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大美京音


□ 赵大年

朋友夸我说话好听,学习的时候要我读报,电视台聘我当主持人,举办文学讲座也受欢迎,大概就因为我说的是北京话。还有个秘密,美丽的女护士范季华之属意于我,不仅一见钟情,还有“一听钟情”,听了这优美的北京话,就非我不嫁。转眼48年过去,她仍然爱听我说话,初衷不改。我也受宠若惊呀,加之从业京味小说,“语言是文学的第一要素”,便在有意无意之间,探索北京话的奥秘,结果喜出望外———谁说北京人缺少创造性?北京话就是无价之宝,这项创造,于国家民族,于经济文化,贡献之大,至少可与始皇帝统一汉字相媲美。
有个学说:人类的本质是沟通。这话可信,因为咱们都是社会的人,不是孤独的鲁宾逊。人与人之间总是要交谈的。远古时代,炎帝神农氏发现部族里有人饿死,想想单靠打猎不足以养活日益繁衍的子孙,就进入深山品尝百草,告诉人们哪些能吃,哪些不能吃。您瞧,他要传播经验,就必须说话。后来,你织布,我耕田,你要吃饭,我要穿衣,以布换粮,分工协作,贸易协商,都必须说话。会说话,才能沟通思想,交流经验,传播知识。神农氏尝了一种开小黄花的野草,肚子剧烈疼痛而亡,死前告诉子孙,此草有毒,就叫它断肠草吧!其实,神农氏尝百草,是个千百万人积累经验的漫长过程,造福后人,我们就不必再去品尝断肠草了。善于积累和传播知识,人类社会才优于蜂群、蚁群、猴群,才进入了文明境界。因此,语言就成了人类使用得最广泛、最重要的工具和文化的载体。没有文字的年代,人们演唱史诗传承文化,继而创造文字,文字也是书面语言。
我们是个多民族的泱泱大国。秦始皇统一汉字,对于维护国家统一,记载和传播历史文化,功不可没。但是语言不统一。我18岁参军,随部队到湘西剿匪,同时收缴私藏武器。一位农民说,“莫有枪,我屋里只有一架(个)堂客(妻子)。”我们听成了他家里有辆坦克,又不肯上交,这还得了!抗美援朝凯旋回国,我在广州街头让鞋匠给军靴底子上钉了几十颗鞋钉,讲好一毛钱两个,事后他要两毛钱一个,敢讹“最可爱的人”,叫警察来评理吧。唉,原来粤语“一”的发音是“呀”,我听着像“俩”,“二”的发音反而是“一”。鞋匠胜诉,夫复何言?
我国地域辽阔,人口众多,历史上形成了一千多种方言,要统一语言,几乎是不可能的。因此早就需要创造一种大家都能听得明白的通用语言。这个伟大的使命,历史地落在了北京人肩上。北京人何德何能,担此重任?这要了解北京的历史地理。
北京历来是南北文化交流的通衢大邑。3050年前,周武在北京地区分封了两个诸侯小国:燕和蓟。后来燕灭蓟,迁都蓟城(今广安门莲花池一带)。战国时期燕强盛起来,燕京有30万户人口,“富冠天下”。隋炀帝修京杭大运河,漕运沟通富饶的江南和华夏帝都洛阳、长安,燕京的战略地位更加突出,乃兵家必争之地。
我国历史上的重要战争,一是群雄争霸,逐鹿中原,在1840年鸦片战争之前皆属内战,不是外敌侵略。二是南北打仗,故有“南征北战”之成语;东西贸易,有丝绸之路和海上丝绸之路,买卖东西,连商品都俗称东西。我无从知道古代北京话的音声腔调,但也无妨,那时候北京还不是文化中心,北京话对全国影响不大。最近的一千年间,情况发生了变化。简言之,这期间北京地区发生过6次大规模的人员、文化交流和融合,为创造一种通用语言提供了条件。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