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北雁长鸣(散文)


□ 王嘉会

  文I王嘉会

  我在古城一隅,蓦然一瞥,却发现时间在我面前倏然划过。变迁之间,或许我们总习惯学前人喟然长叹一声: “阁中帝子今何在,槛外长江空自流”。只一“空”字,不知可敲醒多少痴迷的人。

  当曾经繁华的庄园落寞地迎来了南来北往的游人,当曾经禁卫森严的衙门官邸被亵玩的游者踏破门槛,当曾经金光熠熠的琉璃瓦上长满了骄傲的蒿草,当曾经紧紧锁闭的威严城墙被人们轻易地踩在脚下。我站在泥土坚硬的墙角下不停地数遍了流年沧桑。北风呼啸,北雁南飞,南来北往间,流年匆匆,世事变迁。曾经以为亘古永恒的事物却在无情的岁月中步履蹒跚老态龙钟。

  县衙后院的泥瓦地上长满了浓绿的青苔,在北国的阴雨连绵中不停地生长,像是生活在了历史的暗角不停地记录无情岁月的印记沧桑。门口的近代石狮被游人摩亮了脑袋,却摒弃了大唐遗留“补天”残器,在屋檐的角落下尴尬的历经风霜雨雪电闪雷鸣。时间就是这般玩笑,不经意间玩笑了世事沧桑。它凋零了绿叶,染黄了黑字白童;更迭了朝代,书写了变迁哀伤。再大的辉煌,都可以在顷刻间翻云覆雨,渐染昏黄,渐行渐远渐无书。岁月无情,无情岁月。留住了空空的楼架,供古往今来的游者观瞻,却留不住亭台楼阁上的闪闪金光。尘埃沾染了金碧辉煌,拂落了一纸的满目琳琅,却只有无形而有神的景深陪时间一起翱翔了岁月苍茫。

  夕阳的深度把古老的雕花木门拉出来悠长的影子,印在人们的身上,却没有唤醒一刻驻足停留的深沉。落日余晖映出了泛黄岁月的模子,拉不出脚步的印记,今月曾经照古人,夕阳依旧照今人。阳光里的沧桑变迁有谁看得清嗅得到?

  人世苍茫,只有变化才是自然永恒不变的定律。五千年历史的皇朝更迭、江山走马灯股的易主给了所有当政皇帝狠狠的一巴掌,没有谁家的江山是永恒的,只有自然定律才是最大的赢家。我一直收藏着余秋雨先生的话:“再高的职位,再多的财富,再大的灾难,比之于韶华流逝,岁月沧桑,长幼对视,生死交错,都成了皮相。北雁长鸣,年迈的帝王和年迈的乞丐一样都听到了;寒山扫墓,长辈的泪滴和晚辈的泪滴却有不同的重量。”陈年的钟声发出振聋发聩的现世之音,谁曾理会?

  当你走过天南地北海角天涯,一一观览过了岁月遗留的痕迹,听过了海陆空三地的飞禽走兽的鸣啼,或许那个时候你才能听出,北雁长鸣,呜出的不是靡靡悲伤之音,只是鸣出了不屑的嗤笑鼻音,南北顷刻间穿越,上下五千年任凭岁月的倚栏拍遍。而最初以为永恒的事物,在滚滚红尘中,静静流淌着时间的鲜血,存活依旧,却凋零出沧桑的模样哀古人鉴世人。痴人谁解?

  时间的洪流里中流砥柱的到底是什么?天地有解,不过上问青天,下探大地,奠若问醒了自己。

  责任编辑I曲圣文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