坊、铜铺、铁厂、豆腐店,大小不一的安寓客店,以及京城最早的民信局,都鳞次栉比地挤在这里。只要想一想西打磨厂东西一共1145米长,居然能够挤满这些店铺,就足可以想象当年这里的香火鼎盛,吃喝玩乐,诗书琴画,外带烧香拜佛,在这样的一条胡同里都解决了。

  现在,我再次造访西打磨厂。我出生刚刚满月,就住在西打磨厂,一直住到21岁到北大荒插队。一个人的童年、少年和青春前期最重要的时光,是和这里联系在一起的。

  但是,站在它的街口,我有些恍惚,眼前的一切似是而非。街口路南,还是大北照相馆,却和我小时候见过的大北西式楼房完全不一样了。它的位置,是以前的瑞生祥绸布庄,1935年就倒闭了,兴衰更迭,这里换了不少东家。大北照相馆原来在石头胡同,石头胡同是八大胡同之一,大北照相馆的主要顾客,是那些青楼女子,和那些唱戏的演员的戏装照。1958年,大北照相馆才从石头胡同搬到这里来。我见过以前瑞生祥的老照片,是二层木制楼房,雕梁画栋,古色古香,眼前的大北照相馆是仿照这样的风格重建的。现在,提起瑞生祥,没有人知道了,大北照相馆曾经因专门给国家领导人拍照而出名,我读中学的时候,这里的橱窗里摆着当时的国家主席刘少奇和掏粪工人时传祥握手的彩色大照片,成为那个时代的一种象征。大北照相馆,成为西打磨厂的一个醒目的地标。找到了它,就算是找到了西打磨厂,它是西打磨厂的开端。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