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父辈的传奇


□ 李敬宇

李敬宇

引 子

故事发生的时候,我爷爷已经去世整整十年了。这里要说的是我的父辈,是我的四个伯伯和我的父亲。

原先我一直以为,我的祖宗一向生活在苏鲁皖三省交界的那块穷乡僻壤上;其实不然,我的祖祖辈辈都生活在东北。那年东北老家发大水,土墙草顶的房屋被大水冲淹得一败涂地,我爷爷奶奶只好带着我的四个伯伯和我父亲背井离乡,南下入关,来到苏鲁皖三省交界的这个叫肖庄的地方,也就是现在意义上的我的老家。我们疲沓的李姓一家人,准备在肖庄安营扎寨时,遭到了全庄男女老少的一致抵制。这种排外的尴尬场面,他们一路行来,已经遭遇多次了;也正是因了一次一次的排斥,爷爷才带着困厄已极的这家人,一口气从东北南下,渡过黄河,来到了这里。全庄人持刀持棍示威驱逐的场面令人颤栗,实力悬殊的械斗终于在紧张的对峙之后开始了。

我们李家具有号召力的,无疑是我爷爷。而对方的召集者,是肖庄的地主肖德发。那一日,双方对搏,搅得天昏地暗;不过结局还不是太坏,起码是没有打死一个人。那场互殴唯一的收获,是肖庄人从此认识了我们李家男人到底是一群怎样的汉子。当然也有代价。代价是我大伯被乱棍打瞎了右眼,还有,就是我三伯失掉了左手的食指。互殴是以三伯自截左手食指而告结束的。三伯右手举着菜刀,面对一群使刀弄棍的庄户汉子,声嘶力竭地喊道:“谁敢再动?!谁敢再动,我就拿刀劈他的脑袋!”言毕伸出左手食指,架在身边的半截土墙上,一刀就剁下了食指。

大伯瞎了右眼没有引起人们的同情,三伯却用一截食指换来了我们李家从此在肖庄居住的权利。

土墙草顶的三间屋子盖起来了。第二年,我爷爷却不明不白地死在了庄南的老河沟里。那天爷爷出门,出了门就再也没有回来。傍晚时分,四伯慌慌忙忙地跑来家,说大事不好了,爹死了,掉进庄南的老河沟里淹死了。我父亲后来回忆说,那条河沟不宽,也就两三米那么宽,也不太深,按说是不会淹死人的。

爷爷的死成了至今也无法解开的谜。

第一章:老林

老林又叫林子,是旧时乡下大户人家埋人葬骨的地方。肖庄的老林在庄子的西边,庄西有片矮山,其实也就是一片缓土坡,据说土坡的南面是一块风水宝地。去年我回老家,想寻一寻老林的遗迹,经老人指点,只寻到了那片土坡坡,坡上一垄一垄种满了山芋,连一棵像样的树也找不到了。早些年,老林只有富贵人家才置得起。打远望去,树木陈杂,浓浓郁郁,苍翠凝重,似有人家又满是阴气的一片,不用说,就是老林。自民国年号往后,格局发生了诸多变化,大户衰败者日多,大多数的老林也随之颓败;到了日本人以后,林子更是一塌糊涂,名为某姓某族,实际上没有一处能保留完整的,都已不堪,成了家尸野鬼的栖身杂场。

我要说的是大伯的故事。那是日本人打进中国的第六个年头,是个秋天。那一年,大伯三十二岁,身子硬朗,壮得跟牛一样,一身使不完的劲,会干活,会偷懒。因为独眼,更因为家穷,大伯三十二岁了也讨不上媳妇。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星火·中短篇小说》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