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在疯狂后冷静,于玩笑中清醒


□ 徐晓东 刘智海

所有的创造都基于某些永远一成不变的东西,无论是在亚里士多德时代,还是在2006年,不论是在好莱坞、巴黎,还是在中国。因此,要想赢得游戏,首先要做的就是剥去令人眼花缭乱的外衣,探索和发现核心之处那个永远一成不变的游戏规则。《疯狂的石头》表明,宁浩和他的合作者们已经从无数好玩的电影里抽取出了那些共同的东西,这些东西在盖里奇中有,在昆廷里有,在库斯图里卡里有,在彭浩翔中有,在科恩兄弟中有,在周星驰中有,在冯小刚中有……宁浩们找到了他们共同的游戏规则之后,心甘情愿甚至满怀喜悦地受这规则的支配,照猫画虎或者照虎画猫地拍了一个属于中国、特别是属于大陆的电影,这种站在前人肩膀上的谦逊和“善假于物”的聪明成就了《疯狂的石头》,使它最终成为一部令人快乐的电影。先且不论这部电影的故事和镜语在多大的程度上模仿(甚或如一些反对者所言的“抄袭”)了《两杆大烟枪》和《偷拐抢骗》,我仅想就这部电影本身,谈一点观感。
“一切都乱套了”,这是托尔斯泰的《安娜卡列尼娜》的著名开头,布尔加科夫将其原封不动地转引至《大师与玛格丽特》,来描画魔鬼沃兰德君临莫斯科后的混乱情形,现在,可以将这句话用来描述电影《疯狂的石头》所表现的世界,一块石头使得“一切都乱套了”,原本平静的生活在银幕上疯狂起来。但《疯狂的石头》的作者却并不疯狂,他始终清醒地知道观影的中国大众需要的是什么,观众如何才能够发出笑声,并为满足这种需要、得到这些笑声而费尽心思,最终果然实现了“三分钟一小笑,五分钟一大笑”的理想效果。

重要的不是讲什么,而是如何讲述

有的人可以将一个好故事讲得天花乱坠,甚至可以将一个俗气的老故事讲得颇有新意,而有的人则往往将一个好故事讲得味同嚼蜡,关键就看怎么个讲法了。重要的不是讲什么,而是如何讲述,中国先锋小说当年的口号,不仅适用于电影,而且在《疯狂的石头》中得到了很好的诠释。作为一个古老而通俗的故事,盗宝与护宝这个内容似乎毫无新意和看点,但它的重新叙述,带给人的却不是陈旧和与之相联的厌倦,而是眼睛一亮的喜悦与快感,这很大程度上归功于讲述过程中的奇技淫巧。从头至尾,伏笔、悬念、噱头不断,叙事技巧令人眼花缭乱。并且因为多年的MTV拍摄经验,导演的镜语也行云流水。仅举几例,管中窥豹。
1. 颠倒因果,置换时间序列。在《神曲》中,但丁有一句颠倒了因果、置换了时间序列的诗句——“箭中了目标,离了弦。”先写“箭中了目标”,后写箭“离了弦”,这种文字排列方式让人形象而轻松地领悟到这支箭的速度和力量。在《疯狂的石头》中,好几次出现这种颠倒因果、置换时间序列的情形,比如,在那场摩托车抢包撞飞汽车门的戏里,先出现车门被撞这一结果,然后才回过头来交待车门为何被撞这一原因;在国际大盗麦克与其雇主冯董对决的一场戏中,也是先出现冯董倒地这一结果,然后才出现飞刀割断颈脉这一原因。这种处理方式一改传统叙事中的按部就班,生出一种强烈的戏剧效果,强调其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干净利落,并不专为炫技,而是以技达意。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电影艺术》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电影艺术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